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娴言娴语 >> 详细信息

离谱的高调

热度0票  浏览316次 时间:2012年6月19日 10:21

                                           

 

如果告诉德国人民“一日两便”和“每天三支雪糕”是国内某些校园的校规,估计不少人门牙不保;如果对德国人民实施“当众擤鼻涕罚款一元”,并将罚款上交国库的话,估计解决欧债危机的难度能降低一半。

看到如此离谱的校规,真正是无语。想这制定校规之人,不是没脑子,就是脑子里面长了臭虫。就说这“一日两大便”,得花费多少人力师资去“落实”。把学生押送到马桶上蹲着简单,让学生蹲有所获就不是轻而易举的了,除非造假,收集狗屎替代,反正被迫每日出粪两次之人,本身就被当做是连狗都不如的。只不过这狗屎也得是现拉的,闹不好一泡狗屎也得借来借去,最大限度地物尽其用?真不知道那些莘莘学子们是如何过关的。

国人制定规定,似乎很少考虑规定是用来执行的。儿子高中时,曾回国住读一年。入校时,校规中明确规定,学生在校期间不准带手机。儿子多年受训于德国教育的死脑筋,自然奉之为圣旨。 怕他人生地不熟,我劝他把手机留在身边,平时不开机,只备急用,他坚决不肯,还跟我急眼。晚上回寝室后,儿子赫然发现,同住的七人是人手一机,玩游戏、发短信、打电话,忙得不亦乐乎。如此场面,让儿子自以为被愚弄成了天下最大的冤大头。从此以后,他自然而然问心无愧地“同流合污”了。可叹德国十五年的操守,一天之内就贞洁不保了。

平心而论,这种状况怨不得学生。别说校规,国内有太多的规定都是纸上谈兵。在国内乘坐高铁动车,对行李箱的尺寸和重量都有限制,规定是明摆着的。有一次回国坐动车,行李箱的尺寸和重量都超标,考虑到箱子里万里迢迢给朋友带的葡萄酒,不敢托运。加之托运时间太长,不能随到,非常为难。朋友电话中安慰我,以她的经验,我的行李箱上车绝对没有问题。她的儿子在美国读书,常携超大行李箱在上海合肥间来来往往,从未有过麻烦。果然,上车检票的时候,检票员不动声色,连个哼字都不想浪费,就放我过关了,倒是我自己心虚得一手冷汗。

前些时候,看央视一档健康文化节目,一位国家食品卫生安检部门的嘉宾,信誓旦旦地一再强调,“中国的食品卫生安检规定是全世界最严格的”。面对如今国家食品安全“大问题隔三差五,小问题多如牛毛”的现状,如此离谱的高调真让人哭笑不得。其实,规定越严,执行的难度越大,蒙混过关或不了了之的可能性就越大。想提高规定的严格程度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把严格的规定落实到实处却非一日之功。与其有一堆不去执行或难以执行的纸上谈兵的规定,不如弄一些实实在在切实可行的规定,做实做深,至少可以提高国民遵法守法的素质。守着世界最严格的食品安检规定,却有着世界最糟糕的食品安检现状,这种自嘲的勇气,让人只能感叹有勇无耻了。

我不敢说德国的规定条条落实,但感觉德国人民很把规定当回事。可以想象,如果德国人民真的能让“一日两便”这样的规定出现在德国校园守则中,那他们至少会想方设法地落实它在技术层面上的可行性,以确定“一日两便”不是流于形式,蹲而无物。

德国有规定,网上购买火车票一定是实名制,而且乘车人和持票人必须身份一致。如果发现乘车人和持票人身份不符,乘客必须补票。每次乘车,都有查票员用扫描器一丝不苟地核对乘客车票和证件上的信息。因为德国人民太把规定当回事,每次查票检票基本上看不到热闹。迄今为止,只有一次,我见过一位带着孙女乘车的六七十岁老太被查出身份不符,需要补票。老人红着脸解释,车票是女儿买的,本是女儿带着孙女出行,因为女儿临时有事,只得自己顶替,希望查票员高抬贵手。查票员虽然态度和蔼,但执行规定毫不通融。说实话,我当时也觉得查票员太较真,凭老太那一头银丝和满脸红霞,也该手下留情一点。不过,如果真是那样,估计德国也就不是现在这个样子了。

相比德国,国内的规定,目前大多还只是停留在唱高调上,往往还高得离谱。什么时候也能姿态低一点,调门降一点,把关严一点,离和谐也许会更近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