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关愚谦·说东道西 >> 详细信息

埃及啊!埃及!我的非洲故乡民主啦!

热度0票  浏览338次 时间:2012年7月02日 10:52

 

 

    也许有的读者会讥笑笔者说,关愚谦自作多情,现在埃及大选刚结束,他又和埃及扯上关系了。 唉!如果你是这么想,那真是冤枉。说来话长,笔者受苦受难,不但在埃及住了一年多,而且被打入十八层地狱,和同时囚禁在英造最大的监狱里和穆斯林兄弟会人士交了朋友。

 

有史以来第一个民选大总统

 

    624日下午,埃及宪法法院院长、最高选举委员会主任、前总统穆巴拉克的手下——法鲁克.苏尔坦慢吞吞、不甘情愿地宣布,穆斯林兄弟会下属的自由与正义党主席穆罕默德·穆尔西赢得大选胜利,获得51.7%的选票,以优势击败了前总理沙菲克,成为新任埃及大总统。

    此言一出,集结在开罗中央广场的几万民众,高歌起舞,大放鞭炮,欢庆胜利,连我这远在波罗的海一角的华人也为之兴奋不已。因为此次民主大选,是埃及有史以来第一次民选出来的总统。

    笔者在埃及亲眼所见,这半世纪以来,政府一直是掌握在军人手中,当官的大多数是贪官污吏,为所欲为。在监狱里囚禁的“犯人”绝大部分都是反贪官、反饥饿的贫民百姓。伊斯兰教义成为他们唯一的精神寄托。他们选择伊斯兰教人当总统又有什么错?西方一些报纸又开始教训埃及人了,柏林《每日镜报》等大报公开怀疑新选上的大总统,是穆斯林兄弟会的傀儡工具,会给国家、妇女和孩童带来灾难。他们从来不问一问自己,你们西方国家把基督教带到非洲四五百年,把油水榨干,至今老百姓仍饿尸遍野。正如南非大主教图图所说:“五百年前,你们西方国家来非洲,手上有圣经,我们手上有黄金。五百年后,你们手上有黄金,我们手上只有圣经”。

 

新总统穆尔西博士和穆斯里兄弟会

 

    新选的总统穆罕默德·穆尔西博士,是一名草根贫民出身的大学教授和政治活动家,在开罗大学获得工程学学士和硕士学位。1982年去美国深造,获美国南加利福尼亚大学工程学博士衔。回埃及后,他先后多次当选埃及人民议会议员,2005年成为穆斯林兄弟会最高决策机构指导局成员,在穆巴拉克时期曾经两次被监禁。由于他支持改革,尊敬伊斯兰传统,所以赢得了宗教势力选民的支持。20114月底开始负责组建自由与正义党,打着反对独裁、争取民主、改善民生、惩治腐败的口号,并向社会自由派以及基督教科普特人民保证,上台后不会对他们实施伊斯兰教法。从而获得了广大草根百姓的支持。除了工人农民外手工匠、小商店主、摆摊贩也都是他的支持者。军方不得不接受这既定的事实,表面上承诺630日前向民选总统移交权力。
   
穆尔西总统有穆兄会的背景是公开的。在埃及我邂逅了一位穆斯林长老,他说:这个组织是一九二八年在英国殖民期间,由埃及爱国志士自发组成的,开始宣扬政教合一的伊斯兰国家运动,领导人为哈桑·班纳。他们最初的目的是要促成伊斯兰教向现代化转轨。他们到乡村去办学校、建医院,反对殖民化教育和不受宗教约束的世俗化教育,主张改造和纯洁伊斯兰教。他们深受穷苦穆斯林的爱戴,其影响力扩及到其他阿拉伯国家,如摩洛哥、突尼斯、黎巴嫩、叙利亚、苏丹以及巴勒斯坦等。这下英国殖民主义者害怕了,他们想尽办法打击、抹黑穆斯林兄弟会。一九四五年二次大战结束后,穆斯林兄弟会的影响越来越大,要求英军全部撤出埃及,并取消一九三六年埃及和英国签订的卖国同盟条约,从此她被西方称为极端民族主义分子。一九四七年,英美在联合国大会上支持犹太复国主义者,成立以色列国,以色列在英美支持下,和阿拉伯人之间矛盾日趋尖锐,穆斯林兄弟会一直站在阿拉伯人这一边反对以色列的占领,因而英美等西方国家永远把穆斯里兄弟会看作是极端主义者。

保守的文化习俗怎可能一下改变

 

   “其实,穆斯林兄弟会成员并不像狂热的酋长带着一批同样装扮的随行者那样的人”,西方记者罗伯特、德莱弗斯这样说,“真正的穆斯林兄弟会会员,他们的双手不会被杀人放火这些事所玷污,因为他们的幕后是神秘的银行家和金融家,都是些阿拉伯、土耳其或波斯的名门望族。总之,兄弟会可能控制了几百亿美元的流动资产,每天手上有数十亿美元在流通,从石油贸易到金融买卖,甚至到毒品和非法武器经营,销售,和黄金及钻石走私;他们是强大的世界性金融帝国中的一员, 在瑞士银行帐户和象迪拜,科威特和香港这样的离岸天堂,都有他们的存款。

    必须承认穆斯林兄弟会仍是一个保守的组织,行为还处处受到宗教教义的约束,它已无形中成为不是法律的法律。笔者认为,这是很自然的,在极权的反对势力的统治下,只有严厉的组织约束和内部的严肃纪律才有战斗力。但是当今形势变化了,穆斯林兄弟会成为埃及第一大党。《柏林晨报》大字标题写道:“新埃及总统是穆斯林兄弟党的傀儡”。这种带有人格性侮辱的批评,我坚决反对。难道,默克尔和基督教民主党其他领导人交换意见也是“傀儡”。我肯定,针对西方任何国家领袖,该报编辑都不会用这样的字眼。这是他们对第三世界国家的一种习惯性的鄙视。但另一方面,我也相信,这位新选出来的总统当然会和他的党友商谈国事。据埃及报纸报道,穆尔西总统是一个谦虚内向的学者,不会夸夸其谈,他并没有竞选总统的野心,是被穆斯林兄弟党领袖们硬推出来的。目前,要他完全独立领导这么混乱的、一个有八千万人口的国家,法律又不健全,必然会困难重重。靠一个人的智慧是不够的。

    此外,国民也必须留给他们充分的时间去自行调整。英美帝国曾企图用军事压力,用外来的文化来改变一个民族千年留下的习俗,历史上已经证明是行不通的。中国革命六十年后的今天,中华民族的传统旧习俗在各地又都复燃,可见它的顽固性。

与以色列和外国的关系

 

    目前,新总统穆尔西不但面临埃及军方顽固不化的压力,同时对如何处理以色列这个虎视眈眈的近邻,也是非常头痛的事。前总统穆巴拉克是完全亲西方的,在对待以色列上,一直委曲求全,出卖了不少埃及和巴勒斯坦国家的利益。新上台的穆尔西总统和加沙地区反以色列的领导人哈马斯据说是哥儿们,关系非常好。当穆尔西当选总统,各国首脑都纷纷发电祝贺时,唯有以色列总理只谨慎地公开表示愿继续合作。原因是,在穆尔西的竞选纲领上,他多次批评以色列的对外政策。德国几家报纸都对以色列和埃及的关系表示悲观。以色列哈列兹报描写埃及新总统当选是“阿拉伯春天的到来,以色列冬天的降临”。

    我一方面尊敬古兰经,尊敬阿拉伯人,另一方面,在埃及经常听到这句话:“谁给我钱,谁就是我的爸爸”。美国的一个长期在阿拉伯国家工作的外交官亲自对我说,世界上最容易用钱收买的官员就是阿拉伯人,见钱忘义。因而许多埃及人都不愿意承认自己是阿拉伯人。我衷心祝愿,埃及民选的新总统将会是一个廉洁、讲正义、民主、用人唯贤、为老百姓谋福利的国家领导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