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刘倚天专栏 >> 详细信息

不得不说钓鱼岛

热度0票  浏览287次 时间:2012年10月17日 09:54

 

 

 

自相残杀的“爱国行动”

 

中日钓鱼岛危机僵持不下,中国社会反日情绪高亢,给国际舆论、政治分析家们提供了足够的话题。国内高涨的极端狭隘民族主义情绪蔓延到海外,影响了部分海外华人。笔者认为,做为见多识广的海外华人,我们不应头脑发热,摇旗呐喊,而是理性地思考,要么冷眼看世界,或者干脆闷声发财——毕竟,有钱才是硬道理。

日本政府宣布将钓鱼岛国有化之后,9月中旬中国数十城市接连爆发大规模的反日游行抗议。尽管多数游行者坚持保持理性反日,但是西安、青岛、长沙、广州、深圳等地发生多起打、砸、抢、烧暴力事件。长沙日资商场平和堂遭打砸,部分商品遭哄抢。青岛部分示威者割破玻璃闯入吉之岛商店,破坏设备和抢掠商品。两家日系汽车经销店“广汽丰田瑞铂开发区店”和“广汽本田瑞驰店”被示威者焚毁。成都的几家便利店、东莞的几家日本料理店也遭破坏。广州的反日游行参加者超过一万人,游行队伍闯入了日本总领事馆所在的建筑区地块。游行者向建筑物投掷了石块,还砸碎了日本料理店的窗玻璃。深圳的游行也有超过一万人参加,示威者冲击日资百货甚至政府大楼,警民互相追打,混乱间多人受伤,武警及公安不断施放催泪弹清场,在商场入口架起围栏,不准进入,又带走部分示威者。在西安,915日的暴力事件造成大量私人和公共财产损失。51岁的市民李建利因为开日本车被骚乱者砸伤头骨,导致颅脑严重损伤,躺在神经外科的病房里昏迷不醒,接受治疗。一名男大学生因为穿了日本品牌“川久保玲”的外衣,被骂“卖国贼”,被扒得只剩内裤。一家“浪琴”表店被一些打砸者认定与“日本浪人”有关而被砸,不易砸碎的手表遭哄抢。据《中国经营报》报道,随着钓鱼岛争端不断升级,抵制日货甚至打砸日货的现象不断上演。而在A股市场上,涉日上市公司股票也成了被砸盘的对象,连日大跌。

 

    如此遍及中国的、大规模的民众示威事件自1989年以后绝无仅有,并且没有被政府消灭在萌芽状态,人们大概都能猜到其中原因。但是,另外一方面,示威者打出了毛泽东的画像,呼唤毛泽东归来。甚至有的地方还打出了标语:“钓鱼岛是中国的,薄熙来是人民的”,很明显是有一股反对胡温体制的政治势力,试图借此次保钓示威来动员保卫薄熙来的力量。毕竟,薄熙来是最高举毛旗帜的人。

中国的反日示威演变成暴力行动之后,日本发生了极右份子组织的抗议中国暴力反日的游行,但都是和平的。日本人抗议的是中国人的暴力行为。旅日华人接受采访时说,生活没有受影响,周围的日本人对自己很友善。他们希望国内的人更理性一些,换一种方式爱国。

 

争议领土之国际仲裁

 

    世界许多国家之间存在争议领土纠纷,现代国际秩序下,很多国家诉诸国际仲裁法庭来解决争议领土问题。国际法院在裁定争议领土归属时,采用一套特定的判决规则,包括“适用条约必须遵守”原则、“时效占有”原则和“有效统治”原则。这套规则用于许多领土纠纷案例,被许多国家的接受,已经成为国际习惯法。

国际条约是解决国际领土争议的首要依据。很多领土争议涉及不同时期、具有不同法律效应的条约。若能确定在当事方之间存在解决领土问题的有效国际条约(即使是被斥之为“殖民时代的不平等条约”),条约用语的含义可以确定,只要缔约双方或其继承者俱在,按条约必须遵守原则,法院即可据此裁决争端。

   在国际条约确实无效或不存在国际条约的情况下,国际法院来会用“依法占有”原则或“有效控制”原则来裁决领土争端。因为世界范围内的前殖民地国家为数众多,“依法占有”原则在被殖民背景下会被优先适用,就是承认前殖民地国家独立时已经占有的领土是符合国际法的,它们独立时业已存在的边界是法定的国界。新独立国家自其独立之日起,其所占有的领土就是它的领土,它的领土界限应到国际法的承认。

在“适用条约必须遵守”原则和“依法占有”原则都不能作出裁决的情况下,“有效占领”就是国际法院解决领土争端时考虑的主要依据。“有效占领”是指,有争议的领土若无明确条约和实际行政划界,那就属于实际占领并且事实管理的一方。该方在争议发生前,就明确表露控制意愿、并持续地实施各种占领行为、且占领行为未受反对或被中断。“有效占领”须具备以下要素:有取得领土主权的意图,占领和管理以国家的名义做出,占领是伴随有效的、持续的。

  国际法认为,对于无主土地,最早发现它的的国家对其只能有初步的权利,不能作为享有主权的依据。1898年美西战争结束后,西班牙按规定将包括帕尔玛斯岛在内的殖民地菲律宾领土割让给美国。但帕尔玛斯岛被荷兰占领着,美国向荷兰提出交涉,说西班牙最先发现了该岛而取得对它的所有权,美国作为西班牙的“继承者”,亦应享有该岛的主权。美、荷为该岛的主权发生争执,决定提交海牙国际仲裁法院裁决。1928年瑞士法学家马克斯·胡伯法官对本案作出裁决,裁定荷兰享有有对帕尔玛斯岛的主权,西班牙没有该岛的主权。胡伯法官的依据是,西班牙虽然于16世纪最早发现帕尔玛斯岛,但国家对无主土地的单纯发现只能产生一种初步的权利或是一种不完全的权利。而西班牙随后并没有对该岛有效占领来行使主权。自1700年以后,帕尔玛斯岛成了荷属东印度群岛的一部分,至少荷兰从此时起也就是开始持续统治着该岛,西班牙对荷兰在该岛的统治从未提出过反对,也未采取过任何行动,直到1906年美国、荷兰就该岛发生争议。

国际仲裁法庭对争议领土做裁决,还要看占领行为是不是以国家名义做出。在帕尔玛斯岛案中,胡伯法官认为,西班牙的开拓者于16世纪发现了帕尔玛斯岛,但西班牙没有对它实行有效占领,也没有行使主权的愿望,它虽曾于1666年表示保留对该岛屿行使主权的权利,但以后该岛被荷兰占领,早在1677年前就荷兰东印度公司就开始与当地人往来,荷兰通过协定确立了在印度尼西亚地区的主权,荷兰从此时起也就是开始持续统治着帕尔玛斯岛。荷兰在该岛也使用了国徽、国旗等标志,表现了它的主权意愿,西班牙对此也没有异议,事实上承认了荷兰的主权。

相对地,个人在无主领土或争议领土所实施的行为,不被视之为“有效占领”。私人的单独行为没有任何意义,除非这些行为的个人得到国家的许可或授权,或该国政府通过某种方式命令或指派他们如此行为。可见,国民个人的登岛、在岛上建造房舍、在周围区域的捕鱼等活动,不被当作行使主权的依据。  

主权的行使必须是真实地,而不是粉饰成主权行为的字面上的声明。实际行使主权,一般要求“国家对争议领土真正地行使了管辖权,或是在国际交往中真正处理过与该领土有关的事项。”

 

钓鱼岛争议之难

 

钓鱼台列屿由钓鱼岛(主岛)、黄尾屿、赤尾屿、南小岛、北小岛、北岩、南岩、飞岩八座主要的岛礁组成,总面积约6.5平方公里。钓鱼岛距离台湾彭佳屿140公里,距离日本领土石垣岛175公里。国际间公认钓鱼岛是中国在明朝或更早(至少可上溯至1372年)先发现的。日本签订《马关条约》三个月前,即18951月,经过日本政府的考察,钓鱼岛定义为无主地,认为中国只凭先发现或因地理原因并不可作为拥有主权的充分证据,而将钓鱼岛纳入日本版图。

 

    1895年甲午战争结束,中方战败,被迫签定《马关条约》,第二款第2条注明将“台湾全岛及所有附属各岛屿”割让与日本,条约又指明两国将按照此一条款,以及条约粘附的台湾地图,另行划疆界。《马关条约》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日本战败后被废除。

日本二战战败后无条件投降,接受《波茨坦公告》及该公告所重申的《开罗宣言》,于《开罗宣言》承诺将台湾、澎湖列岛等在《马关条约》中割让的土地归还中国(当时为中华民国政府)。继《开罗宣言》后《波茨坦公告》明确规定将日本的主权限制在本州北海道九州四国以及其它由签署国暨战胜国美国、中国、英国所决定的小岛。战后,美日在排除战胜国当事国之一的中国(无论是中华民国政府或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的情况下签订《旧金山和约》,美国根据该条约第二章第三条托管北纬29度以南的南西群岛时,将钓鱼岛群岛亦划入其中而托管管治。中华人民共和国因台湾问题等在一开始就反对《旧金山和约》,多次宣称该合约违反了《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因而非法和无效。

 

    1971617日,美国与日本签署《冲绳返还协定》,规定19725月将钓鱼岛列岛的行政管辖权随同冲绳管治权一起交还日本。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台湾政府1971年开始对日本对钓鱼岛行使主权提出抗议。1968联合国亚洲暨远东经济委员会勘察中国东海,发现附近海域可能藏有石油。中日两国都是在了解到这些岛屿的周边海底有可能出产石油的情况后,才开始强调自己的所权。早在20世纪6070年代,当时的中国外交政策的决策者周恩来力促中日关系正常化,1972年两国建交时,刻意回避了钓鱼岛问题。1978年双方缔结中日友好条约时,实际上的最高领导人邓小平延续周恩来的政策,对日本外相园田直说,“搁置吧,20年、30......反正是日本实际控制的,先搁置再说。”1979,针对与日本在钓鱼岛主权问题的上的冲突、与其他国家在南海诸岛问题上的分歧和冲突,邓小平提出“主权属我,搁置争议,共同开发”。后来的事实证明,中日建交后,双边经贸都受惠极大,日本更是中国迈向现代化的最早的导师。直到20世纪80年代,中国的汽车、家电等高档消费品几乎清一色日本货。    

而在民间,1970年代以来,中国大陆、台湾、香港发生过多次“保钓行动”,此次大规模的暴力反日示威还却是前所未有。那些上街示威的中国人,真的那么对日本人有深仇大恨吗?他们知道钓鱼岛争端的来龙去脉吗?中国人的素质真的跟伊斯兰极端分子一个水准吗?可以说,官方舆论的宣传助长了极端民族主义的膨胀。另方面,中国的外交政策也日益悖离老一辈领导人订下的“韬光养晦”方针,而变得咄咄逼人、傲慢自大,导致中国的邻居们个个自危,于是抱团取暖。财大气粗的政府也让国民觉得自己在国际上是“大爷”,不能被人欺负。无独有偶,这几天伊斯兰世界抗议美国的丑化伊斯兰视频。美国驻利比亚班加西领事馆被炮弹炸毁,大使和两名工作人员身亡。德国、英国等西方国家也受牵连,德国驻苏丹使馆遭到示威者围攻。难道中国人的素质真的与伊斯兰极端分子在一个层次吗?再者,在政治生活不透明的社会,这种示威表达的是公民的心愿吗?

 

 

华东师范大学历史学与政治学教授刘擎为纽约时报中文网写文章说:将“使用日货”与“卖国”相等同,这种逻辑关联蒙昧荒诞。而促发这些疯狂举动的社会心理是越来越严重的不满、郁闷、恐惧和义愤,滋生于一个缺乏平等、正义和法治的社会环境。这些暴戾之气只有借用爱国这个安全而正当的名义才得以宣泄。

中共创始人陈独秀有言:“我们爱的是人民拿出爱国心抵抗被人压迫的国家,不是政府利用人民爱国心压迫别人的国家。我们爱的是国家为人民谋幸福的国家,不是人民为国家做牺牲的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