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叶心专栏 >> 详细信息

门后的鞋子

热度0票  浏览264次 时间:2012年9月19日 10:24

  

这天难得的有闲,我极为偶然的打开电视,节目里被采访者那一头漂亮的金色长卷发让我侧目,定睛一看,还真是我认识的那位教授马丁。几年不见,他已稍微见老,不过脸上仍然是那迷人而谦虚的微笑。听他在电视里侃侃而谈,我眼前恍然出现了他家门后那摆得整整齐齐的女鞋。

那年暑假梅子约我一起去阿尔卑斯山消夏。我非常的心动,可又担心费用的昂贵。“不用担心,我们可以住在我前姐夫的度假屋里”,梅子安慰我,“我姐都安排好了。”

梅子的前姐夫是位德国教授,听梅子说似乎还挺有名,在地方电视台里还有他主持的专栏。教授那时是一文不名的穷学生,在中国刚刚开启改革开放的脚步时留学于中国,有缘认识了梅子的姐姐丽丽并把她带到了德国来。梅子到德国来留学的担保人就是姐夫马丁,甚至梅子出国的飞机票也是马丁负担的。虽然现在只是梅子的前姐夫,马丁对丽丽和梅子仍然是非常的照顾。

坐火车去马丁家。门开了,一位身材高大的金色卷发男子把我们让了进去。我吃惊的看着眼前这位男子,发现梅子的前姐夫竟然是那位让我们仰慕的马丁教授,而梅子的姐姐原来就是那位让众多女生猜测不已的教授夫人。

几年前我就读于马丁教授所在的大学,并曾经慕名去听过马丁的课。马丁的课深受学生们的喜爱,课上总是人满为患,去晚了就没有了位置。原因不仅因为他将深奥的课程深入浅出的讲解,形象生动又风趣幽默; 而且还因为他漂亮的金色长卷发和牛仔裤衬托下健美动人的好身材非常的让人抓狂。那时候的马丁年轻潇洒,是男生们刻意模仿的榜样,也是女生们暗自思春和抛撒秋波的对象。只可惜马丁早已心有所属,对众多女生的追求视而不见,只留给大家对那位幸运的教授夫人无限的猜想。

马丁招呼我们进门。按照德国人家的规矩,进门得脱鞋子,我把鞋子脱了拿在手上,眼睛就定在门后的鞋架上了。只见小小的两层鞋架摆得满满的,除了下面两双男鞋,上面整整齐齐的排放着六双一尘不染的女鞋。听梅子说丽丽离开马丁已经两年多了,莫非这些鞋子是他新女友的? “这些都是我姐的鞋子”,见我愣在那儿,梅子轻轻的解释道,“自打姐姐走后,马丁从来就不让人动一下这些鞋子。他总是说,这样的话如果姐姐回来的话就方便了。”听了这话,我的心里像是被什么动了一下,忍不住好奇起马丁和丽丽的爱情故事来。

丽丽来到德国后和马丁一起创业,他们一起啃过方便面,一起背着登山包四处流浪。后来他完成博士学业在大学里谋的一份好职位,她开设翻译公司教授中文传播中国文化,小日子过得充实稳定又平淡。眼见年过四十了仍然没有孩子,他们去医学中心做了生育测试,结果发现问题出在他的身上。正逢丽丽一客户公司的经理频繁的追求她,丽丽一步跨出去就怀上了经理的孩子。经理欣喜若狂的要大肆操办婚礼,丽丽一遍体验即将为人母的喜悦一边无奈的与马丁离异。只可怜马丁暗地里责备自己的无能,虽然放手让丽丽走入经理的怀抱,却仍不能接受丽丽不再回家的现实。

随马丁前往阿尔卑斯山,他在那里有一座祖传的小木房子,每年夏天他都会在那里度过暑假。丽丽带着她的小狗和孩子已经等在那里了。他们像老朋友一样热情的拥抱亲吻,一点都不象刚离异的夫妇那样你愁我怨的样子。丽丽热情地招呼梅子和我,然后指挥着马丁去劈柴、生火和烧烤。而马丁呢,一点都没有教授的架子,听话的忙前忙后,仿佛丽丽仍然是这个家的女主人,他仍然是她石榴裙前听话的大男孩。面对丽丽,他的笑容是发自内心的快乐,甚至他还会主动去照顾丽丽和那个经理的小小孩。可当丽丽因事提前离开时,马丁一个人站在野外,夜幕中他的眼神是那样的忧伤凄冷,他的身形是那样的萧条寂寞,冷漠得让我几乎幻觉严冬已经来临。

那次度假后我又从梅子那儿陆陆续续听到一些马丁教授的事情。听说几年后他终于摆脱单身有了一位德国女友,我正替他暗自高兴时听说他们交往不久后又吹了。梅子不无耶挪地说,“没准是德国女友接受不了我姐的鞋子吧。”

看马丁在电视里侃侃而谈,大学课堂上风趣幽默的教授又出现在我面前。可我还是忍不住要猜想,他家门后鞋架上的女鞋现在是否仍然依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