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刘倚天专栏 >> 详细信息

中国人有必要仿造外国小镇吗

热度0票  浏览738次 时间:2012年7月03日 09:55

 

新天方夜谭,仿造外国小镇

 

中国人的仿造和剽窃能力之强,可以说在全球绝无仅有。每年德国人颁发的“金鼻子剽窃奖”大都被中国人荣获。小到服装鞋帽、日用品、电器,大到机器、汽车、飞机......中国人仿造的对象几乎无所不包。更有甚者,中国的大型企业、重要产业都掌握在政府手中,因此中国最大的仿造是政府行为这些政府背景的仿造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日前,中国五矿集团在广东贫困地区之一博罗县仿造的一个名为“五矿哈施塔特”旅游小镇的地产项目的落成引起轩然大波。哈施塔特(Hallstatt)是奥地利一小镇,位于维也纳和萨尔茨堡之间的阿尔卑斯山东麓,它因优美的自然环境和建筑而入选《世界文化遗产名录》。

 

一年前,五矿集团斥资600亿元人民币,打造集休闲、渡假、购物等功能于一体的“全国首个奥地利风格的旅游独家风情小镇”项目时,已经引起国内外各界的争论,至今争论声日大,否定之声越来越占上风。据称,“五矿哈施塔特”的仿造相当逼真,街道的长短、房屋的大小、内外结构、甚至阳台上的花、街上的树木都力求与哈施塔特一样。为追求真实,五矿集团甚至挖了个人工湖,只是只有奥地利那个湖的五分之一大,而且水是浑浊的。

 

    然而奇怪的是,被“侵权的”奥地利方面对如此疯狂的盗版行为没有质疑,反而大为感激。今年61日,当奥地利驻广州总领事馆商务领事伍骏霆和奥地利哈施塔特的镇长亚历山大·斯约茨 (Alexander Scheutz)应邀出席“五矿·哈施塔特”文化交流活动,出席共结友好小镇签约仪式。美联社评论说:在以盗版知名的中国,克隆哈施塔特树立了新的盗版水准。

代表奥地利政府的伍骏霆说:“作为奥地利公民,我们对在地球的另一端有一个奥地利风格的小镇感到荣幸”。伍骏霆说,2005年,只有47个中国人到过哈施塔特,而在“抄袭”争议出现的2011年,数字暴增到8700人,增长了185倍,大大超乎想象,也给该地区带来了重要的经济收益,奥地利方面愿意此经济效益持续下去。显然,中国人花大价钱,弘扬奥地利民族文化,并带来经济效益,作为意外的受益者,奥地利人何乐而不为呢?在持续的经济效益面前,知识产权变得一文不值了。

剽窃者下流,受害者无奈

 

    哈尔斯塔特是奥地利一个非常传统的地区,高山和深谷将它与外界隔绝。小镇的居民只有9百多人,民风淳朴,绝大多数依靠旅游业为生。

“五矿集团”对哈施塔特的仿造经过精心策划。在长达三年的时间里,“五矿”派出工程师等专家,假扮游客到访哈施塔特,对镇上的每一栋建筑、每一条街道做了全面和仔细的拍照,而村民们对此一无所知。20116月,一名参与该工程的中国人住在Monika Wenger太太的旅馆里,无意中向Wenger展示了本应保密的工程图纸,说这家有400年历史的旅馆和其它地标都将原版复制,当地人才知道自己被仿造了。Scheutz说,他看到那些图纸的第一反应是极为震惊,“自己在与眼前的事实斗争”,他愤怒地发誓要阻止中国人的仿造工程。然而,在地球那一边,工程早已在2个月前开工了。Wenger太太说,绝大多数与她交谈过的村民都“非常愤怒”,“不是因为被仿造,而是采用的这种下流方式。”她对记者表示,“当你发现自己在几年的时间里被人偷偷地测量、拍照和研究,我不喜欢这样。我希望他们能堂堂正正地接触我们。”“有400年历史的旅馆是我私人的艺术品”,“然后一个人跑来这里复制它,在我看来,这就象一个人在剽窃别人的作品。”
  
但是,村民们也认为中国人的仿造可能给哈施塔特带来商机。一个旅游纪念品店店主说:我们很高兴他们发现我们这里美丽,并且加以复制。哈尔斯塔特镇长Alexander Scheutz形容该工程计划是对我们村庄的一种赞美 Wenger太太认为,至少一些看过假冒哈尔斯塔特的中国人希望来看看原版。

实际情况怎样呢?五矿集团的广告说:仿造的哈施塔特将是一个人口密度低的高档住宅区,欧式建筑环绕在湖光山色之中,区内将兴建一条商业街,街上是原汁原味的奥地利小镇。但是在博罗县的施工现场,完全看不出来这个山寨版能接近原版的美丽。虽然当地也是山区,但看不到阿尔卑斯山的皑皑雪山和森林,以及旁边清澈的湖泊。那个人工挖掘的水池将是一片黑绿,水面浮着几条死鱼。

要抵达山坡下假冒的哈施塔特,需要穿过一段尘土飞扬的简易公路。

    博罗县罗阳镇当地人向媒体爆料,五矿建设为了开发这个小镇项目,在当地大肆破坏生态环境,原生植被被大量砍伐,厚大的山体被爆破,开挖出一个个大坑,裸露出大片黄土。然而,博罗县宣传部官员表示:五矿建设是上市公司,整个项目都是依法依规办理的,目前并没有接到这方面的投诉。她还强调,在博罗县,破坏生态环境是不允许的。

    从经济效益来看,尽管发展旅游小镇可能带来就业机会和增加经济收入,但是利润大都会落入开发商和政府手里,现实与村民的期望之间存在着巨大的的差距。

哗众取宠,遭致非议

 

    “五矿哈施塔特”项目实施中的的不道德手法和破坏行为遭致国内各界批评。项目虽然仿造了皮毛,但是文化习俗、宗教、语言等方面是无法复制的。还有,博罗地处亚热带湿润地区,奥地利是内陆山地气候,自然坏境相差甚远,简单地仿造奥地利小镇显得很无厘头。从旅游的角度来看,它不过是一个局部放大版的深圳“世界之窗”。但是今天的中国早已不是80年代的中国,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出国旅游,他们的足迹遍及地球上每个角落,那些没有内在的文化关联的假冒的东西对中国人已经失去吸引力。在“五矿哈施塔特”之前,成都有以都切斯特(Dorchester)为原型的山寨版英国城,上海附近有山寨版的泰晤士镇(Thames Town),广州有仿造的巴厘岛度假山庄。这些仿国外建筑的项目,刚刚推出时,有一定的新鲜感,也许吸引一些人来看个新鲜。但是没有内在的文化生命力,它们就是一堆空洞乏味仿建筑,基本没有可持续性。也许比较合适作为婚纱摄影的外景地。

国外的小镇建筑可以仿造,人们的思维、行为方式、风俗习惯等文化现象则无法被仿造。而仿造的东西更会激起人们对原件的兴趣,并尽可能去亲身感受。中国人到访哈施塔特人数的激增就是最好的佐证。

 

家有珍宝美玉,何必崇洋媚外

 

更可笑的是,被仿造的国外景点,大都精雕细琢,历经数百年的沧桑,积淀了很深的文化内涵。而中国人的仿制品,大都做工粗糙,连外形都抄得不像,更别提里子了,除了哗众取宠,没有什么价值。这种随便照搬一下欧美建筑样式就能取得成功的模式,凸显了中国房地产文化的急功近利和病态心理。实际上,中国有一些优秀的历史古镇,别具特色,中外闻名。比如江苏的周庄、同理、浙江的西塘、乌镇、湖南的凤凰、芙蓉、山西的平遥古城、云南的丽江古城等。中国人为什么不呵护好自己的古镇,而去仿造西方人呢?

 

 

这里要提一下中国的租界建筑。清末鸦片战争后,上海、天津、广州、青岛等城市建了西方列强的租界。天津历经600多年的建城史近代租界城市规划发展,出现了一大批具有较高的历史、文化、科学、艺术和人文价值并反映时代特色和地域特色的建筑和著名建筑师的代表作,市中心城区形成了包括法国意大利、英国风格等在内的浓郁的异国风情以及民国时期的建筑风格,具有与中国其他城市具有截然不同的城市风情。天津保存着中国最大最完整的欧美建筑群,号称“万国建筑博览会”。解放后尽管受到一定程度的人为破坏和地震等自然灾害,但是大都保存下来。近年来,天津认识到这些文化遗产的珍贵性,依照“修旧如旧”的原则,对租界建筑进行了全面的整修和保护,那些极具价值的租界建筑得以焕发容光。

    假的做的再好,也是假的。然而,在模仿和抄袭方面,中国人绝对是自信的:“大胆地造假,让别人说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