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德国小镇 >> 详细信息

Wismar:阳光、帆船、老水手,还有瑞典海风

热度0票  浏览714次 时间:2012年10月17日 09:40

                      

 

高关中

 

 

说起美丽的德国小镇,人们首先想到的是南部乡镇,那里有缓缓的丘陵,高耸的山峰,风光绮丽。而德国北部地势比较平坦,景色单调,似乎稍逊一筹。其实北德也有自己的优势,这里有海滨,有帆船美景,有海鲜美食,而且与世界有广泛的联系。在这里照样可以找到值得深度游的城镇。波罗的海之滨的Wismar(维斯马)就是一个。

维斯马有着不同寻常的历史,曾受瑞典统治150年,在此可追寻岁月的痕迹。它又是汉萨城市,留下许多古迹,特别是在老城、老港一带。砖砌的教堂和民居更是一绝,在艺术上、建筑上都可圈可点。它堪称德国北部保存最完好的中世纪城市之一,2002年整个维斯马老城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就像我国的山西平遥、云南丽江,对一个城市来说,这可是少有的荣耀!

 

 

01 先来讲个故事

 

17世纪维斯马经历了德国历史上有名的三十年战争。这是1618l648年在德国土地上发生的,起因是天主教与新教的斗争,后来演化为一场欧洲国际大战,夺去了德国三分之一的生命,真个是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当时瑞典也卷进来攻城掠地。不要看今天瑞典人温文尔雅,与世无争,古代却是军事强国。当时的瑞典国王古斯塔夫二世阿道夫(1594-16321611年即位),组建了17世纪初最强大的军队。他将步兵、骑兵、炮兵和后勤兵谋略性地集合在一起,赢得了现代战争之父的称号。瑞军如风扫残云一直打到南德。1632年这位北方雄狮在莱比锡西南的吕岑(Lützen)率骑兵冲锋时战死疆场,但他训练有素的军队并未撤退而赢得了胜利。就在这一年,维斯马成为瑞典的战利品。

国王去世后,他的女儿克里斯蒂娜(1626-1689)继承了王位,她是世界历史上有名的女王,酷爱文学艺术,把法国哲学家笛卡儿等人请到瑞典宫廷来谈经论道。女王亲政后力主和平。1648年,包括奥普法瑞在内的参战各方代表,齐集明斯特市政厅签署了《威斯特发利亚和约》。这一和约确定了欧洲近代初期的秩序,在世界历史上第一次用国际条约来解决战争遗留问题,为后世处理战后问题开了先河,在国际法和国际政治上具有重大意义。根据和约,瑞典正式取得维斯马。从此瑞典统治维斯马长达150多年。1803年,他们把维斯马租让给了梅克伦堡公国,租期100年,租金125万塔勒。到了1903年租约到期,瑞典放弃所有权,维斯马最终归并于德国,今天属于梅前州。如今,市政厅展馆内陈列着瑞典炮船的模型、瑞典将军赫尔姆特·弗兰格尔(Helmuth Wrangel1600-1647,死后葬在维斯马玛利亚教堂)和夫人的安息雕像等等文物,可以回顾瑞典统治的历史时期。而且,每年8月第三个周末,维斯马都要举行盛大的瑞典节(Schwedenfest),纪念这段历史。

 

 

02  第一感受是“既漂亮又有故事”,小城像优雅的女人

 

维斯马这个小城,对于任何一位第一次游览的游客,印象的冲击波都会十分震撼。

从汉堡到维斯马大约130公里,坐火车东经什未林折向北,换一次车,总共用差不多2小时,就到了波罗的海之滨的这座可爱小城。维斯马以前是东德所管辖的城市。当东西德统一的时候,据说整个城市破烂到一塌糊涂的地步,无钱建设。但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幸好当时没有大拆大改,留下了老建筑。如今经过整修,整旧如旧,但焕然一新。19世纪的火车站就在城东北边缘,至今仍在使用。老城到处都设置有景点方向指示牌,不用地图,就可以随处游逛。

这座古城不算大,人常说三里之城,七里之郭,但略呈圆形的维斯马,直径大约才二里(1000米),在这里尽可安步当车,游遍全城。维斯马人口也不多,全市居民只有4万。说起来,各国审美观不一样,美国人喜欢摩登的城市,高楼大厦;东方人也比较喜欢人气旺盛的大都市;但越大的城市,越高的楼厦,越得不到德国人的欢心。德国人对于别具风格的小城市却独有钟情,所以尽管是星期天,游客依然很多。不少游客来自柏林、汉堡乃至南德。

城市里整洁干净,街道两旁都是两三层的民居,不少房屋用花草装饰得美轮美奂,令人赏心悦目。

沿着路标,我们步行来到市中心的市集广场。市政厅侧面路上布置了一个精致的老城铜模型。我许久地观看这个模型。一位当地老人看我饶有兴味,就说,市政厅有个很大的地下室(Ratskeller),辟为展览厅,介绍维斯马的悠久历史。建议我先浏览一遍,了解当地的历史,游览起来就更有意思。

 

果然展厅里的文物琳琅满目,配上文字照片,使游客一下子抓住当地历史的主要脉络,比枯燥无味的历史课本强多了。别说我们学过世界史,这里介绍的内容如汉萨同盟,三十年战争我们并不一定清楚。我一直认为,游中有学,才不辜负深度游。

维斯马作为城镇首见于1229年的原始记载,相当于我国的南宋时代。1250年前它成为自治市,由市民自己主政。1259年,维斯马与罗斯托克和吕贝克签订条约,这次盟约很快发展成汉萨同盟的分支。汉萨同盟是商业城市结成的同盟,最盛时有180多个城市入盟。同盟拥有武装和金库,并在东起俄罗斯西到英国伦敦之间的广大地区建有许多商站,独占波罗的海地区的贸易。参加汉萨同盟给维斯马带来了经济繁荣,各方货物都在这里集散,那个时代是维斯马的黄金时代之一。中国历史上,城市一般都是封建王朝各级官府的所在地,从未有过市民自治的城市,以及类似的商业城市联盟。这大概也是资本主义在首先在欧洲兴起的原因之一吧。馆内展出1990年从海底打捞出的沉船模型,原物长31.5米,宽8.5米,造于1354年(我国元代),载重量约300吨,可见当时的造船水平。

 

03 不去漂亮餐馆美食一顿的话就太可惜了

 

走出展览厅,来到市集广场(Marktplatz),大小不亚于汉堡的市政厅广场。据说这是梅克伦堡地区最大的广场。维斯马的市集广场呈正方形,长宽各有100米,也就是百米方场。广场地面铺着卵石,四周尽是古老而美丽的建筑,一般都是三四层,使人想起该城汉萨时代的繁荣。广场大小适中。各个时代的房屋,围成一个环。这个广场其实按中国标准,并不算大。这些年来,中国不少城市热衷于搞拆迁,修建大楼大广场,显示气派、政绩。这些主事者,真应该向欧洲城市学一学,不仅是维斯马,即使是汉堡这样的大都市,也没有特别大的广场。适当就可以了。

维斯马市集广场北边坐落着新古典风格的白色市政厅(Rathaus),建于1819年。里面有好几个豪华厅室,最著名的是可招待240位宾客的礼堂,进行音乐演出,效果极佳。

广场上最引人注目是东侧一栋古色古香的砖结构楼房,建于1380年,是维斯马现存最古老的房屋,建筑上突出的部分是哥特式的砖式镂空山形墙屋顶。名叫老瑞典Alter Schwede)。为什么起这么个奇怪的名字呢?原来,三十年战争后,1648年,维斯马曾归属瑞典达150年之久,大门上方的瑞典头像标志着这段历史,因而得名。1878老瑞典改为餐馆。屋内清爽而舒适,墙上镜框里是瑞典王室的照片,天花板上悬挂着瑞典帆船的模型,使人忆起历史的联系。我们慕名而来,想在里面吃午餐,但侍者告诉我们,必须提前几天定座。想不到这里生意这样红火,幸好门前露天的桌椅还有空位。我们坐下来点了两道当地的招牌菜,一道是梅克伦堡煎肋条(Rippenbraten),配红甘蓝和土豆;另一道是梭子鱼鳕鱼和大虾(ZanderSchellfischiRiesengarnelen),配沙拉。当地农产、海产丰富,选料精,做工细,吃得真过瘾。

老瑞典一样,广场上有许多老房屋都改为餐馆,为游客服务,里面辟为餐厅,室外则布置露天座位,人们可一边用餐或喝咖啡,一边浏览广场的景象。

市集广场中心耸立着一座水艺堡(Wasserkunst),十二根柱子擎起半球形圆穹顶,上面还竖着一个铜绿色小尖塔,十分秀美,像座别具一格的圆亭。这座古建筑1602年修建,为荷兰文艺复兴式,在1897年以前,曾是全城的供水枢纽,输水管道把水从4公里远的地方运到这里,供应给200多座私人建筑和16栋公共建筑。如今水艺堡已无水塔的功能,但仍然是该市的一个显著标志。汨汨流水仍为夏日的人们带来清凉。出水口的两座人身鱼尾像,被昵称为维斯马的亚当夏娃

广场南侧一栋楼曾是瑞典时期的帅府Kommanantenhaus),如今归储蓄银行所用,但钉在墙上的纪念牌记录着1632-1803年间的这段历史。

广场西侧一桩古老的三层楼,如今辟为旅游问讯处(Tourist-Information Wismar),从周一到周日,每天开门为游客服务。在这里可以拿到市区游览地图,获得旅馆信息等。旅游问询处门前的两尊大炮使人回忆起瑞典人把维斯马变成欧洲最坚固要塞的那个时代,如今孩子们骑在炮筒上嬉戏玩耍。

 

04 爱历史爱建筑的游客可以去这里

 

如果说市集广场是维斯马的心脏,那么三座高耸的大教堂就是它的灵魂。它们勾勒出维斯马的天际线,见证了该市历史性的财富和权力。

尼古莱教堂(Nikolai-Kirche)是维斯马建筑中的精髓。这座后期哥特式的长方形教堂从13811487年修筑了100多年才完工。它在二战中免遭浩劫。拱形屋顶的中堂高37米,十分高旷,使人不由得产生对上帝和天国的敬畏。这里的天花板高度在北德地区仅仅略低于吕贝克的玛利亚教堂(38.5米),在全德也只有科隆和乌尔姆更高一些,但要清楚,科隆和乌尔姆大教堂都是石造的,而尼古莱教堂是砖砌的。高旷的大堂全靠几人抱不住的红色大砖柱和外面的飞扶壁支撑。飞扶壁做成船桨的样子,这印证了一个说法,此教堂是中世纪专门为渔夫和水手所建的。墙上的壁画也有久远的历史,最大的画面达200平方米,真不知道古人是怎样完成如此的大作。虽然尼古莱教堂现在也隶属走纯朴路线的路德教派,但是这里面还是保存有很多的教堂珍品,如主祭坛的圣坛画耶稣受难下架图是鲁本斯的摹本,已有400年历史,祭坛装饰金碧辉煌,呈现洛可可风格,这在德国北部很少见的,因为在北德难以看到南部那样华丽的天主教堂。一些内部装饰来自于维斯马的其他教堂,那些教堂已损坏或不复存在。克莱默圣坛就是来自其他教堂的装饰之一,它里面有15世纪的圣经故事雕塑。此外如管风琴(1947个声管)、布道坛也都是很美的艺术品。

我们在教堂里有幸看到了周日做礼拜,由一位女牧师主持。这又是基督新教与天主教的一个区别。新教是马丁路德宗教改革后兴起的,允许牧师结婚,而且现在有了女牧师。但天主教比较保守,神甫都是男的,而且不能结婚。

尼古莱教堂位于老城北部人工开挖的水道(Grube)边上。水道两旁都是古老的房屋,让人感觉又回到中世纪,很有种怀旧的感觉。其中最有名的是沙拜勒老屋(Schabbellhaus),建于1571年(明朝晚期),为荷兰文艺复兴式房屋,红砖红瓦,白柱白窗棂,充满迷人的风韵,如今辟为博物馆。旁边有座猪桥,桥两边栏杆上装饰有形状不一的四只小猪雕刻,据说小猪会给人带来财运。引得不少人与小猪合影。

 

其他两座著名教堂在市集广场的西边。一座叫玛利亚教堂(Marienkirche),为晚期哥特式。遭到二战破坏的中堂在1960年被炸毁,如今只有地基轮廓和柱础可见。但高耸的塔楼幸存下来,高达80米,真是一塔擎天,从市集广场上就能望到它的倩影。顶上四面都有大钟表,直径5米,每天3次奏出美妙的乐曲。钟楼下面的厅堂,用3D电影介绍维斯马的砖砌教堂建筑过程。看了觉得很了不起。北德地区平坦无山,没有巨石可采,就发展出一套砖砌建筑的技术。我知道西安的大雁塔是砖木结构,唐代最初只有5层,后来加高到7层,明朝修葺定形,总高64.5米。而玛丽亚大教堂建于15世纪中期,也就是明朝前期,基本上全靠砖砌,很少用木料,主要通过砖柱、拱券和飞扶壁支撑,能建到80米的高度,很不简单。当然中德两国的建筑各有其系统,不能完全类比。但无论如何,我们可以看出,即使在中世纪,德国的建筑也达到了相当高的水准,真是天外有天啊!

另一座叫乔治教堂(Georgen-Kirche)不幸经历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浩劫,1989年开始重建,如今已呈现出旧日的辉煌。

乔治教堂对面是王侯院(Fürstenhof),是昔日的梅克伦堡公爵府,建于16世纪。北边的主楼最引人注目,它的特殊风格受到了意大利城市法拉利和北部欧洲建筑传统的影响。用砂石修建的入口壮观宏伟,门两边装点着一对拥在一起的农牧神。瑞典统治期间这座府第改为法院,如今仍为地方法院所用。

维斯马不光教堂府第,就是砖砌的民居也很漂亮,有些还在上面标有年代,如19011814等等,更凸现历史的价值。

 

 

05 小城的亲切平民本色让人留恋

 

逛完老城,又兴致勃勃,北行几步到海边去,那里最热闹的是老港(Alter Hafen),一定程度上保持着汉萨时代的风貌。古旧的仓库和码头仍在原地。

老港,是维斯马的另一个焦点。码头上停泊着典型的波罗的海帆船(Kogge),我们上去参观,这是仿古代船只而造的。港口航道不时有帆船游艇来来往往。观光客可以从这里搭船到波尔岛(Poel)游览,这趟海上之旅很受游客欢迎。

维斯马曾是汉萨同盟的强大城市。水城门(Wassertor)就是中世纪留下的城门,把老港和老城连接起来。附近是城中水道(Grube)流入老港的地方,跨河建造了一座美丽的木架结构老屋(Gewölbe)成为维斯马的一景。瑞典占领期间,维斯马成为瑞典在中欧的桥头堡。1700年重建的军械库(Zeughaus)如今改为维斯马市图书馆,但正门上方的皇冠XII却是当时的瑞典王查理十二世(1682-17181697年继位)的王徽。

树屋(Baumhaus)面对老港入口处,汉萨时代就有,重建于18世纪瑞典人统治时期,当时用于防卫老港,如有敌情,或到夜间,就放倒大树干(Schlagbaum,横木)来阻挡航道,因而得名。屋前有两个瑞典人的半身头像。没有人确切知道那两个瑞典人的半身头像到底有何用途,有人说,头像放在那里是为了阻止海盗上岸;有人说是为了标志航道。如今树屋用作美术展览厅。

 

周末鱼市场热闹非凡,鱼产店里,露天摊贩出售各种熏鱼,生意兴隆,我们也忍不住买了几百克熏制鲨鱼条带回家。老港到处都有海味餐馆,夹鱼面包快餐店,不少游客就在此大快朵颐。维斯马的渔港和捕鱼业发达呀!

远处则是一派现代化港市的景象,有远洋港区(Überseehafen),输出钾盐的专用码头(Kalihafen)。西港(Westhafen)那边则有规模巨大的造船厂,东德时期曾为苏联建造过几十条海船。统一后造船厂人数减少,但技术提升,新的造船车间大厅长395米,宽155米,高76米,像个庞大的银灰色长方体,静卧在海边,成为维斯马走向现代化高科技的象征。如今主要制造破冰船和海上钻井平台。高校及其6000大学生为高科技产业提供了坚实的后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