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唐潮 >> 详细信息

叙利亚重现和平的曙光?

热度0票  浏览262次 时间:2012年8月22日 11:31

首先,叙利亚战争是一场大国博弈的代理人战争。如果你没有看过俺《请多一点以色列精神》一文,如果你不相信是导弹的射程决定正义与否,如果你不相信“胜者为王败者为寇”为人间天理的话,那下面的文字对你毫无意义。

西方舆论的暧昧

    对于目前叙利亚发生的一切,德国媒体的反应很是引人注目。尤其是和德国政府宣传口径保持高度一致的官方媒体也只是不痛不痒地扯扯皮毛,没有太多地在政治意识形态上为此大做很少有人信的文章。有人注意到德意志总理默克尔有时也带条白金项链,上挂三叉反战标志小饰物。真是一切尽在不言中,无声胜有声,这就是做女人的好处,一亮脖子就可以说明自己的政治取向。

    7月初,在德国国家电视一台ARD《严厉,但讲公正》(Hart,aber fair)的电视节目中,德国独立媒体人图登霍夫(Jürgen Todenhöfer)舌战其他4位反阿萨德嘉宾,场面之激烈,让人目瞪口呆。这位图登霍夫先生刚刚去叙利亚电视采访过阿萨德,也亲身访问曾经发生所谓大屠杀的地区,带回了叙利亚反政府武装屠杀平民然后嫁祸于阿萨德的铁证。

    7月中,美国《纽约时报》(The New York Times)也引用联合国的相关报道,说有证据表明,最近发生的一起大屠杀案的死者绝大多数是与政府军交战被打死的反对派武装人员,并不是平民。是反对派武装给换了衣服做的秀。

    725号,在德国国家2ZDF的晚间叙利亚专场报道中,一位德国著名记者在被阿萨德重新武力平定的首都,就地采访了街头叙利亚民众,被采访的竟然全都异口同声地表示支持阿萨德。记者也表示可能现在反阿萨德的人也不敢在大庭广众之下接受采访。采访期间更有基督教人士强烈要求西方支持阿萨德,因为阿萨德能包容基督徒,提倡宗教自由,如果让伊斯兰基地分子和反政府武装上台的,叙利亚基督教徒的末日也就将再次降临。毕竟,阿萨德还是个受过西方教育的开明人士。

    726日,美国《纽约时报》更是引用多反方面消息管道,说明基地恐怖组织已经大肆渗透叙利亚,搞反阿萨德伊斯兰圣战,制造恐怖炸弹血腥。尽管叙利亚反对派勤奋辟谣,但不巧的是正赶上西方现在是“宁信其有,不信其无”的时候。

    728日,抓住西方摇摆不定的瞬间,无视西方有关人士的警告,阿萨德政府军准时铁腕反攻北部大城市阿勒颇(Aleppo)。从周三起,阿萨德就宣布要打,好让平民逃命。而对反政府军来说,这平民就是天然的“人肉”防弹衣。阿萨德的压力很大,一方面他必须尽快平定反政府武装,另一方面不能让平民伤亡太大。所以阿萨德就让手下打打停停火,好让这个有2百多万人口的市民有外逃的机会。平民逃得越多,就越对反政府武装不利。有人形容这次战斗之惨烈,犹如当年苏联红军攻克柏林,政府军给大炮上刺刀,向目标直接平射开火。阿萨德能扛多久,主要取决于境外力量的博弈。最近全世界海军的军舰均在叙利亚海岸附近露面,中国的“青岛”号导弹驱逐舰最近也正好“打酱油” 路过那儿看看野风景。如果中国能够改变守在家里等西方包围的思路,也常常出去练练实弹演习,放弃过时的不结盟政策的话,那对世界和平的维持是很有好处的。

现在西方的思路很是让你抓瞎,这个茉莉花革命把中东地区原来的亲西方势力全给打杀了,取而代之的将是对西方更不利的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分子。如果说是为了阿拉伯人民的民主自由,那应该先消灭了沙特或卡塔尔才是正道呀。莫非西方是在中东下一副很大的棋?现在许多西方人都相信美国学者汉庭顿的文明冲突理论的合理性,西方也有人预言这做为伊斯兰文明载体的阿拉伯人将利用他们的高生育率最终会灭亡西方文明。如果西方现在能利用阿拉伯人的宗教狂热引起的仇恨,及时依照两伊战争的模式,顶起沙特和卡特尔,让他们和伊朗等国势力自相杀戮,不就化解了伊斯兰文明对西方文明的危险?而且还可以保住以色列这个据点,控制世界石油产地,一举三得。

阿萨德是个人物

世上有一类政治家是绝对能力挽狂澜的人物,犹如中国的毛泽东。这类人物的特点是读过书,但从来不被书中大道理所迷惑,在国家有难时,铁石心肠,意志坚不可摧,不怕背水一战,能不择一切手段,捆绑全世界,血战到底。这也就是关键时刻,国家靠不上纯知识分子的原因。因为知识分子向来是贪生怕死,自私自利之辈居多,善于给自己找退路当叛徒,枪声还没响起,自己老早就抛下他人,逃之夭夭了。所以中国有句老话,秀才造反,十年不成。

    看来在英国学过医的阿萨德应该是这样一个人物。其一,阿萨德能让他潜在的支持者看到他视死如归的大无畏“英雄”气概,能善于利用大国之间经济利益之间的冲突,积极捆绑中俄德伊朗的政治或经济利益,来对抗英美西方入侵势力。阿萨德先斩后奏地击落“装逼”土耳其入侵侦察机的行为,让支持他的人,能感觉到这是个能把脑袋掖在裤腰带的硬汉子,不是那捧不起的刘阿斗。在关键时刻,阿萨德也敢掷地有声对英美撂下大规模动用化学武器的狠话。就像老毛当年动不动就告诉苏美超级大国,中国人从来不怕打核大战,死了2亿还有6个亿呐。你总不能否认老毛的“蛮横”让美苏核武当年不敢染指中国的事实吧?在导弹强权面前,你跪地求饶是没有毛用的,侯赛因和卡扎菲的下场就是佐证。你只有捆绑世界,血战到底兴许还能有条活路。为什么叙利亚至今还没有像利比亚那样的禁飞区?就是英美现在扳倒中俄德伊朗势力还有问题。其二,能利用英美主战派和反战派的矛盾,反过来操纵西方的媒体舆论。阿萨德成功地在舆论上把反政府武装和基地恐怖分子混为一体,让西方明白,没有阿萨德相对民主政治的叙利亚将会是多么地可怕,一个由穆斯林原教旨分子控制的叙利亚将会是西方和以色列更大的麻烦。现在叙利亚发生的一切炸弹恐怖事件的背后组织全是基地分子,所以现在西方应该分清敌人的主次之分,和叙利亚一起先消灭了基地恐怖分子再说。阿萨德能重新将反政府武装赶出首都,不是因为反政府武装无能,而是反政府武装的幕后西方势力最近不想太给力。其三,阿萨德能成功地将近年来被西方凉在一边的库尔特人重新武装起来,鼓励和支持聚集在伊拉克,土耳其和叙利亚边境地区的库尔特人搞国家独立,好让伊拉克和土耳其发生内乱。也许叙利亚会为此被迫割让几个荒山头给库尔特人,但舍不得孩子你是打不了狼的。列宁同志当年也不是和德国人签了布力斯特条约嚒。

    英国和美国本是血浓于水的一家人,这盎格鲁撒克逊人是世界上心肠最硬的,也许这也是人家为什么能领导世界到如今的道理。在二战时,为了让德军误断盟军欧洲登陆地点,保证诺曼底登陆的成功,英美谍报部门不惜牺牲大量高层次的敌占区抵抗秘密组织,故意事前零碎发送给他们绝密登陆方案,然后让德国盖世太保故意破获这些组织,能拼起这些看来零碎的情报。一开始也有德国人觉得这是个圈套,但被破获的抵抗间谍人员的级别之高,300多条被枪决的人命,又不容你对此产生怀疑。有人对911事件美国情报机关事前不知情的说法也是疑心很重,比较相信情报组织知情但故意不作为,为美国对外政策服务的说法。但是纽约双子楼的倒塌和3000多条人命的代价的确不容常人质疑。说句实在的,拉登长什么样,到底是否真有其人,是谁也说不准。但借了这个拉登,小布什可以跨越一切议会法律监督,大打隐形第三次世界大战。纯理论上讲,这718日在大马士革国家情报部门发生的自杀式爆炸事件也有可能实际上并不是基地干的,但是4名丧身的政府高官中包含了阿萨德的亲眷和亲信。这样惨烈的事实让你不得不相信阿萨德政府所说的一切。别忘了,阿萨德是在英国读的书。如果阿萨德真的因此得到了盎格鲁撒克逊人治国之道的话,那是叙利亚人民的幸运,那和平的曙光必将会重现叙利亚血色斑斓的上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