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唐潮 >> 详细信息

EEG,新能源,新问题?

热度0票  浏览266次 时间:2012年10月05日 12:16

 

          EEG是德文Erneuerbare  Energien Gesetz再生式能源法的缩写。目标是让德意志在最短时间内减少和摆脱以煤发电,核能发电等传统能源获取手段,大幅度减少排碳量,实行能源生产转型,让德意志用上风电,太阳能电和天然气能电,清洁又环保。到2020年,德国的能源应该有35%是来自于再生能源。如果搞“大跃进”的话,估计届时这个比例可以提升到45%以上。但问题是相应的资金在哪里?所以,现任德国环保部长ALTMEIER已露“叶公好龙”之怯意,最近连说只要能按计划完成35%能源转型就已经烧高香了。德国人认为从长远看来,新能源的价格也比老能源贵不了多少。德意志的再生能源理念和技术在世界上也是十分先进的。

眼下,德国各个利益集团的代表为了这个EEG正在展开激烈的PK。靠老能源赚钱的主儿,当然不能就眼巴巴地看着自家伺候多年的财神爷就这样给溜走了。2011年,在日本海边核电站爆炸蘑菇云一个紧接一个腾起的刺激下,默克尔总理立马“顺应民意”,宣布加速德意志退出核能能源的日程表,博来全国上下一片“歇斯底里”的喝彩声。早年,默克尔曾经当过德国环保部长,也许对核电的危害性的了解估计也比较入木三分。人民掌声响起之处,搞老能源的老板们个个灰头土脸的很是狼狈,他们只好一再强调,这清洁能源好是好,但是价格昂贵,您付得起吗?

的确,这个新能源转型的风险来自两个方面。其一,德国造再生能源的设备,一般有成本高昂,工艺复杂的特征。道理犹如二战苏联红军用的“波波沙”转盘冲锋枪,结构简单,又笨又粗,但就是刚从茅坑里捞出来,立马可以开火。德军卡宾枪,工艺精湛,成本高,但打打常卡壳。其二,实际上德国人谁也说不清,在10年内完成这个能源转型到底要花几多钱,有人说会是个无底洞。记得有科学家说过,老天劈个雷的能量,就可多少人用上半年之类的话。可惜的是人类到目前为止也没想出道道来,如何把这个雷给存起来。这就是理想和现实的差距。

有报道说,德国现有60万户人家付不起电费,给电厂断电。德国的电费本来就是年年涨的,各地的电费价格也有所不同。据说现在22,49欧分的每度电费从10月起将升为25,98欧分,涨幅高达16%。这倒是和默克尔的说法差不多,清洁电源的私家用户的追加费用(EEG -Umlage)为每度电3,5欧分上下。但有业内人士说反驳说,这个追加费用将介于4,8欧分到5,3欧分之间,所以10月起正确的电费是每度27欧分以上。而且,德国电费10年内年将会此电价基础再上扬30%以上,即每度电35欧分以上。有政治家呼吁政府要想好办法,让经济困难的家庭届时能拿到相应的电费补贴。不然,这没电的日子你让人如何过?德国一个普通三口之家的年用电量在2500度左右,如果做饭和热水供应不是用电的话。工业用电的价格比普通消费者的电价便宜很多,不妨也可以按这个价格给德国穷人供电?也许,德国政治家应该利用和把握这个新能源转型机会,加强民选政府对电力能源行业的控制力度?现在可是能源大佬在牵着柏林民选政府的鼻子走。

风力发电分为陆上发电和海上发电两种。政府的计划是在不久的将来在北海风来风去的海湾里种上2000个发电风轮,目前到位的轮子大约200个。目前的问题是,就是这200个已经转悠起来的北海风电轮也只是个摆设,用不上。相关设备,尤其是修相关输电缆的巨量资金至今还没有到位,所以就是多发了电你也没线路好输送。这没风的时候还好说,风刮起,轮子飞转,发电太多了又输不出来,憋得不行的电机可能会给烧坏,所以这风车就只好时开时关地伺候着。尽管这海上风轮发的电还没用上,这相关费用就已经被打算摊到众人头上了,据说是人均每年9个欧。这个故事就有点像你接好了网,月费也付了,但这线路就是挂不通,让你干着急。有人预测,尽管现在德国能源转型修新电网的总预算是400亿欧元,但问题是这个预算会靠谱吗?

记得那年政府让德国对外情报局BND搬到首都柏林时的基建费用预算为5000万欧,但等到2012年年初修好办公楼群时,基建费用已上升到13亿欧。到了交付使用之前才发现这楼群的空调抽风设备有问题,要全部推倒重来。误了情报局众007们和众008们的搬迁计划不说,这全部基建费用竟然脸一翻变成了20亿个欧元。如果这一幕也发生在能源转型身上,那到了2022年俺们还能用得起“清洁”电吗?这大概也是ALTMEIER为何说话比较不“大跃进”的原因。现在政府办事的特点是一般先不告诉你实话,先把生米煮成夹生饭再说。现在政府做预算的态度都是你信不信无所谓,只要他自己信就行了。

         721日北京自1951年来的特大暴雨让人看到了中国城建只图外表光鲜的浮夸“悲剧”,也让人看到了100多年前设计建造山东青岛下水道的日耳曼人的严谨和伟大。但郁闷的是,就是在德国,这种脍炙人口的日耳曼的严谨和伟大正在慢慢地变成传说。要不,咋会连预算都算不好呢?如果有“形散而神不散”之说的话,那么德意志可能已经开始步入“神散而形不散”的阶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