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唐潮 >> 详细信息

西方资本主义为什么要学中国?

热度0票  浏览264次 时间:2012年7月19日 14:23

 

        最近看了2本书,一本是莎拉• 瓦更柯奈西女士Sahra Wagenknecht写的《Freiheit statt Kapitalismus》(为自由而放弃资本主义)。莎拉是德国左党Die Linke领袖之一,长得挺好看的,就是最近有点显老,估计都是新男友拉芳庭老头Lafontaine折腾得太猛,这位70岁的老政客是德国左党Die Linke建立人之一。莎拉认为,现行资本主义发展模式已成为人民追求自由,民主和共同富裕的绊脚石。
       有人挪揄道,只听说过为自由放弃社会主义,还没听说过为自由要放弃资本主义的,够新鲜的。另一本书题为《Maonomics: Why Chinese Communists make better capitalists than we do》(毛式经济 : 为什么共产中国的资本主义比我们搞得好),是经济学家和新闻记者罗蕾•纳普蕾尼女士(Lorretta Napoleoni)写的,她是意大利人。

        现在有许多西方达人都在为病入膏肓的西方资本主义制度开药方,有点病重乱投医的状态。我认为西方资本主义的成功就在于它相对无限的自由空间和金钱万能所带来的动力,西方资本主义的失败也在于它那相对无限的自由空间和金钱万能所带来的贪婪。从感觉上来说,西方资本主义现在最大的问题有两点。其一,以生产增长率做为
西方发展支柱的做法很不真实,很难维持。德国有句老话,树再高,也是长不上天的。在西方达到战后经济繁荣定点之后,经济增长率主要是靠印钱借债来维系的,结果如何大家也都看见了。每年一定都要有几多增长率的说法,在现实中就犹如搞中国式大跃进,目标很难实现,特别是在经济发达和饱和的西方地区。其二,解铃还得系铃人。目前的经济危机局面,主要是因为西方政府对金融势力的失控造成的。解决当前问题的关键是要打破西方金融势力凌驾于民选政府之上的政治格局。金融势力的过于强大是西方现有危机之根源。

都是虚拟资本害了西方

        自从70年代西方觉得这美金和黄金挂钩的国际货币制度太郁闷了,就放弃了现在看来还相对比较靠谱的布雷顿伍德体系(Bretton- Woods- System),说白了就是让西方金融可以放量印钱了,以便撑起70年代后西方资本主义的虚拟繁荣。借债度日,刷爆信用卡,疯狂的提前消费风行西方。美国政府的欠债已经超过15万亿美金,估计是三辈子也还不清。但是有人算过,美国金融世界凭空印出的“有毒”金融衍生产品居然价值350万亿个美金。问题是你上哪里去找来这么多的傻瓜,自愿把这些价值350万亿的“毒药”给吃下去?

       手法之一,掏空养老金。你看看德国Lebensversicherung的悲剧,本来这个养老理财产品的用意是让人每月存钱养老,通过高利息的回报,好让人老来有所可养。这样的养老计划在税务上也的到国家的支持,所以这产品是德国人几乎人人一份。但现在钱印的太多,央行的利息几乎等于零,本来老来有所回报的产品,如果扣除通货膨胀
率的话,居然变成了负回报。二来,在股市疯狂的年代,有赚门瞄准养老金的理财产品,让你把这个钱的全部或部分投入股市,寻求更高的回报。结果如何,相信不用我画蛇添足来赘述。

        因为钱印的太多了,加上领钱的比交钱的多,西方的养老金体系也几乎被淘空。估计大家都注意到了,现在西方国家的退休年龄在不断往后推,69岁退休在德国是势在必行的事。这件事说明2点,其一,我们的养老金制度实际上早已hold不住了,德国这个体系的四分之一据说来自政府拨款。其二,这个制度希望我们一退下来最好马上就驾鹤西去。有人说,这样最倒霉的是穷人,因为劳累过度死得早,交的钱算是便宜了长寿的富人。当然,做人你一定要相信船到桥头自然直,不然你会被未来活活愁死的。现在很多西方退休老人在打零工,干点力所能及的活并不可怕,而且有益于身体健康,可以少得糖尿病。
        手法之二,对英美金融势力来说,其他国家就成了他们虚拟资本市场的提款机。利用可以无限量印美金的霸权大搞金融战。他们就可以不费一枪一弹可以把俄罗斯,东南亚乃至全世界的财富洗劫一空。利用金融战,他们可以决定世界原材料和商品的定价权,把其他国家变成盈利极少的廉价商品生产国,与此同时还可以来指手画脚地说
你人权太差,引发你国内政治动乱,用他的纸币换走你的真金实银。
手法之三,里应外合,逼良为娼,毁灭国有银行系统对金融市场的控制权。本来德国金融有个类似国企的Sparkasse系统和Landesbank系统,能让政府协调和控制资本市场的运作。 国企银行的主要任务是稳定金融市场,不是为了像私人投资银行那样,为了盈利不惜上任何绞架。最近美国大摩投行的投机巨亏就再次印证了马克思对资本主义贪婪属性的描绘。这也从反面印证了,没有管制的金融世界是多么地可怕。
       本来这个Sparkasse系统和Landesbank系统就像只家猫,任务是捉老鼠,可人硬是有本事让家猫上山打老虎,最后的下场当然是猫给老虎吃掉了。现在德国这些曾经国有银行系统的覆灭就是这种情况的真实写照。本来威名赫赫的West LB现在给人除名摘帽给解散,变成了个名叫PORTIGON的四不像股份公司,在平庸中默默死亡。最惨的
是巴伐利亚的HRE房地产抵押银行,在某国际金融精英领导下,大量吃进美国“毒券”,最后把HRE的德国人悉数“毒倒在地”,HRE损失超过1千多个亿欧元。实在玩不过人家的德国政府干脆在09年把这家的银行给收归国有了。因为这个精英哥是个犹太人,所
以就有酸溜溜的德国人聊以自慰地说,也罢,就算咱的钱用在了以色列身上,尽到了咱德国人的历史义务和历史责任。这个HRS去年又亏了100个亿欧。
        手法之四,把民选政府绑上债务的战车。最近看了个德意志银行如何在全世界用毒券“坑爹”的深度报道。在利润的诱惑下,银行居然让地方政府用贷款或其所能支配的基金也来加入买进“毒券”的行列。整个故事有点像中国的小会计动用上亿公款去买彩票,想的是必会中奖,然后再把钱还上,这叫借鸡生蛋,嘿嘿。只不过,这德意志银行忘了马王爷是三只眼的,忘了谁是这个世界的大哥!各个巨亏的地方政府纷纷上法庭控告德意志银行的“欺诈”罪行。尽管德意志银行前老总阿克曼嘀咕说,这叫神马德行,赌赚了就眉开眼笑,赌输了就说我欺诈!因为全世界所有电子邮件都要经过美国的网根,所以美国人有全给留底稿特权,就凭这些底稿告倒德意志银行是易如反掌!
在危机爆发前,德意志银行的王牌交易员早早地就在期货市场为“毒券”交易的失控做好了压跌的寸头,按西方雇员习惯,这些邮件均会打印留书面记录的。因为阿克曼的睾丸是被别人握着,所以他只好吃下这个哑巴亏,让手下用钱来尽力达成庭外调解。
        所以要做缺德的事千万不能要用电子邮件!
        英国央行发表的最新研究报告表明,现实证明现有的金融体系不如原来的布雷顿伍德金本位体系,无力维持世界金融的稳定,到处引发经济危机和政治危机,必须改革或者说必须加以监管。对现行西方资本主义最为失望的是西方年青的一代,艰难的高失业率,被压得偏低的月薪,高崎的房租让人简直要发疯!西方有人认为,这年轻的一代,因为社会资源享用的不公平,将会是西方社会茉莉花革命爆发的主力军。问题是西方还能回天有术,阻挡未来社会革命的爆发吗?
西方要学中国了?

        莎拉姑娘认为应该将大的金融银行和机构统统国有化,或部分国有化,将对金融的控制权重新交回到人民的手中。只有这样才可以斩断金融资本用来控制政府的黑手,扭转现在国家为借钱给金融寡头付高息的局面。可以大力度限制虚拟资本市场的活动,让虚拟市场资本只在阳光下运作,严格控制银行的本金和放贷能力的比例。可以重建代表人民利益的国有银行对金融市场的主导地位。莎拉姑娘说的在西方是不大可能实现的梦想,但正是中国目前的强项和现实,铁手腕的大政府,国有银行的金融主导经济。遥想当年,朱镕基立竿见影搞定海南房地产危机的招数,就是先把四大国有分行的老总给抓起来,把资金链先给掐断了。这也是那位意大利纳普蕾尼女士在《毛式经济》一书中,对中国体制最为欣赏的地方,这也是中国还没有出现金融失控的主要原因,也是最值得西方现在学习的地方。世界经济中心正在东移,可西方许多人受媒体误导,还在不知天高地厚地甘做井底之蛙,犹如清末留着长辫的中国男人。

        近来央行往下调整了点利息,于是又有不少中国人在赌房地产火红时代的再现。这就是虚拟金融市场的可怕之处,因为多印的钱不是流向实业领域,而是集中流向高利润的虚拟资本投机领域,比如房地产,对人类社会发展造成的破坏力是显而易见的。
        既然搞房地产就可以赚得这么爽,谁还会去做制造实业?更为可怕的是,房地产价格一倒,银行坏账一多的,这中国的金融就会失控,国家就会一片混乱。美国也许乱得起,但中国乱得起吗?也许,私人银行能付的利息会高一点,但比起你以后必定要填他们窟窿时要付的代价来说,绝对是捡了芝麻,丢了西瓜,犹如现在温州的滚雪球游
戏,最终倒霉的还是你老百姓。
        世行的佐利克不久前就在北京劝中国人模仿英美大搞虚拟资本经济,为极少数人利益让中国走向不归路。如果将中国经济未来的发展依托到虚拟资本市场上。这无疑形同饮鸩止渴,难道西方衰落的下场还不够教训深刻吗?扪心自问,我们现在有本事用所谓的金融衍生产品或“带毒”的债券放倒西方人吗?中国人在这方面的智商能和犹太精英哥比高低吗?再说,连自己经济都搞不好的洋人,如果真有什么锦囊妙计的话,为什么不先用来救救自己?现在连美国的奥巴马都要给自由美国搞点社会主义,搞全民医保,为什么我们还要死揪着那个已经失败的西方自由资本主义模式不放?中国是要改革,但完全照搬西方资本主义对中国不合适。中国目前就只能搞具有中国特色的的社会主义,即社会主义为主,资本主义为辅的体制,《毛式经济》称之为Commi- Captalism,共产式资本主义。我不知道《毛式经济》的作者是否欣赏“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的说法,但是她知道,一个有将近14亿人口的大国,中国经济的成功绝对离不开红色共产式的管制,没有这个红色,中国将犹如西方一样地失控。只要不失控,中国的崛起就没有任何悬念。我觉得中国现在要学西方的重点,不再是如何没有道德底线地赚钱,这个俺们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而是要学西方如何仁义缩小贫富差距的曾经辉煌,早日建成成本可控的中国社保体系,给为了少数人的利润而成本失控的西方是社保体系做个榜样。

        有人觉得党妈指挥枪和军队国家化的差别很大。那您说美军是在为1%的富人打仗,还是在为99%的人民打仗?关键要看哪个是真为人民服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