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德国小镇 >> 详细信息

Bad Dürrheim:享受黑森林里的矿盐浴

热度0票  浏览563次 时间:2012年7月02日 10:03

毛栗子

 

若你来德国南部旅游,一定会在路上见过那种专门运送Bad Dürrheim矿泉水的货车,车上面画着个美女,唇红齿白,桃花笑春风般地甩出无数小水珠,仰头痛饮冒着泡儿的矿泉水。那里的矿泉水质优良,价格自然也贵,但凭借着德国人对身体的健康及保养的重视,再贵,也卖的很俏。

一次,朋友送给我们两张Bad Dürrheim的盐浴券,我才知道,除了有矿泉,那里还出盐。去年年底,我们揣着那两张券儿和一脑子矿泉盐浴如何好的信息,驱车来到了离弗莱堡(Freiburg)六、七十公里远的Bad Dürrheim,然后便身体力行地获知了不少宝贵的人生经验。

 

01

 

Bad Dürrheim是个疗养康复之地,因此那里的很多软硬设施都是悉心为休养生息者着想,这在德国并不不少见。那里之所以成为疗养的地方,是因为1822年在地深345英尺的地方发现了盐矿。最初人们只把盐当作食用品,吃吃了事,直到1851年,才开始把盐用于治疗康复领域。随着第一个为孩子而建的盐水浴池,到今天设施现代的矿泉盐水浴,Bad Dürrheim,黑森林唯一的盐浴矿泉之地,利用自己的天然财富,逐渐发展成为德国著名的矿泉盐水浴疗养之地。我和先生都不是林黛玉似的的人物,一天到晚伴着药锅子度日,相反,经常喜欢表现出自以为是的健康状态,因此对Bad Dürrheim这个著名的治病盐池子一无所知,嘴上我们衷心地感谢朋友的馈赠,内心却暗自有些不屑。我们在网上挑了家看上去僻静的旅馆Haus Baden 定下了房间,然后便完成任务似的,驶向了黑森林。

 

那天天气很糟糕,甚至可以说挺险恶,大雪在大风的夹裹之下肆虐地横行,天空、山林一片混沌,气势逼人。先生一边小心翼翼地在山道上开,一边儿恶狠狠地发着牢骚,“这样的天气往山里走,也就只有咱俩这样的傻帽儿!”但当我们到了Bad Dürrheim的边界时,风停雪住,天净如洗,蓝得沁人心肺,群山草场上覆着洁白如云的雪,阳光下一片耀眼的白茫茫。我们着了魔般地下了车,走进白雪皑皑的世界,纯净、冰凉的空气扑面而来,顺着毛孔挤进身体,只觉得体内流淌着一股极清澈的水流,所有的苦闷与不快被冲得无影无踪。黑森林的魅力是那般的强大,在他的震撼之下,我们甚至不敢出声,心怀感动默默无语,只听见脚下的雪轻轻地唱着。

Bad Dürrheim 是个人口一万多的小城,很快我们就找到了Kapfstraße街上的旅馆Haus Baden。四周的环境的确十分安静, 而旅馆的主人Kotzur 先生,绝对一副好好先生的模样,仅此两点,就十分中我之意,我是个好静爱和平的人。在那里的几天,我们开车在周边地区游逛,傍晚时分回到旅馆,安安静静地喝着酒,没有人世的喧哗,没有网络的骚扰,看着电视里正播放的动物世界,感觉人在天堂似的。我们的旅馆房间11号在走廊的尽头,独占一隅,不受其他人的打扰,从房间的窗户向外看,一片白雪覆盖着的草场,一株白桦树上挂着的鸟窝,一道木篱无言地立着,都画一般地镶进了窗框里。就这样神仙般地住了好几天,直到临走的前一天才去Solemar(拉丁语 盐海)泡盐浴,完全忽视了我们的最初动机。

 

Bad Dürrheim真的很小,从旅馆到盐浴Solemar ,步行不过十分钟而已。我们的券是全天候的,只要你愿意,可以从早泡到晚,各种汤池、桑拿均可享用。盐浴厅里,大池小池无数个,最大的池子还室内外联通,穿过一道软塑料片组成的门,就能进入露天。池子旁立着牌子,标明盐的浓度,水的温度,和对症的疾病;池里的水按照设计好的程序,一会儿这里冒泡咕嘟着,一会儿那里劈头盖顶浇下来,十分的热闹。尽管我们一开门就来了,但因为是节假日,后来之人接连不断,大小汤池都拥拥挤挤。场内的人们,各种年纪都有,但六十岁以上的人肯定占了半数,不知是否受我偏爱的缘故,相比之下,我先生看上去竟是最出色的男人。我与先生,在一个锅里搅来搅去的混了近二十年,搅得都觉不出彼此的好歹,那天进了盐池子后,无论在水里游还是在地上走,无论是外表还是气质,我先生都显出气度非凡,看得我不住地谴责自己:有这么个男人在左右守着,以前怎么就没当回事儿呢?!

因为泡池子的人太多,我和先生就去了桑拿区。我从未进过公共混合桑拿,但知道那里那女老少都要赤条条纯情写真,不知道从未在公共场合写过真的我会有什么反应,只是忠心不二地跟在赤条条的先生之后。当我融进了一群群赤裸的人体中时,发现自己什么反应都没有。所有人都如同超市架上地冻鸡,袒露着白花花的肉,要是有一只带毛的鸡混在里面,反倒扎眼。我当时就对随大流的轻松与简单有了进一步的体会,只要不逆潮而动,哪怕向世界展现你的最隐私之处也无人过问。我挺胸抬头和先生在一堆堆冻鸡里款款而行。

在桑拿房里,一个七八十岁的老头儿穿着短裤进来了,坐在里面的另一个七八十岁的老头立刻气势汹汹喝道:“这里不准穿衣服,出去!”穿短裤的老头儿慌不择路颤颤巍巍地退了回去,里面那位仍旧不依不饶地继续呵斥,看得我一阵心酸。或许那老人的枪蛋出了问题不愿让人看见,穿条短裤又能如何?都是老人,都是男人,怎么连这点恻隐之心都没有呢?男人啊,不论小蛋、老蛋,统统扯蛋。

那天,尽管拿着全天候的票,尽管那里盐水矿泉浴的好处有口皆碑,我们俩还是没有逗留很久,再美的地方一旦为人群占满,就只见人群不见美了。

“你发现了吗?在Solemar 咱俩看起来是最好看最有魅力的!”我问先生。

“刚一进去我就发现了。”先生口气平淡地对我说,好像我们俩的魅力如同日升日落一般不容置否。

我眼窝一阵抽搐,脸上随即咸咸的,小二十年泡在家居的柴米酱醋里,先生却仍旧能够欣赏到我的魅力!

朋友,你情绪低沉吗?觉得自己不再年轻,不再为人所重视了吗?那么,去Bad Dürrheim 的盐浴泡一泡吧。

 

02

 

好东西享受过了后总会念想。

半年过去了,我和先生开始怀念在黑森林 的那几天日子,白天在路上闲逛,晚上窝在舒适的小房间里读书写字看电视,尽管这些日常事情在家里同样做着,味道却截然不同。于是,先生在Haus Baden旅馆订下了半年前曾住过的11号房间,我们再一次来到了Bad Dürrheim ,并且准备认真地泡一下矿泉盐浴。

旅馆老板好好先生Kotzur 还记得我们,他称我们为令人愉快的客人。旅馆的客人很少,除了我们只有另外母子二人,Kotzur 先生说,他们是几任旅馆经营者里最惨淡的。Kotzur夫妇在慕尼黑 原本都有自己的工作,不知何故跑到黑森林盘下这家旅馆。开张二、三年后,德国开始了医改,保险公司不再像以前一样,对休养治疗出手慷慨,为此来泡盐池子的人大为减少,好好老板的生意自然也跟着大打折扣。但没良心地说,旅馆的清静是我们的福分,一直到我们离开的那天,旅馆才一下子爆满,我们有幸没有受到人多混乱的干扰。

第二天吃过早饭,我们就去了Solema,七零八落的人们散在一个个冒着泡儿的汤池里,和上一次煮饺子般的拥挤相比,感觉上舒适多了。见状我童心大起,从一个池子泡到另一个池子,在每一种人工水泉、水泡、水浪里搅和,尝试所有盐分比例不同的效果,真正如同做游戏一般。有一个池子冒出的水泡尤其的有趣,人坐在水里,被咕嘟出来的水泡冲击着,身体看上去就像被强风吹动着的旗帜,每一个部分都处于震动之中,既舒服又有趣,我坐在那儿都不想挪地方了。

这一次我们没有特地买桑拿票,盐水池厅里就包括一个蒸汽桑拿,效果比那种憋屈在小木屋里的桑拿更好,进去没一小会儿就大汗淋淋,排毒功能极佳,就是条毒蛇进去五分钟,出来都跟蚯蚓似的。蒸汽桑拿旁边还有一间盐蒸气屋,是专为增强呼吸系统能力而作,除了盐之外,里面还堆放着什么植物的枝条。人在里面要尽量的深呼吸,让饱含着盐和植物的气体充实肺叶,一呼一吸之间,你的呼吸通道便被清理的干干净净。我进去的那个时辰,正赶上里面有人放声歌唱,高中低三部绝对的专业水准,歌声高昂动情悠扬,我忍不住爬了上去,想看看有着如此动人歌喉的男人们的面容。透过水淋淋的蒸气我惊讶地看到,那优美的歌声竟是出自于七、八十岁,发稀肚叠的老头子们。

两个多小时过去了,我泡遍了大小盐池,做了三次蒸气桑拿,两次盐蒸,楼上有的是躺椅供人休息,我却不曾小歇过一分钟。尽管折腾得精疲力尽,我却心满意足。进去时我是毛大娘,粗皮儿老脸儿,出来时变成毛贵妃,凝脂滑润,侍儿扶起不能指望,只好弱柳扶风膀着先生说:“咱们先找个地方去吃饭吧,我没有力气回旅馆啦。”

仍旧不过几分钟路程,在Friedrich 街上,见到一家中泰饭店,店外的花园干净舒适,一对儿亚洲模样的金童玉女正在和小狗玩耍。见到我,小狗扑过来一阵热烈问候,我立时有了宾至如家的感觉,一屁股坐下再不想动了。我们点的不过是平常午餐菜单,出乎意料的是,小杯开胃酒,饭前小吃,正餐,饭后甜食,一道道流水而来,吃得我们俩都有些于心不忍。饭店冠之中、泰之名,可饭菜的味道不中不泰,无论肉食还是素食,吃到嘴里均是清淡爽口,全无一般中餐馆里的油腻风格。忍不住与老板娘搭话询问,原来那是一家越南人,难怪饭菜独特。一个模样招人爱的男孩,殷勤地招待着我们,他是老板娘的外甥儿,利用学校假期特地从博登湖赶来给姨妈家帮忙。看他开朗大方,谈笑自如的样子,不由想起了德国那位越南后裔的政治家,“将来想从政吗?”我问。“不,我搞设计。”他毫不犹豫地回答,一副德国孩子的神态,一看就是移民里的典范。

 

终于,重又回到旅馆,舒舒坦坦地龟缩在房间里看电视,俩人仍旧止不住地摩挲着光滑如缎的皮肤吃惊,不过两个小时的矿泉盐浴,效果竟如此神奇。先生看着自己的手臂对我说,“瞧,跟年轻人似的!盐浴之后,我觉得从里到外都透着轻松!”

“当然!盐浴的疗效大着呢,杀菌去污,消除疲劳,加强心力,促进血液循环,改善关节软组织………不过你不觉的吗?那家中泰饭馆的饭尤其地好吃,吃了他家的饭,我都不愿再进别家店了。” 炫耀着狗皮膏药的我,猛然把话题转到了吃上,先生一点也未见怪,“的确,我的感觉跟你的一样。”他非常认真地赞同。

听了他的回答,我心里暗自称奇,莫非这盐浴还有统一双方意见的功能?平日经常抬杠的我们,不过泡了2小时就变得你唱我随,要是不小心泡上2个月,结果肯定是同死同穴!

盐泉水滑洗凝脂,出水芙蓉赛贵妃。如有不信者,请尽管来离Bad Dürrheim七十公里远的弗莱堡,亲眼目睹卷起袖子的贵妃毛大娘吧。

 

来自毛栗子的一线信息:

 

1:为有心泡盐浴的朋友留意了一下价格:各种盐池,汽蒸、盐蒸桑拿,票价10欧元,时间3小时。桑拿小屋赤条条票价8欧元。其他各种各样健康按摩价钱不等。

2:除了自己开车以外,还可以坐飞机来Bad Dürrheim。首先飞到斯图加特,然后乘坐火车到菲林根(Villingen)。菲林根离Bad Dürrheim不过十公里,乘公交车即可到达。或者乘飞机到瑞士巴塞尔,从那里乘火车经弗莱堡到Villingen。巴塞尔,弗莱堡和菲林根,都是美不胜收的古城,绝不会令人失望。连同Bad Dürrheim这四个地方可以一条路线安排在一起玩。

3:因为Bad Dürrheim是疗养地,凡是在那里旅馆留宿的人,除了交付旅馆费用,还要再多交10欧元左右的疗养地税。但这钱并不白交,当你到达旅馆时,旅馆主人会给你一张特别券,持此券去泡盐浴,第一次免费,以后依次减免1欧元,并且还有免费参观当地的博物馆等其他优惠。

4Bad Dürrheim 地方虽小,却有个极大的商业区,大城市有的大超市那里一个不少,绝不会缺吃少穿。

5:适合Bad Dürrheim的人群:浓情蜜意的小夫妻小情侣,七年之痒互不待见的中青年夫妻,50607080的中龄中高龄朋友。前者在这游玩后会爱情更甜蜜,中者,会重新发现对方的好,后者,那就是真正享受生活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