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刘倚天专栏 >> 详细信息

从挪威和中国的两个审判看人命之价

热度0票  浏览317次 时间:2012年6月05日 12:55

 

冷血杀手怡然受审 

 

布雷维克(Anders Behring Breivik)不是伊斯兰极端份子,也不属于任何恐怖组织,他是个血统纯正的挪威人。他有着典型的北欧人特征:身材高大,金色头发,灰蓝色的瞳孔,肤色白皙,文质彬彬,信奉基督教。然而,这位1979年出生的商人是2011722日奥斯陆惨案的凶手。布雷维克先是在市中心首相办公楼附近引爆汽车炸弹,导致8人死亡,30人受伤。稍后他又在奥斯陆以西40公里的于特岛,开枪袭击执政工党的青少年夏令营,打死69人,打伤66人。这是挪威二战后遭受的最大规模的袭击,也是2004年马德里连环爆炸案和2005年伦敦爆炸案后,欧洲最严重的屠杀事件。布雷维克因而闻名全球。

 

 时隔近一年,奥斯陆地方法院于416日开庭审理“7·22”爆炸枪击案。16日下午布雷维克被法警押进法庭,他身着黑色西装,胡须修剪整齐。当法警除去他的手铐时,他报以微笑。在与法官、检察官握手前,布雷维克将右手握拳伸向前方,行类似纳粹举手礼。布雷维克去年7月发动攻击前,曾在网上发表一份长达1500页的宣言,内容称这个手势是中世纪天主教组织圣殿骑士团的握拳礼,他还自称是“爱国的抵抗战士”。当被问及其职业时,他说自己是一名作家,目前在监狱从事自由撰稿工作。

    检察官用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宣读对他的各项指控,包括恐怖行动和谋杀,检察官逐一列出了受害者的名单,以及他们被杀的过程。在检察官宣读起诉书过程中,布雷维克面无表情。起诉书宣读完毕,布雷维克立即表示:“我不承认挪威法庭的权威,因为这个法庭被支持多元文化的政党操纵。”这是他在庭审中发表的第一通宣言,他更不承认主审法官阿恩岑的权威,因为她是前首相和工党领袖的朋友。随后,布雷维克说:“我承认杀人,但这不是刑事犯罪”,他说,自己杀人完全是因为自卫,是为了保护挪威人免受穆斯林伤害。对于被害者大都是挪威白人,布雷维克解释说,这是为了报复左倾的工党政府,正是因为他们,挪威才涌入大量移民。

整个庭审过程中,布雷维克都保持平静,他悠然地看着爆炸案的受害者被炸飞,冷漠地听着公诉人念着上百名遇难者和受伤者的名字。但是,当法庭播放其行凶前上传到网络的视频时,他突然变得非常激动,双手颤抖,还流下了眼泪。这段长达12分钟的视频充斥着极右的反移民内容。

    201111月,奥斯陆法院委派心理医生做鉴定,认为布雷维克有“偏执型精神分裂症”,不具备刑事责任能力。此结论招致挪威各界的广泛批评,死者亲属们强烈要求推翻这一结论。布雷维克本人居然也不认同这一结果,他为给多家报纸写了一封长达35页的信,列举了200多条理由证明自己的清醒和正常,并认为该鉴定结果是对自己的莫大侮辱。在公众舆论的强烈反对下,法院换了两名心理医生再做鉴定。今年410日新的鉴定结果显示布雷维克精神正常,布雷维克对此很满意。

    两份鉴定结论完全相反,到底采用哪一份结论,将由5位法官决定。审判的焦点是布雷维克是否具备刑事责任能力,作案时其精神是否正常。庭审中,法庭任命的4位心理学家实时观察布雷维克的举止和表情。

    两份自相矛盾的鉴定结果,让如何惩罚凶手变得很棘手。挪威没有死刑和无期徒刑,最重的刑罚是21年监禁。如果法官判定布雷维克心智健全,他将最多被判21年监禁,并且监禁7年就可不受监控地外出度周末,监禁14年便可获假释。如果法官认定他精神不正常,他将被送入封闭的精神病房,可能将在那里度过余生。很多死难者亲属表示,尊重挪威的现有法律。但另一方面,还有很多人从感情上无法接受布雷维克刑满释放,重获自由。检察官斯文.胡登表示,人们很难接受若干年后,布雷维克自由地在大街上散步。

 

吴英起死回生

 

    不久前引起举国和世界关注的吴英死刑判决被送呈中国最高法院复核。最高法院合议庭审查了全部卷宗材料,提讯了被告人。420日,最高法院依法裁定不核准吴英死刑,将案件退回浙江省高级法院重新审判。

最高人民法院经复核认为,被告人吴英集资诈骗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一审判决、二审裁定定性准确,审判程序合法。吴英主观上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吴英在早期高息集资已形成巨额外债的情况下,明知必然无法归还,却使用欺骗手段继续以高息(多为每万元每天4050元,最高年利率超过180%)不断地从林卫平等人处非法集资。

最高法院认为,吴英集资诈骗数额特别巨大,给受害人造成重大损失,同时严重破坏了国家金融管理秩序,危害特别严重,应依法惩处。然而,吴英归案后,如实供述所犯罪行,并供述了其贿赂多名公务人员的事实,综合全案考虑,对吴英判处死刑,可不立即执行。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九十九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复核死刑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四条的规定,裁定不核准被告人吴英死刑,发回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重新审判。

国内各界对高院的判决普遍予以正面评价,认为是司法文明和进步的表现。然而,从终审判决书的行文可看出,高院对吴英的免死令原因是吴的“立功赎罪”,更像是一种人情和道义上的怜悯。可以说是社会各界压力的结果。高院并没有从法理上给出吴英免死的依据。这与专家学者和社会各界希望的修改有关法律、金融管理法规、废除死刑等要求还有相当的距离。

    尽管如此,国内法律界认为吴英案的裁定是司法上的一大进步。中国全国人大常委20112月通过的《刑法修正案》,取消了13种非暴力经济犯罪的死刑。吴英被判的罪名是集资诈骗,是非暴力犯罪,不判死刑符合《刑法修正案》的精神。

对于中国率先从经济性犯罪开始取消死刑,中国法律界人士普遍认为:从人道主义角度要珍惜生命,只要不是以暴力危害他人生命,一些可以用监禁处罚的罪行就不该用死刑。减少并最终废除死刑乃世界司法之大趋势,中国也应该在司法上有所进步,对于可判可不判死刑的,就不判死刑。

521日下午,浙江省高法院重审吴英案,终审判吴英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判决,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其个人全部财产。对于法学界及社会舆论的强烈质疑,浙江高院坚称吴英不属于民间借贷,指其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取隐瞒事实的方法非法集资。

依惯例,中国的“死缓”会在两年后减为“无期”。可以说吴英保住了性命,可怜她极可能在大牢里终了此生。也许为了脸面,浙江高院坚决不改变吴英的罪名和处罚。中国司法的严酷、不合理、随意性之大,可见一斑。

 

废除死刑乃世界潮流

 

中国人对挪威这样发达国家的司法制度肯定难以理解。为什么这样一个事实确凿的恶性暴力屠杀案要等这么久才开庭?为什么凶手可能获得的最高刑期只有区区21年?要知道,在中国,动辄判个10年、20年,无期徒刑也是家常便饭。在中国人的传统观念中,“杀人偿命”是天经地义的,对于这样杀人不眨眼的杀手,中国人会以“杀人恶魔”、“罪大恶极”、“不杀不足以平民愤”等各种词汇来渲染,并且会“从重从快”、以最快的速度将其“押赴刑场,执行枪决”。

 

减少和废除死刑是人类文明进步、尊重生命的体现,二战结束以来,废除死刑成为世界潮流。197716个国家废除死刑。1980年代,拉丁美洲的民主化运动使废除死刑国家的数量大幅提高。所有欧联盟成员国,依据欧洲联盟基本权利宪章2条,禁止使用死刑。90年代以后,东欧国家为了进入欧盟而纷纷废除死刑。今日,仍有58个国家保留并执行死刑。95个国家已经废止了死刑,其余的国家则是已经10年以上未执行过死刑,或是仅允许在战时使用死刑。

 

    在文明国家,血债累累的杀手可以像绅士一样,接受文明的审判,阐述自己的观点,并无性命之忧。而在另一国家,经济犯罪者仅仅因为钱财就可能有性命之忧。同一个世界,法律制度反差之大,可见一斑。文明与野蛮之区别,不言而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