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唐潮 >> 详细信息

放弃,也是一种发展模式?

热度0票  浏览312次 时间:2012年10月08日 10:53

 

最近,德国经济学家佩奇教授(Niko Paech)出了本宣传“放弃”论的新书,《放弃多余,走向后经济增长率的时代》(Befreiung vom Überfluss: Auf dem Weg in die Postwachstumsökonomie)。和主张“大政府”的凯恩斯学派,或主张“小政府”的奥地利经济学派的主流派相比,佩奇教授的论点绝对是末流里的一支小山溪,奔流向前,无声无息。但问题是,不管是“大政府”流还是“小政府”流,俺们全都玩过了,都不好玩了。因为这主流派的要义均是强调经济增涨率,为了这个经济增涨率,俺们是坑爹坑娘,啥坏事都干的出来。到到头,还真像马克思在《资本论》说的那样,俺们成了自家的掘墓人,问题就是俺们自家啥时候会被躺进去?

放弃,也是一种模式

    对德国教授尼克·佩奇教授来说,以经济增涨率为根本的资本主义发展模式已经走进了死胡同。眼下西方流行的教条是,没有投资,就没有经济增涨率,就没有福利社会,就没有工作岗位。在中国说的就更邪乎了,保八是红线,经济增涨率低于八,中国就会崩盘。这经济增涨率就是俺们的红太阳,没有阳光,万物皆玩完。可问题是,这永动机式的经济增涨率从哪里来?在经过这么多风风雨雨之后,俺对所谓的经济学家的看法有了深刻的改变,发现这经济学家一般和俺们村里卖“壮阳药”的差别不明显,惑悠的成分均比较大。差别是,一个名牌西装笔挺,满嘴跑洋文和谁也不懂的概念。一个也穿西装,但不是名牌,满嘴草泥马,而且袖管还是半撸着的。给你药时,必提温水送下。眼下之意,如果吃药没效果,那自然是水温不合适。其实,和普通人一样,这“叫兽砖家”自家并不清楚路在何方,也是在盲人摸象,也是在瞎猜。要不,这经济学家云集的金融评级机构,在危机爆发前都是咋评的级?所以,现在学经济出来的,找个工作也很难。干投行的大哥好多均在改行卖红薯。

        真的,西方今天之所以衰落,是因为西方资本主义这种以经济增产率为支柱的发展模式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比“黔驴技穷”的程度还要麻烦。毫无疑问,现在西方的经济增产率多半是靠印钱在硬撑着,可印的比赚的多,时间长了,不用经济学家,连傻子都知道,会破产的。在大家没有原子弹之前,最经典,很有效益的做法就是选择战争,按德意志首相俾斯麦的话来说,就是用“铁和血”,去别人的国家抢金夺银,来填上印钱印出的窟窿。可是,自打大家有了核蛋蛋,这个老套路就不大好用了。金融战现在也不好玩了,只要你关键部门不和西方接轨,不给纳入西方的思维和体系,你就不会给西方破处玩倒。

       按佩奇教授的估摸,西方现在要克服财政危机,也许10来年内都不会有什么办法,来得到源自经济增产率的支撑。既然追求高增产,高消费的老路肯定行不通了,那我们为什么不能改弦更张,学会放弃呢?我们为什么非要这样贪心不足?为什么我们不能有选择地放弃许多其实我们并不需要的物质“累赘”呢?

      没有经济增产率的日子如何过?首先,我们要学会“独立”生活,自给自足的能力。现代化的生活方式,让我们渐渐丧失了“独立”生活的能力。连换个大众汽车的车灯,我们都得去趟4S店。用了3年的电视,不过是哪个零件坏了,但我们一般会选择买个新的,而不是选择去修理铺,修理的费用常常被“故意”贵得十分离谱。因为这个和数码化更新换代融为一体的电子产业,就巴不得我们换新的,好让生产线保持转动,维系经济增产率。修理代替“喜新厌旧”的好处还在于可以改善我们的人际关系。如果我的自行车坏了,我会请我手巧的邻居帮我修理,送他一个我自己烤的面包,或从菜园子里摘把新鲜的蔬菜给他。这种良性的自给自足的循环会让我们减少对生产增产率的依赖,减少我们的产品生产数量。因为这资本主义经济的一个问题就是产品过剩的问题。

       如果我们能减少现有产量的一半,那我们就给自然一个歇息的机会。通过提高对产品的利用率来减低对产品数量的需求。比如说,如果你的汽车和许多人合用,那我们就不需要这么多汽车了。平心而论,买个家用钻机,您一年用几次?是不是利用率太低了?只有通过新思维,我们才能真正找出解决全球变暖,坏境污染,资源不足的出路。

      有人怀疑,这种减产减消费的理论会让人重回60年代的生活水平?佩奇教授认为,欧洲人的生活水平是很高的,目前就是减少些享受的内涵也还是世界中流。如果你年过45岁,少吃三分之一的话,反而对你身体会有好处。放弃,并不意味着不消费。而且,我们现在占有的许多东西实际上我们这辈子到死也不会去用的,尤其是“大减价”时受商家诱惑买进的许多商品实际上就是一堆没用的“垃圾”。根据联邦环保部的数据,每个德国人平均拥有的物件已经是繁不胜数。扪心自问,里面有几样是真的生活必需品?

    佩奇教授对搞绿色经济的说法是很不感冒。因为这个绿色经济的要义,还是离不开所谓的生产增产率。这绿色经济并不能解决全球变暖,坏境污染,资源不足的问题。你比如说,通过食用粮食来生产绿色燃料的事,许多人对生产这些绿色燃料需要的资源损耗故意“假装”不明白。这实际上是换汤不换药,只不过换种方式来继续我们对自然的毁灭,来维系我们虚假的经济增产率。生产手机需要大量的稀土,但我们真的需要手机人手一部吗?我们真的非坐下就要用手机上网吗?手机制造商也有本事让媒体失明,避而不谈手机电子波对人体的损害。搞风力发电要占据大量农田,昂贵的制造成本让你根本就用不起所谓的“清洁”风电。核电是有风险,但开车也是天天死人,你就不开车了?预制房的廉价让我们住大房子的梦想成为现实,为此扩张我们对地皮的需要。但我们非住那么大的房子吗?

     没有人喜欢选择放弃,但是环境的现实将逼迫我们最终选择放弃。中国人说,退一步,海阔天空。佩奇教授觉得也许新的生活思维会让人得到更多的人身自由和自主权,拍脱许多因为过度福利和攀比而带来的烦恼,会让人有更多的不同于物质占有的,幸福感。

新思维,新幸福?

  不知道大家最近注意到德意志两个令人不安的现象没有?其一,现在在德意志,恶性暴力案件激增。20123月,在南德的Weilerbach,一个78岁的老汉把他的两位大夫给毙了。4月,北部石荷州Mölln一位退休老人把老婆给杀了。6月,汉堡附近的STADE,一位41岁的女士把自家3岁和5岁的孩子全给掐死了。7月,在KARLSRUHE一位53岁的大伯,把前来执行法定强制清理出租房的法庭执行人,开锁匠,老房东加上新房东4人全给“包圆”了,完了自尽。整个8月份,对北威州(NRW)来说简直就是个灾难月,在Dortmund,一位29岁的妈妈,把自己3的孩子全给杀了,末了还在家里放上一把火。在Oberhausen一位精神有病的男子把8岁的儿子给杀了。在Essen一位母亲杀完7岁女儿后自杀。在NEUSS,一位母亲和2个孩子怀疑被孩他爸给杀了。合计8月在北威州共有7个孩子死于非命。还是在8月,在南德巴伐利亚的Emmering,一位母亲把2个年幼的儿子给杀了,完了自杀。在Allgäu,一位44岁的父亲把4岁和10岁的儿子给杀了,然后自己悬梁自尽。21号是星期二,在柏林靠近湾湖(Wannsee)的高尚住宅区,有位年近70的经济顾问师,因为债务问题竟然就把自家29岁的老婆,分别为3岁和6岁的孩子全给杀了,杀到中途可能良心发现,就把不忍心杀的婴儿偷偷地送了医院,然后再回到豪宅自行了断。真是太惨了!!现代社会对无止境增长率的追逐,无止境的对物质的追求,越来越淡漠的人际交流,让许多人的心灵会变得如此的疯狂和脆弱,乃至丧失人性,值吗?其二,817号,德国联邦宪法法庭(BVG)在理论上准许德国军队参与国内镇压,如果有“反恐”必要的话,如果议会准许的话。有人称之为德意志一个历史性的决定。说白了,就是德军在特定条件下也可以坦克隆隆上街,开枪杀人。啥事都打上“反恐”旗号是西方政治的一个特色。难道德意志有明白人已经在为未来的国内动乱做准备了?如果真的出现这种混乱,那现行表面如此分权的体制根本就没法搞定“暴乱”。如果到了2020年,德国现有社保体系真的被抛弃,德意志的贫富冲突真的你死我活,那这佩奇教授现在看来很不靠谱的“放弃”理论,也许会是一种很靠谱的放弃,是一种让社会更和谐的放弃。但是,那些不需要选民,不需要选票,但却掌控我们一切的西方资本精英会及时地“从善如流”吗?

    德国的今天,估计就是中国的明天?中国的经济增涨率至今还能得以维持的根本就在于中国的领土太大,沿海地区发展饱和了,还有西部地区等着发展呢。据说中国人搞“豆腐渣”工程也是为了维持经济增涨率,只有坏得快,手里才会有新项目,项目多了大家才能贪得分外爽。尽管中国的国情决定了中国的这口气,肯定要比现在的西方长。但总有一天,这个后经济增长率时代同样也会在中国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