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唐潮 >> 详细信息

2012年的扬州故事

热度0票  浏览246次 时间:2012年6月13日 14:55

 

                                                           12.05.2012

         

        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孤帆远影碧空尽,惟见长江天际流。”有着5000多年历史的中国,历代的诗人和诗词多得就像甘肃敦煌月牙湖边边上的沙漠里的小沙粒,是数也数不清。能留传到今天的,全是美得让你直起鸡皮疙瘩的千古绝唱。这样脍炙人口言简意赅的意境,你要翻成德文,那估计就有点惨了。

 

        古人说的三月,是按阴历算的,按阳历算的话,就正好是四月。刚好是扬州柳枝婀娜,烟花飘舞的季节,这个烟花指的是杨柳的柳絮。因为是旅游旺季,所以扬州的酒店大多客满,尤其是周末,有空房的酒店一般都给涨了将近百分之一百。

                                                             

                                                                 车子为什么会自燃?

    

        从北京去扬州,不管是坐飞机还是坐高铁,你都绕不开南京。因为运气好,买到了折扣很大的飞机票,所以还是选择了飞南京。从价格上来讲,高铁的头等车厢和经济等级的飞机票几乎是没有什么差别的。那天在去北京机场的路上,还遇到了大堵车。起因是前方有辆小轿车,开着开着突然就自燃起来了,驾车司机倒是无恙。等救援队灭完火,把车拖到路边后,车子才重新跑了起来。无独有偶的是,在从南京去扬州的路上,又看见一辆因为自燃而被烧成一堆白架子的大客车,旁边挤满了看热闹的人。看看报纸,才知道这汽车自燃在中国发生的情况很多。但这种情况在车检标准很严格的德国几乎是凤毛麟角,难得听说。究其原因,其一,一般发生自燃的车都是有点车龄的老车,车主一般多是买得起车,养不起车的主儿,不爱做保养。其二,中国自学成才的人实在太多,好多音响设备改装什么的,不去车行,全是自己乱拉线,黑白不分,搞得线路乱七八糟的,短路起火的事情常常会发生。

                                                        

                                                                           

                                                                     老江和扬州

 

        老江当年当过共产党的总舵主,对家乡扬州的发展也是功不可没。最近刚刚开通的扬州泰州机场,估计也有老江的一份关怀。如果你哪天去扬州玩,上了出租,你最好不要讲任何老江的坏话。否则,人家司机师傅跟你急,或给你“润物细无声”的多兜上你几圈,或者“道是无晴却有晴”的推荐你去最宰人的淮扬饭馆子吃饭。不信,你可以去试试。

 

       相形北京,我很喜欢扬州这样空气质量好,老城区保留完好的小城,扬州人把城区绿化得像妩媚漂亮的嫩少妇那样温情脉脉,很是闷骚,到处是飘飘洒洒的西府海棠,到处是扬州的市花琼花,是个可以常去常住的休闲好地方。

 

        说到这儿,这扬州人又给老江摆好,说当年老江回家乡说,你们千万不要把老城给拆光了。老城区是我们扬州城的历史遗产,是我们文化底蕴的象征,是我们子孙后代的摇钱树啊。在沿海地区,江苏的经济发展的确是很快,但对环境的污染也是让人惨不忍睹,在做饿死还是毒死的选择时,江苏人民一般都选择“宁可毒死也不穷死”的发展方针,你去苏州,无锡看看,那儿河里的水全是臭的,高楼林立的,钱是挺多的,但当地得肠癌和胃癌的人近年来非常之多。扬州人民还是听了老江十分有远见的建议,保全了自己无烟低碳旅游业的本钱。尽管因为没有工业,扬州人现在的一般月收入在3000元上下,但扬州人却为此省下了开刀的钱,而且物价很便宜,很享受的那种。你比如说,在北京卖24元的海飞丝洗头液,在扬州就卖18元,本地人一般也不烧包,去买这么贵的洗发水。扬州的菜价也比北京要便宜个百分之三十以上。当然,扬州街面上跑的豪车数量,和北京是根本无法相比的。和全国其他城市一样,这儿的房价也和当地老百姓的工资收入很不相称,好的地段也要每平米12000元人民币以上。听扬州人说,这儿的地价全是让南京人投机给炒高的,所以中央限制外地人购房来打压房价的政策犹如及时雨,如果把房地产商的资金链管住,那房价跌只不过是个时间的问题。最近扬州有人想救房市,但刚出台宽松政策就立马被中央给挂了。       

        

        在经过一家花树葱郁的园林式酒店时,司机师傅连忙介绍说,这就是老江每次回家住的迎宾馆,这类宾馆没有星级,平常你也可以住,房价在2500人民币上下。在经过一片住宅区时,师傅又介绍说那儿的江泽民旧居已经装修完毕,以后会对外开放。                                                                              

 

 

                                                                       扬州的景点

       

         扬州最有名的景点当然是瘦西湖,湖上的五亭桥更是扬州的城标。扬州的那些古建筑修复得都技艺十分高超,很逼真,不像中国许多地方,搞景点维修的预算极高,但用钢筋水泥粗制滥造的仿古建筑,假得让人实在吃不消。拿扬州人的话讲,就是只要钱猛砸下去,想复原哪个朝代都没有问题!真的,扬州风景区的规划和扩建搞得很是强大。当然,你要问杭州的西湖和扬州的瘦西湖哪个更漂亮,我恐怕还是喜欢杭州的西湖。在杭州有个望湖宾馆,楼的最高层是家饭店,三面玻璃为墙,西湖美景尽收眼底,犹如一幅活脱脱的古典中国山水画,有山有水,这份布局,这份点缀,这份诗情画意,天下无双。相比之下,恐怕这山寨版的瘦西湖还是差了那么一点点韵味儿,西湖有山相衬,犹如美女身段,曲线性感更让人爱。可惜这瘦西湖,因为没有山来衬水,就犹如太骨感的美女,漂亮但没有线条的起伏。

         

       扬州有个名列中国四大名园之中的个园,排在颐和园,避暑山庄,拙政园之后。看过之后觉得真是十分的好,在布局上既有苏州园林的玲珑精致,更有中国北方皇家园林的雍容大气,水榭曲桥,错落有致, 四季假山,独一无二。个园有块深蓝色的玻璃,这在18世纪可是个稀罕物件,是人当时用重量等同的黄金从法兰西搞来的。让人败兴的是那天游客实在太多,乌泱乌泱的,到处是人,很是嘈杂。这园林的韵味,你是要静下心来才能品出来的。望着阳光灿烂的天空,异想天开地希望老天爷落大雨。这样,坐在空空如也的阁楼茶房里,闻着素心蕙兰高雅清淡的幽香,望着楼下池湖里满水涟漪,喝上杯刚刚上市的新茶,那该有几多爽啊。

 

        除了一般游人全去的景点外,在扬州还看了一个叫小盘谷的私宅园林。奇怪的是,问了好几个出租车师傅,居然全不知道这个景点,好在手里有它的地址,丁家湾大树巷内。于是,就在附近下了车,东转西拐的,走过好几道深深幽幽的老式弄堂,直到看见那极高极高的深灰色围墙,知道这曾经的大户人家的宅院就在眼前了。门可罗雀的院子的入口处,站了几个服装犹如美国白宫警卫局的工作人员。进门后发现漂亮的雕楼院落内居然空无一人。据说,现在在扬州如同全国各地一样,许多历史名宅园林给改装成了会所,让成功人士,一般全是房地产商给包租了下来,好处是有钱人就此承担了昂贵的古建筑维修经费,缺点是这些历史文化遗产就成了少数人的私人领地,不再对游人开放或只能来个管中窥豹。现在国内的会所文化很是火的。去年,网上疯转北京故宫某某殿给富人包下来要当富人聚会的会所,争论很大,在贫富巨不均的中国很是扎眼。问服务员,不是会员可否在这儿消费,回答是肯定的,言下之意如果你钱包无穷大的话。听说我从德国来,马上给我张名片,希望有老外来住店消费。我连忙劝他打消这个念头,兄弟啊,您这个价恐怕是连老外也消费不起啊,劝他还是找中国的富人赚,来得比较实在。尽管这个小盘谷的很多院落不对外开放,收起门票来,价钱是一点也不含糊。

       

         现在你在中国旅游,这景点的门票的确是个很大的负担。在扬州,一张2天有效的套票就是180元人民币,还不包含所有景点,据说最近又给涨了。你说这夜游古运河的节目,不到15分钟的水程,居然敢收费60人民币。

                                                                    

                                                                     皮包水,水包皮

 

       在扬州那几天,感觉早上全在吃各种各样的包子。扬州人所谓的早上皮包水,就是指的包子皮里面的一腔滚烫的鲜汤。不过,感觉现在全国各地的名吃百年老店,全都走了样了,做出来的东西,和小摊小店里的都差不多,就是卫生标准还比较靠谱。这百年老店里,天天挤满了心甘情愿前来“上当受骗”的外地游客,看得本地人均笑而不语。面对全国人民的这份热情,店里讲的就是手脚要快,蒸笼要超巨大,出笼的包子要多。卖你12元或18元一个蟹黄大包,不能说不好吃,但实在就是个普通包子。你比如说,这包子里的那点招牌鲜汤吧,估计现在就是一注猪油变来的热汤,油光光的,实在是不落胃。那包子里的蟹黄实在是名不符实,估计你就是带上放大镜也找不到几粒蟹黄的。尽管如此,这百年老店还是给外地游客挤得水泄不通,要等位,也没人嫌贵,估计大家吃的就是感觉。以前人道是全国炒菜一个味,现在是全国小吃也都慢慢变成一个味了。也许,是因为是极富水分的广告宣传把我们的胃口都吊得太高了?包子再牛,它毕竟只是个包子,就像这意大利披萨就是块烤饼子而已。《舌尖上的中国》在现实生活中,恐怕很难兑现。不过呢,这百年老店只卖4元的那杯绿茶,用的是新摘的小嫩芽,尽管不是处女之手摘的,但依然很是清口飘香。同样这杯茶,在某扬州会所的楠木花厅能卖你88元人民币。据说国内价格上万的新茶,全是在大清早露水未干之时采摘,摘茶的手全是清一色的处女之嫩手。村里全有上年纪的老人,只要女孩在他干枯的老腿上一坐,大爷就知道是否漏气,没漏气的就可以上岗去摘茶。

 

       扬州的其他名菜就比较一般,扬州笑脸是盘猪耳朵,大煮干丝的主角儿是被精心切成丝丝的豆腐干,在北京一般也都吃得到,你比如说,北京首都博物馆附近的那家淮扬老菜馆就做得口味挺正的,菜式也比较新潮,上档次。        

       

        这扬州人的水包皮呢,说的是晚上水包皮,就是吃爽休息后,找个澡堂子舒舒服服地泡个澡。在中国,扬州的三把刀,菜刀,剃刀和修脚刀是十分有名的,所以扬州天生就是个旅游的好地方。不过,这次因为时间的关系,没能好好享受一把扬州修脚师傅的高超技艺。

 

        扬州还有个名叫谢馥春的化妆品,是个很有文化底蕴的中华老字号。在当前中国化妆品牌给洋人搞的全军覆没的情况下,不妨将这种“土头土脑”的中华老字号杀向海外,说不定有条更好的活路,也许老外会认同这份古色古香的异国情调,咱们向来就有“墙内开花墙外香”的说法。如果能让打造成世界品牌的话,那就真是太好了。悲观的是,谢馥春是否能过欧标安检?

 

         能出化妆品的地方,常常是美女如云。听扬州拉旅游黄包车的老师傅说,这乾隆皇帝喜欢下扬州,主要是扬州出美女。但是,如果你有幸娶到个扬州姑娘,一定要教会她说普通话。不然,等到那激情似火,她的皮和你的皮一起紧贴颤抖的关键时刻,你就知道这是为什么了。                                                         

                                                                   

                                                                  南京就是扬州?

 

        有做学问的考证说,李白说的扬州,其实是指南京和包含扬州的南京周边地区。这种说法对不对,我兴趣不大,但这次也顺便在南京走了一圈。可惜的是,没能赶上南京梅园那梅花盛开的美景,只看到了林黛玉妹妹当年玩葬花时的花瓣满地。不过,这次终于了了心愿,去拜了中山陵。同扬州相比,南京就不太像一个开发得很好的旅游城市,一到17点上下,全城出租司机全忙着回公司车场交接班吃饭,车来车往但均不拉客,让你外地人站在马路边看着干着急。

 

         不过,等南京出租师傅吃好饭了,还是十分热情的。送我们去南京汽车站坐大巴下扬州的女司机就提醒我们,千万不要贪小便宜去坐黑车,出了事就没法说理了。这位原本是种地农民的大姐,讲她感谢温总理,给农民免税,把农民纳社保体系,老来能拿到养老金。末了,大姐还告诉我们,前天拉了位会说中文的日本人。当日本客人问她南京哪里好玩时,人大姐二话不说,就直接把日本客给拉到了雨花台南京大屠杀纪念馆。

 

       就在开往扬州的大巴发车前的几分钟,跳上来个满脸严肃的卖报男子,一开口就是南京出大事了!听得此言,大家纷纷赶紧掏钱买他的报纸。等车开了,才发现原来当天的头条新闻不过是个靓妹的裙摆被滚动电梯咬住了,除此之外啥屁事也没有。上当了!后来听开车的司机说,这位卖报的开场白总是千篇一律,南京出大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