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呢喃细语 >> 详细信息

“六一”——我对儿子说的话

热度0票  浏览213次 时间:2012年7月20日 21:56

 

       儿子刚刚打来电话兴奋地告诉我:他已经通过了考试,那意味着下一步……是呀!听到这个好消息我放心了。悬在心头的那块石头终于落地了,一如过去所有的学期结束,这个假期可以按度假计划轻轻松松地玩了,无论我还是他,干什么都有心情了。
      他特意打来电话告诉我,在他的心里妈妈是他最为重要的人。我问他想吃点什么,犒劳他一下,他竟然告诉我:只想妈妈做的冷面,我痛快答应,中午回来就能吃到。到了德国吃遍天下餐还是最爱中国饭,在德国吃上可口的家常饭菜越来越少,经常没有胃口,就去亚洲店里寻找餐桌的饭菜。在亚洲店里我找到了南韩人爱吃的黑色粉丝。
忽然想起今天是“六一”儿童节——他不再过的节日,眼见他已经长大成人了,可是他在妈妈的眼里,永远是个长不大的孩子,即使你张罗为他做点什么,儿童节于他早已没有了概念,时过境迁,不禁心生悲哀。
       忆起儿时的他,经常因为我无法满足他的小小要求,而让他不高兴、不快乐,总是工作忙、时间紧、没兴致,总有那么多的理由拒绝他,那时他对我再有意见也没办法改变——中国人的国情:工作事业永远第一,家庭亲情永远第二的根深蒂固。到了国外才渐渐懂得的大道理,我们只能珍惜现在,活在当下,比什么都更为重要,哪怕多么微不足道的一道冷面。
       记得一次他发烧40度在医院过道上打吊瓶,东北的腊月严寒,大雪纷飞,零下30多度,他躺在我的怀里,我们互相身体取暖,烧迷糊的他昏睡过去,稚嫩的小手一直摸着我的前胸——尤其断奶以后养成的一个习惯,不再吃奶了但是要摸着入睡,才会睡得踏实、有安全感。开始我感到一股暖流进入我的裤管里,后来冰冷让我瑟瑟发抖,他尿在我的棉裤上了,看着儿子熟睡在我的怀抱里,那份安逸、依恋,真的舍不得惊动他,一动不动地坚持了2个小时直到最后静点结束,之后便轮我生病打吊瓶,差一点儿就要住院。
       那时的生活极其艰难,每天要骑自行车至少4、50分钟在上下班的路上、接送孩子去幼儿园和学校的路上,无论挥汗如雨的三伏天,大雨滂沱迷失双眼的多雨季节,还是秋后狂风掀掉帽子的秋季,雪后马路如镜面的数九寒天,汗里水里,泥里雪里摸爬滚打,艰难地驮着孩子在路上奔波。如同他成长的路上一般,与儿子在一起有含辛茹苦,
也有天伦之乐,有酸甜苦辣、喜怒哀乐,也有唇枪舌弹、悲喜交加,那段时间成为母子相依为命,彼此依赖、互相支撑的精神支柱,是我们在人生的路上一道走下去的勇气和希望,那是上帝对我的人生考验并赐予我感恩、感激之情怀,是我做为母亲最为之骄傲的资本和身心的感受。
       同时也深深地歉疚于儿子,忽略对他的关爱和呵护,本该给予他更多。到了德国以后才逐渐地体验和意识,人生幸福的真正含义所在,过去恍若昨日,他一下子成为一个大小伙子了,刚来德国的时候他还是个不懂事的小孩,贪玩不爱学德语,每一天都要监督他学习,不厌其烦地多说很多励志的话,他依然故我地玩遍所有的电子游戏,写作业、看电视同时兼顾,两不耽误,踢足球、演话剧、跳舞、健身、游泳等等没有他没有尝试过的活动。
       到了德国他如脱缰的野马回归了自然,如鱼得水般地快乐、自由自在,多数的时候是与同学和伙伴在一起,他生活的圈子越来越大,庆幸的是他一直生活得没有压力、身心轻松、自在,没有任何障碍地生活在德国,儿子的快乐就是我为妈妈最大的快乐,看在眼里喜在心头,我着实地为他高兴和骄傲!
      “ 六一”——我想对儿子说的心里话,也是我想对正在过儿童节孩子们的妈妈说出的话,孩子成长这段时间过得好快,变化得好快呀!稍不留意你就不再认识他们,千万不要抱怨你的付出和牺牲,孩子的快乐成长和对社会的回报,才构成母亲完整的人生和
昭显母爱伟大的人格。
       儿子,趁我们还有时间补偿和表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