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关愚谦·说东道西 >> 详细信息

钱从中国滚滚来

热度0票  浏览328次 时间:2012年7月02日 09:37

 

为香港银行做宣传

德国有一份非常权威性的报纸,名叫《商报》(HANDELSBLATT),也是一份与其他报章比较来说对中国报道相对客观的报纸。它在不久前的周末一期的首页,发表一篇中国人民币将走上国际市场的评论文章,并说这是必然的也是一条不可抵制的发展趋势。因为,中国经济影响全球,人民币在国际市场上的信任度越来越高,连西方的银行如德意志银行,现在也办理人民币业务,一些商家甚至都愿意存放一些人民币来代替美元。目前唯一还不成熟的是缺少一个出口、交换、支付的平台。中国虽然有一个对外的国际银行——中国银行,他们比较熟悉代理国内外大中企业的付款转汇业务,但对一般国际性服务业务还比较生疏。

这任务就无形中落在英国老殖民地的香港身上。那里银行的国际服务水平高,经验丰富,无论资金多寡,它们办理一切,如存款、贷款、转账、购买股票都不在话下,甚至现在都可以为客户办理美元等外币和人民币兑换的业务。不需再通过中央银行。总之,香港是一个很好的平台,一个可信任的地方

这篇文章无形中等于为香港做了一个大广告。自从香港在1997年回归中国以后,在西方有许多不了解情况的老百姓误解,认为香港会很自然向大陆方面转化,经济、金融也走向一体化了。这篇文章做了澄清。并且告诉读者,人民币将会滚滚而来。

 

瑞士银行不愁没钱赚

 

    几天前,一位在瑞士苏黎世银行工作的我以前的一位老学生无畏回汉堡探亲,我把他和在汉堡一公司工作的他的老同学玛奇一起请到家中便饭,大家谈笑甚欢。谈话中顺便谈起瑞士银行的职能。不久前德国商报长篇描写,多数瑞士银行的一个主要业务是为其他国家的个人提供秘密存款业务。只要能把国际承认的货币带到瑞士来,这里的银行就可以为此钱开设秘密账户,允许存款人用秘密代号存取款。至于说此钱从何而来,是通过什么不正当、违反所住国法律的手段,银行不予过问。为此引起了德国政府的注意,国民的愤怒,他们问:“为什么把应该交给国家的税款外流到邻国银行,还为他们保护起来,这是一种犯罪行为”。为了防止黑钱不断进入瑞士银行账户,德国政府与瑞士政府不断交涉,并采取严厉的措施,要求瑞士银行允许德国方面派人调查一些德国公民的黒存款。瑞士银行的德国客户因此越来越少。

 “那不是影响你们银行的收入吗?”我问。

“这点你用不着担忧,目前瑞士银行的经营情况很好。”无畏说,“原因是,从亚洲来的存款,越来越多。尤其是从中国来的,几乎都是几百万,几千万”的大额。存款人有的是拉着一整箱现金来银行的,有欧元,有美钞,有英镑。我也不知道,中国人哪里来的那么多的钱?最近中国出了薄熙来事件,国际媒体闹得煦煦攘攘,我发现,来瑞士存款的中国人更多了。”

“为什么会这样?”我问。

“也许是,中国检察官到美国英国去调查黑存款,许多在英美银行开账户的中国存款人,生怕英美银行爆料,就急忙把钱提出,拿到瑞士、卢森堡等银行去存款,原因是,我们瑞士银行皆为私人银行,国家无权过问。而且这里的保护和保密业务做得非常严密。再说,中国和瑞士政府之间,在这方面没有什么保护、监督、提供信息的协议。”

笔者点头同意并加上一句:“估计这些钱都是在中国国内通过贪污贿赂、舞弊等黑箱作业弄到的,在中国国内或香港的黑市换成外币,滚滚流到国外”。

 

你买我设备,我给你回扣

 

人人都说中国没自由,没有舆论自由一点也不假,但是,有钱有势的人,他们的自由度就比资本主义国家大得多了。例如,在西方,巨额现款是不准在社会上随便流通的。但在中国可以。中国的大款在国外有巨额存款,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问题是,存款也可以,这些钱从何而来?中国各级政府明明知道,但就是不管,拿不出办法来。那么为什么德国政府就拿得出办法来,并不怕得罪瑞士官方。就笔者所知,目前存在国外的大笔上千万上亿的由中国出来的钱,大多数都是通过黑箱作业得来的国家的钱。有一位国内商人还和我争辩说:“的确,为造三峡水库,向国外购买设备,该付的钱,个人不能拿一角一分,这是贪污。但是,对方给的回扣,那都是对方企业给的个人奖励,是他们自己个人拼搏的结果,当然应该归己,怎么是国家的?乍听一下,好像蛮有理,但好好分析,完全是谬论。我曾从德国一位企业家口中听说,中国有些贸易人员,并不懂得商品的真正价格,最喜欢压价,而且暗中要回扣,并要求存到国外银行。这些生产区厂方,后来摸到中国采购方的胃口,就先把产品价格提高到你要压价的百分比上,再把你要的回扣也打在成本里。总之,是双赢,他们是不会吃亏的。

笔者最近在国内听官方人士人向我解释说,“难啊!国人在国外存款都是用私人的假名,你到哪里去查?”笔者回答说,顺藤摸瓜。先查那些向国外经常进口物资、打交道的国营企业部门,那里的漏洞最多。在造三峡水库时,国内新兴起的一个最富有、在中国各地到处兴建高楼大厦、办公大楼的国营公司,名叫国能。据一位加拿大的记者爆料,中国决定买外国某公司的发电机水泵后,该外国公司的老总高兴得和中国买主一起吃饭碰杯,喝得酩酊大醉,高兴地在地下打滚。里面的花哨多了。就看你敢不敢碰了。最近揭露出薄谷开来在国外有几十亿黒存款,难道只此一家?为什么很多家庭不敢去碰他们。就因为他们的父亲过去是中央常委,刑不上大夫?这样的政府,老百姓会支持吗?

目前在国外,在欧洲瑞士、卢森堡等小国家有巨额存款的中国大户不计其数,大部分都是中国百姓的血汗钱,变成了这些人的私人存款,少爷小姐就在欧洲大肆挥霍,丢人现眼。但是上面无动于衷。在国内,常听说,做国家领导难啊!牵一发而动全身,要照顾到方方面面。但是他们忘了一点,共产党已经失去了以往的威信,政府和百姓越来越对立。我就不相信,下狠心把那些在国外的黑存款查出来,公之于众,会出什么大乱子?这样做,只会提高领导人的威信力。

贺国强提出的十个腐败问题,涵盖拆迁、矿产开发、教育、医疗、食品药物、国企贪污、基层腐化、黑恶势力“保护伞”、买卖官衔职位、作风道德败坏等等,足见腐败病毒传染之广、危害之深,而中央亦明白若情况继续恶化,则民怨足使社会动荡、政局不稳,故必须有所表示,有所动作,以安抚人心。

 

中国财富集中度超越美国

中国自改革开放以来,有了很大的发展,现在的中国,已经到了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发展阶段。

按照邓小平1992 年南巡讲话的设计,这正是需要突出地提出和解决逐步实现共同富裕问题的时候。

邓小平当年提出,解决贫富差距扩大,避免两极分化,实现共同富裕的办法之一,就是“通过先富起来的地区多交利税和技术转让等方式大力支持不发达地区”。

不过,真正实践起来并不容易。以税制改革而言,中国自上世纪九十年代进行分税制改革迄今已经过了近二十个年头,事实表明,中国贫富差距仍在不断扩大,财富过度集中于少数人手中,令大多数人不愉快,而且这种不愉快正在演变成愤怒。

北京经济界人士指出,解读2012 3 月总理温家宝关于税改的说话,那就是在实现收益多的要多纳税、收益少的要少纳税的“公平”原则的同时,还要对收益主体的贡献进行评估,尽量避免对财富创造“效率”造成伤害,尽量避免打击创造财富的积极性;不仅要照顾穷人,避免贫富差距拉大,也要能留住富人、留住资本,使中国有更雄厚的发展资金。

 

税制改革顾穷留富

据北京消息人士透露,当前中国争议最大最受诟病的税种,非个人所得税莫属。舆论有多种声音,其中一种认为目前个人税征缴存在「富者宽、贫者严」的情况,工人阶层由雇主代为扣缴,很难避税;但高收入人群不仅收入来源多样,且有多种方式规避税收。例如,一个私营企业主不分配利润,不从企业领工资,而把个人甚至家庭的消费支出列入企业的生产经营支出,即可避税。

有专家撰文痛斥中国个人税税制「弱智」,个人税已经沦为「工资税」。在这位专家看来,当前中国收入差距主要来自财产性收入所得,投资回报的税率比许多人的工资的平均税率还要低,比如房租所得的税率为5%;更大的问题在于,资本增值所得却不用征税。

也有专家不认同个人税沦为「工资税」,认为工资所得课税只是个人所得税十一种应税项目的一类,除此之外,还有个体工商户的生产经营所得、劳务报酬所得、稿费所得等十种个人所得税也必须缴纳个人所得税。

现今税收存在的一个突出问题是,无论增税还是减税,涉及的几乎都是「大众税」,要增,大家一起增;要减,大家一起减。这就意味在当前尚无主要针对高收入者征收的税种,让富人多纳税,基本上是不存在的。

鉴于中国贫富差距不断扩大,有专家建议向富裕人士开征遗产税,但有专家极力反对,认为还未到时候,理由之一是,改革开放三十多年,真正开始财富积累也不过二十年,为推动经济发展计,还需要更长一段时间的财富积累;理由之二是,财富的积累传承对中国这样一个市场经济历史不长的国家非常重要,无论是就业稳定,还是财政税收的稳定,私人资本都起着强大的支撑作用。

如今,私人资本税收已经超过国有企业,就业更是如此,中小企业是创造就业岗位的主要力量和来源,倘若急于对他们开征遗产税,一旦私人资本大规模外逃,势必严重影响经济发展。

北京经济界人士指出,在中国的富裕群体还“不够强壮”的情况下,不应过分追求富裕群体对税收的贡献,而应考虑如何稳定人心,把资本留在中国。

既避不公又防偏颇

消息人士说,目前,中国共有消费税、增值税、营业税、个人所得税等十九个税种,涵盖了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据中国社科院财贸所所长高培勇分析,在现行的税制体系中,70%以上为流转税,即间接税,包括增值税、消费税和营业税等,其余的不足30%为所得税等直接税,即税收总量的70%都有可能进入价格,最终由消费者负担。

如果说税负是否过高尚无定论的话,那么,以增值税、消费税和营业税为主的流转税体系所导致的税负分布不均衡、税制结构不合理几乎已无争议。例如,一个月入1000 元(人民币.下同)的人,基本生活费须支出800 元,流转税以10%计征收80 元,占收入比为8%;一个月入10000 元的人, 基本生活费需支出5000 元,流转税以10%计征收500 元,占收入比仅5%。

可见,收入愈高的人,流转税的税负愈轻,这极易导致不公平,加剧贫富差距。

北京经济界人士指出,当前中国流转环节的税收占比偏大,所得税对应的直接税占比相对偏小,虽然下一步税改的方向已经明确为增加直接税的比重,但多位财税专家指出,在短期内难有大进展。

消息人士又说,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财富不断增加。截至2011 年,中央财政收入首次超过10 万亿元;同期,美国的财政收入大约是4.5 万亿美元;英、法、德、日大约在8000 亿到1.5 万亿美元之间。

财富集中超过美国

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中国财富集中的程度和速率也不断提高,目前已远超欧美国家。据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透露,中国1%的家庭掌握了41.4%的个人财富,美国是5%的家庭掌握60%的个人财富。中国的财富集中度超过了美国,贫富差距不仅没有扭转,还有总体扩大的趋势。

中国财富的过度集中愈来愈令大多数人不愉快,而且这种不愉快正在演变成愤怒,产生仇富心态。税收作为调节收入差距的重要工具,由于迄今未能显现对富人多收税,也遭遇来自中低高各个收入阶层的指摘;不仅如此,穷人不满,富人也不满。究竟怎样的税制才能平衡各阶层的利益,令各阶层大体满意,已经成为社会各界关注的焦点。

北京经济界人士指出,中国税收制度本身不是一个独立的个体,它与中国的政治体制、传统观念息息相关,要想进行切实有效的税制改革,必然涉及其他相关体制的本质变化,殊不易为,但也不能不顾及民意,拖而不决。且看顶层的意向了。2012530日于北京任慧文(信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