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唐潮 >> 详细信息

德国腐败模式好在哪里?

热度0票  浏览415次 时间:2012年7月19日 20:48

 

        网上有个意味深长的笑话,曰上帝天堂的大门坏了,要招标找人修。德国人的报价是8980欧,中国人报价是15000欧。其中,修门的费用为3980欧,因为是中国人工便宜,中国施工单位“灵道”个人拿4020欧回扣,余下的7000欧就是给上帝的回扣。最后,上帝就把修天堂门的活交给了中国人。

德意志还是个廉洁的国家

       在中国,政府部门腐败的现象犹如我们呼吸的空气,你不呼吸就得“死亡”。也让没机会搞腐败的人怨气很大。如果陪中国商人去德国政府部门办事,如果流程不畅,中国商人都会习惯性地建议是否给办事的德国人送点钱或礼物,来加快速度。这套在中国屡试不爽的招数,在德国很难行得通,这个事实让中国商人往往一头雾水,不得要领。
       一来,德国政府部门办事流程的透明度极高,你只要按要求备齐材料,在规定的工作日内,均能搞定。二来,你能给的百来欧,相比他日后能拿的退休金来就啥也不是了。为点小事,你也不会去塞个万把欧元的。所以,你行贿的代价会很高,他搞腐败的后果也很严重,最严峻的惩罚就是被开除公职,被取消养老金,老来无靠,性质严重的还要蹲牢房。尤其是在德国经济不振,工作不好找的情况下,他的国家公务员的铁饭碗就真的太金贵了。德国公务员一般收入中等稍稍偏下,本来有13个月的工资,但因为政府开支紧缩,早就给砍成了12个月。这世上哪有不爱钱的?就看敢不敢拿了。
       早10来年前,在北德吕贝克(Lübeck)附近的一个小镇,有个外事局的公务员就暗中偷偷收钱卖德国签证。据说只要你把空白有效护照给他,交上8000西德马克,他就敢给你敲德国1年居留的图章。据说生意十分兴隆,因为钱多了,这位仁兄就经常去汉堡大陆酒店的赌场玩玩。因为压红黑特别输得起,就给税务局的人偷偷盯上了。最后东
窗事发,给开除公职,取消养老金,去蹲监狱。
     

       在德国做警察的全是公务员,是铁饭碗,但工资不太高,40岁左右的警察大叔一般月赚毛工资2300欧以上,相当于德国大学毕业生的起步价。前几年,某区有位警察大叔,老婆带孩子跟别人跑了。可他还要依照相关法律,从他那微薄的薪水中拿钱来补贴他的前妻和孩儿。有天,一时他的现钱实在周转不过来,就从路人拾得交来警察
局的钱包中,偷偷“借”了200欧,以解燃眉之急。四天后一发工资,他立马就把钱给偷偷补上了。但这事后来还是被人发现了。为此,他本人不光给开除了公职,还被取消了日后的公务员养老金。可怜的警察大叔悲愤交加,在法院上诉失败后,仰天长啸,猛然拔出手枪,冲自己脑门子就是一枪!白花花的脑浆,掺着殷红的鲜血,飞洒满地,现场十分惨烈!事后,同事们无不潸然落泪,女同事们,更是哭得黑天黑地的,热泪滚滚,想收,也收不住。就为了这区区200欧啊,就搭上了一条人命!您也可以想象,没有养老金对他的压力有多大。

廉洁是因为只精英腐败

       德国的腐败和新加坡或者香港的腐败很相似,是一种精英腐败,精英腐败是个高级活,一般老百姓看不懂,而且因为有相关法律条文的掩护,不会引起社会注意。腐败现象主要限制于一个很小的圈子里,主要是在法律的框架里运作,而法律的制定者本身就是精英圈内人。需要指出的是,西方普世值里面并没有高薪养廉这么一说。所
谓的高薪养廉的说法,本身就是一种政府官员滥用权力的表现,因为这个工钱的标准
是当官的利用手中的权利,自己定的。尤其是在新加坡和香港贫富差别越来越大的情况下,如果让选民真的有权投票表决的话,估计会把这“高薪养廉”给否决了。在本质上,高薪养廉也是一种精英腐败。毛泽东时代的中国,能够到搞精英腐败级别的人就
更是凤毛麟角了,所以让人觉得那个时代是穷,但的确很是清廉。
       德国的腐败一般人看不懂的,普通人的政治觉悟也低,报上喷什么,他就信什么。你比如说,德国北部有个小村庄,人口不到一万,居然硬给建了三条高速辅道。拨款是政府的钱,承包的是私人公司。这里面的猫腻,你懂的。德国有个卖保险的大老板,能有本事让相关政府部门搞个全民保险,并由他旗下的保险公司来主推这款产品,从中获利,一切均合理合法。但干过保险推销的都知道,产品卖得好的话,回报丰厚得你晚上睡觉想不笑出声都不行。
       医疗系统是世上最为腐败的系统之一,是个没有回扣就一事无成的行业,在德国是这样,在中国也是一样。最近,有2条新闻很是转动大家的眼球。一条是国内的报道,党妈在深圳市大张旗鼓地在医疗系统搞反腐,6月被立案调查的16人中,5名医院正副院长和4名科室主任因涉嫌贪污受贿罪给予以逮捕。如果这种医疗反腐运动扩大到全国的话,估计全国医院当头的会把中国的监狱给撑爆了。另一条新闻是来自德国的消息,德国最高法院BGH裁定德国医生拿回扣合法。必须指出的是,国内相关媒体在报道这条新闻时是有误的。因为这个裁决仅仅是针对自己开业的医生,所谓的自由职业者。在医院当雇员的医生,只要胆敢收任何回扣,可以被立马开除。据说在德国每年因为医疗界的腐败和回扣,每年光给法定医疗保险公司就造成50亿到180个亿欧元的巨大损失。有社民党SPD政治家想通过改变相关反腐败法律来制约自业的医生,但BGH现在的判决让人心灰意冷。
       德国医疗系统的腐败之水深,和中国绝对有得一拼。据德国国家2台去年爆料说,有种治癌的针剂,在德国每针的费用是699欧。制作这针剂的原料购自中国,每针的花费是仅仅1欧。有了超高的利润,钱多了,就能把德国政治家全给“买”过来,活动内涵极其不透明的院外集团,可以用钱买通各类“砖家叫兽”,做好各种鉴定,提着装满钱
的皮箱,专门搞定议员和政府相关部门的决策过程。在德国,议员大人接受10万欧以下的捐款是不需要公开的。在德国也有人建议通过立法来透明这些人的所作所为,但是难那,这帮人的势力太强大了,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彼得萨维吉 PETER SAWIKI,这位医学院的教授从2004年9月1日起,受德国政府委任,做医疗质量和节约研究所(IQWIG)的领导。他认为德国完全可以在现行费用条件下,搞好医疗改革,不需要从老百姓的口袋里无休止地掏钱来满足资本家的私欲。然而,因为他的改革方案是拿特殊利益集团开刀,所以等到他合同一到期,就给下岗了。萨维吉在德国国家一台专题节目《HART ABER FAIR》(严厉,但是公正)一针见血地指出,医药院外集团势力无比强大,能够影响一切,政治家,董事会,医药批号当局,医生行会,医生,甚至民间的自我治疗小组。这透明的阳光,还照不到这个阴暗的角落。在德国的主流媒体《时代周报》上,有人形容当下的德国医疗制度犹如当年意大利黑手党在西西里岛上开的自来水公司一样,收费很高,打开水龙头,里面的水永远是只流那么一小半。尽管如此,德国的医保比中国的医保好,尤其是在医保资源共享的公平上,比中国强千百倍。中国的医保资源分享和中国的贫富差距一样,大得让人绝望。

还是精英腐败的模式好

       以前,德国的药价可由药商自己定,想卖多少钱都行。要做到这一点,药商必须让相关法律制定者为其大开绿灯,做到政治家光看不管,医疗保险公司也是按单照付不误。德国开药房的就有本事让立法者以相关立法阻挡网上搞廉价药房销售。冠冕堂皇的理由是为病人安全着想,但实际上是为自己的钱包着想。就凭这儿丰厚的利润,还有什么搞不定的?这不是受贿贪污是什么?但谁也不用担心坐牢,因为符合法律的框架。当然,能真正从这种腐败红利中拿到大块甜头的绝对是医疗界的精英一小撮,大部分医务人员全是他们用来抵制任何改革的“陪绑”,尤其是一线低层医务人员,赚得实在太少了。一言以蔽之,没有德国政治家“护航”的话,德国医疗界就不能腐败得这么“爽”。腐败的死敌是透明,如果把药的出厂价和谁从中回扣拿多少的价格结构全给透明了,那这医药腐败恐怕就hold不住了,但问题是哪个政治家敢来当这个“包青天”?
       透明国际是个国际性NGO组织,主要调查的是政府部门的腐败程度。透明国际每年都要公布世界腐败指数报告,排位越是靠前,那儿的政府越是清廉。在183个国家中,2010年德国的排位是第14位。中国的排位当然就比较靠后了,但还不是垫底的,和最差的比,还是挺好的。客观地说,德国的精英腐败范围比较小,很隐蔽,其民怨就不像中国这么大。现实一点的话,希望中国能早日摆脱落后的腐败模式,多搞点老百姓看不懂的精英腐败。既然腐败不可消灭,那咱就退而求其次吧。如果只搞精英腐败的,估计中国的排位也能进入前30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