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唐潮 >> 详细信息

德法路线之争:法兰西胜出?

热度0票  浏览282次 时间:2012年8月22日 11:22

 

719号是星期四,法国国会通过了裁减法兰西新总统奥朗德薪水的提议。同时被“牵连”的还有法国政府总理和全体内阁部长们。减薪之后,大家集体少赚30%。本来奥朗德的月薪为21300欧,现在降为14910欧。部长级的从税前月薪14200欧,降至9940欧。这位法兰西左翼人士兑现了他在大选中对选民们的承诺,体现了西方政治家以身作则,与民同甘苦的传统做人之美德。

同欧元区的一哥德国不同,奥朗德认为要克服欧元债务危机,过度紧缩民生福利会造成社会政治局势不稳,你还必须问富人拿钱。奥朗德希望法国富人不要有被政府砍的想法,能发扬爱国主义精神,以国家为重,配合政府对富人的新征税政策。法国新政府打算从富人和富有的私企那儿,多征收72亿欧元的税,同时将减少15个亿的政府开支预算,极力压缩高层政府人员规模和待遇,争取在2013年,将法兰西的政府预算赤字重新压回到3%的警戒红线之下,达到欧元区的相关财政赤字标准。为了让自家的新政畅通无阻,法兰西正在热火朝天地搞各级政府官员的大换血,从中央换到小镇。真是一朝天子,一朝臣啊。

一方面,新政府保留了以前19.6%的增值税,也保留了前政府将本来5.5%的食品增值税提高到7%的做法。另一方面,新政府打算收回萨科奇给富人减税的做法,大幅度提高对富人的税收。比如对拥有4百万欧以上财产的人,将征收的财产税为95500欧,比萨科奇时代增加了143%。新政府还打算对年赚超过100万欧的人,征收很高的个人所得税。据说现在有许多法国富人开始抛售房地产并打算移民,因为法国的房地产也是巨贵,富人达到这个4百万欧的“杀猪”标准不太难。现在大家竞相抛房地产,试图在新税法被议会通过之前带上财产逃离法国。尽管相关法案会有所下调和修改,但因为现在法国社民党人在议会拥有占压倒性的多数,所以相关法案的通过几乎不存悬念。果然,在731日国会便通过了相关决议。

移民这样的大折腾,对富人来说也是一笔很大的开支,这年头去哪儿不都得雁过拔毛啊?因为经济不好,现在是整个世界都不好玩,哪个民选政府没钱了都会挂念上富人的钱。不管移民移到哪,损失财产的风险也就会紧随这跟到哪。比如有个在瑞士当了几年寓公的中国人,最近就莫名其妙地收到了瑞士税务局让他补税的通知,让他很是不爽。也有很淡定的法国富人,以不变应万变,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毕竟,搞好经济,离开了富人也是不现实的。一个智慧的政治家,就必须有能力在富人和穷人的利益之间找到最佳的互惠平衡点。

同法国不同,在德国掌权的还是富人利益优先的黑 (基民党基盟党联盟CDU/CSU Union)(自由民主党FDP)政府。德国克服欧元债务危机的对策是主要是紧缩政府开支,压缩民生福利。这样的做法在欧元区的可行性估计是越来越窄。西班牙就表示要紧跟法国路线搞改革。按法国某些人士的说法,德国是企图“山寨”中国的低薪制造模式,让德国产品可以倾销欧洲,让德国变成欧洲的中国,让富人越来越富。据说德国大老板们是富可敌国,拥有的财产可以在瞬间将德国的债务危机化为乌有。

法国人的性格有点烈,马上分蛋糕的意识比较强,动不动就要闹流血革命。17897月爆发的法国血腥大革命,那暴民满街,人头被铡落地,不分贵贱,滚滚向前的场景让人至今记忆犹新。德国人呢,从来就是比较守纪律听话好糊弄的主。有人把德国人比喻为被圈养的老黄牛,只要他在被圈定的地上能啃上草,看得上病,他是绝不会闹革命的。许多德国人并不明白是,从那个“假”社民党员施律德Schröder当总理开始,德国就“润物细无声”地走上了绞灭社保福利社会的不归路。

德意志的社保福利体系曾经是全世界最好的之一,但也挺花钱的。看到当初中国人只要月赚不到60欧就可以每周60小时地当牛做马,让许多德国大老板兴奋地就差没立马晕倒在地。现在在德国最好找的活是所谓的月赚不超过400欧的“迷你”工作,好处是老板为此不用为你交大部分社保,把社保的担子扔给国家。德国现在有将近7百万人是干迷你活的。或者,你成为租贷公司的劳工(Leiharbeiter)被代为廉价出租,在大众汽车或BMW工厂干同样的活,但薪水却只有他们正规雇员的三分之二。在德国有35万的全职职工,因为工资太低,不得不每月向国家要补助。给德国邮政DHL干外包的邮递员,每小时酬劳税前不到5欧。干理发的,每小时酬劳不到4欧,有的理发员只好晚上帮邻居免费做头发,换取邻居免费的晚餐,搞物物相易,主要免得税务局来找麻烦。这些新的做法是在一定程度上活了劳动市场,但是绕开这个社会福利体系的代价是,越来越多的普通德国人走向贫困。与此同时,不到2%的德国富人拥有了德国40%以上的财富。

强制性的法定社会福利制度是任何一个真正以民为主社会的根本特征,是限制我们社会贫富差距过大的最有效的工具之一。西方资本精英的特点是,不怕老百姓说,但就怕老百姓动他的钱包。没有经济利益的均衡,哪会有政治利益的均衡呢?没有经济利益均衡的民主是假民主(Scheindemokratie)的一种。

有人说,西方今天的衰落主要是给社会福利制度成本失控造成的。非也,西方福利制度成本的失控主要原因是因为民选政府给富人“绑架”不能作为而造成的。一个中国造打胰岛素的特制注射器的出厂价不到50人民币,但德国医保要为此付120欧。从中国花不到10人民币就原料搞定的针剂,但德国医保要为此付每针剂699欧。德国有的医生很爱给病人做截肢手术和换金属关节手术,因为钱来得快,每次得花费医保3万欧以上。有关官方调查表明,有一半以上的这类手术全是多余的,特别是给年事已高的老人,害的收废品的都得常去火葬场扫货。有医生建议病人在动刀前,一定去外地再看个医生,看看是否真有这个必要,因为本地医生比较不敢得罪人,恐怕是只会人云亦云。美国人均的医保成本比昂贵的德国还要高出一倍。这样不讲道德底线的创收,试问天下会有哪个社保系统能吃得消?德国社会保障系统是有应该改进的地方。但是,说西方福利制度搞垮西方的说法是很片面的。

现在发向德国的订单正在急剧减少,特别是来自中国的新订单。许多德国制造大企业,像BoschSiemens等最近都在计划让雇员进入半失业状态(Kurzarbeit),估计其他行业也会跟进,如果中国经济到年底还不给力的话。雇员只拿原有纯工资的67%,国家劳动局也出钱参与,这种情况最长可以到18个月,好处是可以暂时避免大规模解雇的现象。如果德国经济情况进一步恶化,估计默克尔总理和柏林黑黄政府2013年大选下台的可能性很大。如果德国穷人太多了,那SPD社民党的原旨派和Die Linke左党温和派“红红”联手的局面,也可能将不再会是个德意志政治的禁区。最近,Die Linke换上了很年轻的女党员来掌舵,以吸引对现况不满的年轻的选民,这种政治嗅觉应该是正确的。在北威州(NRW)的上台的SPD政府更是多次出资去瑞士“非法”买下德国富人在瑞士存黑钱的名单。消息传来,富人们纷纷放弃度假,火急火燎地去当地税务局自首补税。这些富人一般全是CDUFDP的党员或支持者。

也许,我们得过一段苦日子。但是,天塌下来,并不可怕。因为塌下来的天,会把每个地球人都平等地砸死,绝对符合西方普世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