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郭琛 >> 详细信息

佛法與人生

热度0票  浏览196次 时间:2012年8月20日 10:18

 

    科技文明的進步, 使得「天涯若彼鄰」, 但因人們的私慾氾濫倒使得「彼鄰變天涯」。 傳統學校裡提供了學習許多求生謀財的知識, 教導了我們如何賺取錢財, 獲得想要人群中的社會地位, 但對於已得到超過生活所需的名利後, 而產生精神空虛的人群, 與更多努力工作卻得不到預期有的名利而產生焦慮的人群, 卻沒有提供其所需要的精神智慧。 造成今日我們擁有前人所無法想像的物質科技, 但少了所需的相對精神文明來平衡, 使得人們經常沈浮在空虛與焦慮之間。所以說現代人精神過得比古人煩惱, 難道這是處於現代文明下, 無法避免的宿命嗎?

    所幸人類的文明史上出現了許多聖人, 他們在精神領悟而解脫後, 無私地貢獻世人不同的精神食糧, 有耶和華的基督教, 穆罕默的依斯蘭教, 也有釋迦牟尼的佛教。當我們有困惑有煩惱時, 就依個人的機緣或習性選擇其一都是對心靈有益的。 條條大路通羅馬, 只要我們喜歡而認同, 它們就是最好的, 都能幫助我們轉苦得樂。深入後必能破除心中一分無明, 就能放下一分執著的重擔, 進而見到一分原本自性。在此放下執著的自覺過程中, 煩惱漸消, 清靜心亦自然呈現出來。

個人對佛法較其它宗教哲學熟習, 或可借此介紹佛學入門的不同途徑, 供大家參考選擇。佛在世隨緣並依弟子器根講法了49, 因此佛學浩瀚很難遍讀, 再則任何哲理落於語言、文字就是法相, 似乎看得到摸得著, 但所謂畫虎畫皮難畫骨知人知面不知, 佛法的領悟須將語言文字間的含意溶會貫通後, 才能領會一二。經書都僅能以法相描述法性, 而每本經書切入法性的角度不同, 描述的法相內容自然不同, 與其遍看群經觀熱鬧(法相), 不如一門深入探門道(法性)。一真法性猶如老子在《道德經》論述道家哲學一樣, 「道, 非常道, 不可道」, 雖然老子論述都是理, 諸理是依循道而生, 只是在不同狀況下呈現不同的面貌而已。試著由經書描繪的法相去領悟背後的法性, 達到《金剛經》所說「若能見相非相, 即見如來」, 法相猶如人身, 每一身相雖有不同, 法性即如來皆是相同。

事實上生活中、工作裡, 都存有哲理, 有人以精於書法, 能由書法中領悟了書法背後的法性, 有人精深太極氣功後, 亦能領悟出人生的大道理。 研究佛學亦是如此, 所謂佛法即生活, 依佛祖解說的理(法相)一門深入, 由此再三品味出其背後的道(法性), 佛說“一切法無有高下”, 登堂入室的門徑雖有千百條, 而抵達的堂室都是同一個, 若能一經通, 則百經俱通, 所有佛經不外乎是教導我們去除執著、分別與妄想, 而達到清靜、平等與覺悟的各種方便法門而已。

    佛學小乘經典是學佛的基礎, 講四聖諦、八正道, 依戒、定、慧三學程序, 修行自身心性。若能推己及人而存廣利大眾之心, 則加修波羅蜜六度的大乘經典, 行自覺、覺他的覺行之路. 依中國人的習性, 多屬大乘根性, 即具所謂的菩薩心腸而喜歡幫助別人, 但由於分別心的作祟, 都依人而為, 對喜歡的人掏心掏肺去幫助, 對於不喜歡的人就視若無睹, 以現代術語即是『對人不對事』, 而非「對事不對人」。另則有些菩薩心腸的人悲心雖足, 路見不平拔劍相助, 卻常因慧心不足而吃力不討好, 甚至受人冷嘲熱諷, 因而走得較辛苦些。所以大乘波羅蜜六度中, 忍辱修行尤是其修行的關鍵, 要想再精進、禪定而得般若智慧, 則忍辱修行是為考驗, 這是大乘弟子走入世路線, 在修慧尚未完成時, 同步做福慧並修時所面臨的困難, 為此台灣聖嚴法師有句名言:「歡喜做, 甘心受」是極佳註解。

    另外除大、小乘外, 尚有以藏傳佛教為主的金剛乘. 金剛乘更是以大、小乘佛經修行的基礎上, 須擇一上師親近學習, 並且通過無數次考核, 才得其上師口耳相傳密法. 因為修行遠較其它宗派完整而嚴格, 所以並非適合一般佛學根基的弟子, 故一般俗稱密宗, 有別於大乘的禪宗與淨土宗。

    對於發心行菩薩道的信徒, 在面臨外界種種考驗下, 如何讓此菩提心持續下去? 即是整部《金剛經》在談論的“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者,應云何住?云何降伏其心?”此為修行菩薩道最先所面臨的兩個問題: 若要堅持修行如何降伏驛動的心? 須將心何安住在那裡?

    若喜歡思考哲理者, 可選一部與自己有緣之般若經典, 時時刻刻思考佛祖開示的每一解說, 一遍又一遍地讓其哲理流過自己的骨子裡, 一次再一次地反覆洗淨自己的靈魂, 每一次都會有更深入的感受。菩提心應云何住?即是執著, 佛說應無所住而生其心。 但如何放下執著? 半部《金剛經》都談論此. 菩提心者云何降伏其心為何放下分別心就可以自然降伏其心?另半部《金剛經》都談論此. 《金剛經》說將心田擴大, 伏心猶如將野草般的妄念壓制下來而已, 其根仍深植八識心中, 惡風一吹妄念就依然竄岀惱人, 唯有以出離心做起, 角色互換而懷人溺己溺的心胸, 直到去除人我概念而不生分別心, 如此與塵同光就可達到無緣大悲了, 此即直接由發心、伏心而明心, 終會見道而達究竟菩提。 再如孔老夫子說“吾日三省吾身”, 即依所信的佛法來檢驗自己每日之作為。此為禪宗降伏心之法門, 禪定為核心, 忍辱為實踐, 理通了, 信就深了, 行自然就可遠了。最後只要一步一腳印地持續修煉, 分別心與執著心就不會困擾我們, 世俗的煩惱亦隨之日益減損。

    若不喜思考哲理, 而俱有過人毅力的感性者, 可選修淨土法門為主, 每當妄念出現時, 關閉六根隔離六塵影響而內觀, 以自身念力與阿陀佛之願力結合, 持名念佛來壓制妄念叢生, 直到定力出現, 而達一心不亂二念不生。所以菩提心應云何住?念阿彌陀佛. 菩提心者云何降伏其心念阿彌陀佛. 每當有情緒激動而過不去的時刻, 立即觀想阿彌陀佛之像, 口念阿彌陀佛之名不知其然但行其事, 就可避免造惡業結惡果, 往生更可帶業到西方淨土世界修行, 此為淨土宗殊勝降伏心之法門

當然以禪淨雙修, 結合了自力與他力的修行, 是我們眾生所應採取的修行方法。平日選一部與自己有緣之佛學經典, 細細品嘗體會以增上緣, 當為人處世遇到自力有所不濟時, 就以都攝六根, 放下無力承受的外緣, 持名念佛, 借助佛力助己度過難關。

若覺得人生步伐, 就是該卸下心頭的重擔時, 放下執著是修行的第一步, 不怕雜念起, 就怕覺心遲, 任何雜念起就立即放下此執著, 清靜心自然有了, 則逐日成就了人生的智慧。若能推己及人而兼善眾生, 再以不分別的心去幫助需要幫助的人, 當以覺他的作為時, 則平等心就能升起, 如此修慧之餘再修福, 妄想無明必就日趨淡薄, 而邁入了平等正覺的覺悟境界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