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关愚谦·说东道西 >> 详细信息

伦敦奥运会带来的联想

热度0票  浏览289次 时间:2012年8月22日 11:20

 

 

 

伦敦奥运会闭幕式的大手笔

 

伦敦奥运会已经于两天前结束了,划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我是一个喜好运动的人,为了看这届伦敦奥运会直播,在书桌上装了三个电视屏幕,一收CCTV5,二收上海体育频道,三收德国第一第二台轮番的实况报道,真是过瘾。我觉得,中国名列第二,应该心满意足了。拿第一的滋味并不好受,你不是美国那种自由世界,你强调政治第一,一切都由党的领导,哪一个民主国家会欣赏你?

昨夜的奥运闭幕式,莺歌燕舞,歌舞昇平,真是大手笔,给人一种印象是大英帝国目前仍是春光明媚,蓬勃兴旺。这是典型的英国人。即使穷得捉襟见肘,经济上百孔千疮,但是,走出去,仍然是精神焕发,道貌岸然。就好像英国讽刺电影里描写的英国君子,笔挺的大礼服里面的袖子和硬领都是假的,天气再热也不敢脱上装。

不管怎么说,伦敦奥运会,开幕式和闭幕式互相呼应,突出西方的现代艺术-—音乐、舞蹈、杂技、时装、美术,融合一体。更令人叹为观止的是,如此庞大的奥运运动场,一夜之间变成世界上首屈一指的露天大舞台,英国最受人欢迎的男女歌手、合唱团、舞蹈明星、时装模特儿先后登场,最先进的英国大卡车、小轿车、豪华车、老爷车、摩托车、自行车一起亮相。仙女下凡,影星上天。这次闭幕式给英国做了一次最好的大英帝国广告,但是你看不出做广告的痕迹。

和中国的2008年奥运会最大的区别是,你看不到这次运动会有什么官方色彩。首相、部长都给我靠边站,伊丽莎白女王和查尔斯王储也都不露头,更没有党的领导。而妙就妙在,坐在主席台正中的竟然是王室的凯特王妃和哈里王子。英国《每日邮报》报道说,凯特生来一张漂亮脸蛋,就连嘴角,洋溢的都是胜利的微笑。到了奥运会赛场上,凯特这张让人振奋的脸似乎有点石成金的魔力。在她出现的决赛场合,英国队一共拿到了10枚奖牌,其中5枚是金牌。她的新霓名为金牌姑娘。闭幕式另一个特点是,各界群众突出,黑人突出,当一万个各种肤色的义务工作人员代表出现在奥运闭幕式舞台上,受到了全场热烈的欢迎和感谢,一改英国人过去种族歧视的形象。
      
当然,这里我也绝不会因此否定我们2008年的北京奥运会和开、闭幕式的成功,策划的美轮美奂,虽然官方色彩浓厚,但这正是反应了中国两千年皇权至上影响下的中国传统文化的特点,也充分地反应了中西文化的差异。这两次奥运会都会在世界奥运史上留下辉煌的一页。四年后,就看拉丁美洲巴西里约热内卢的了。

 

为金牌让球错了吗

 

国家女子羽毛球队运动员于洋和王晓理为了准备下一场比赛的胜利,在比赛时策略性地输球,看球的观众觉得不过瘾,纷纷提抗议,国际奥运总裁判最后决定,这种让球做法违背奥运精神,取消了她们的比赛资格。没想到,中国奥委会并不为此提抗议,竟接受裁决,总教练李永波不得不承认“有无法推卸的责任”。24小时后,于洋也不得不表示“没有遵循奥运精神”,王晓理也说“我会通过后面一系列的比赛,在每场比赛中都会全力去打、去拼,给所有的球迷展现一个我们新的面貌”。

于是国内一些媒体开始批评起总教练李永波来,说他的让球策略,“让不少人都感到不能与中国羽球的国际地位和声望相符。作为中国羽毛球总教练,李永波难辞其咎”。乍一听,中国媒体的确了不起,既谦虚又主持正义,道德高超。但是,我关愚谦身在国外并不以为然。何必给自己脸上涂那“道德”的脸谱。比赛就是比赛,就是“战场”,就是要知己知彼,讲究策略,以退为进,才能百战百胜。在奥运竞技场上,运动员就是为了争夺奖牌嘛,战略上的让球为什么不可以?

我有一种感觉,在国内目前出现一种下意识的崇洋媚外,好像在西方,一切都是好的,他们讲正义、讲人权、讲民主、有理性。有份中国报纸就此事这样写到:“体育是什么?在英语中,体育叫“GAME”,是游戏,是为了强身健体,是为了寻找快乐。人们参加并乐于其中的奥运会,如果被过多地赋予了国家与地区的荣誉,越来越多地渗透金牌至上的观念,就会出现视失败为耻辱,以冠军为国尊的“纯粹金牌主义”。官方新华社更发表文章批评李永波的“恶意战略”。文章说,“把高尚的精神丢弃一旁,采用“恶意战略”谋取金牌的行为,在质疑中最终倒地。”。

读此文章,我感到肉麻,好像只有我们中国才是“金牌至上主义”,人家西方国家是为了GAME。是这样的吗?GAME不只是“游戏”的意思。有时可译成“竞技”“策略”。我最近在汉堡閲读了欧洲、亚洲、美国几家大报,体育版都在吹嘘本国运动员的夺牌成绩,如何如何了不起;拿金牌选手的那种兴奋,不可一世。令我这旁观者都为之动容。我从未听他们说过,道德至上,金牌让人。

 

争奖牌是天经地义

 

有意思的是,我最近也读到一篇很有意思的的文章,摘录如下:

《纽约时报》的评论员,就中国羽毛球消极比赛事件发生后,中国媒体严厉自我批判,发出这样的疑问:“为金牌输球错了吗?”。国际舆论似乎更赞同“程序正义”。在奥运会自行车男子团体赛中,英国利用“故意摔倒”战术获重赛资格,并击败法国晋级。美国女足的老资格前锋阿比·瓦姆巴赫(Abby Wambach)曾说,“没有人因为你赢得小组第一名而给你任何奖励。”从瓦姆巴赫到田径100米冠军尤塞恩·博尔特(Usain Bolt),到賽马拉法尔卡(Rafalca),所有奥运选手的目标都是为最终赢得奖牌。其余的一切只不过是为他铺路。

因故意输掉分组阶段最后一场比赛而被取消资格的中国女子羽毛球选手,为什么会有人对她们的策略愤愤不平?这些羽毛球选手究竟是在什么地方踏过界线?她们得出结论,输掉那场比赛将是自己赢得奖牌的更佳路径,这有什么错?和一名在预赛中以巡航速度抵达终点的游泳运动员,或者一名为了节省本身能量用于决赛、而在半决赛中慢跑冲线的赛跑运动员相比,这有什么区别?

德瑞克·捷特(Derek Jeter)是一名职业棒球最优秀的击球手。在某些重要比赛的环节上,他有时成心击而不中,因为制造了暂时的失败,可能成为明智战略的最后胜利。回到休息区,还会得到队友们的赞扬。

就羽毛球而言,这几对羽球选手的最终目标是清楚的:赢得金牌。她们之这样做,无非是在尽可能长的时间内避免与最优秀的对手遭遇。在研究了在自己面前的几场比赛安排后,这几对选手看到了一个机会:她们不需要放弃任何东西,就有望获得一些重大优势。人们甚至可以说,她们如果不抓住这个机遇才是愚蠢的。

同样值得指出的是,所谓“始终全力以赴”的这个说法。这些都是西式的修辞。正如英国人在过去两周里急于提醒我们的那样,公平竞争和运动员精神的概念是在这里发明的。但是,那究竟意味着什么?费力赢得一场无意义的比赛,只为加大自己此后比赛的难度?

这几对羽毛球选手正是这样做的,而这一策略在每一个比赛项目中都得到了不同程度的运用。有时候,一名自行车赛选手会放慢速度,以帮助队友坚持到终点。有时候,一支篮球队会让不那么优秀的球员先上场,以便提高在下一个赛季得到较高选秀权的机率。

那些抱怨买票不是为了看这种表现的球迷,不会看到运动员眼中的大局。比赛选手的主要义务是利用对自己最有利的安排,赢得奖牌。她们为了在比赛中有出色表现而训练,但更重要的是,她们为了赢得奖牌而训练。周二,她们输掉比赛会赋予她们赢得奖牌的最佳机会。如果球迷们愤怒,发泄怒火的对象应该是造成这种情形的组织者,而不是运动员。

       诸位读者,这种“友谊第一、比赛第二”的宣传口号我已经听了几十年了。从宏观来看,它没错,放之四海而皆准,但从微观的个人和小组的比赛角度来看,当然是胜利第一,奖牌第一。中国奥运领导应该为中国女子羽毛球队去伸张正义,据理力争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