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庸现的艺术天地 >> 详细信息

国际五月文化节与川剧《灰阑记》

热度0票  浏览240次 时间:2012年6月05日 11:51

庸 现

 

国际五月节(Internationale Maifestspiele)是黑森州州府威斯巴登文化生活里一年的高潮。这个颇具影响力的国际文化活动有着悠远的传统。国际五月节最初的构想可以追溯到理查德·瓦格纳1876在拜罗伊特(Bayreuth)首次举办的“瓦格纳歌剧节”。随着“瓦格纳歌剧节”的成功,各式各样的歌剧节在德国很快传播起来。为了配合德皇威廉二世每年五月到温泉之都威斯巴登疗养,剧院院长乔治•袖子Georg von Hülsen 1894年借国家大剧院开幕之际,仿效拜罗伊特举行威斯巴登本地歌剧节。从1896年起,五月节每年定期五月举行。

直到1914年,瓦格纳的歌剧一直是五月节重戏,领军地位。期间偶尔也有其他作曲家的剧目上演,比如1900年上演的卡尔·玛丽亚·冯·韦伯奥伯伦。第一次世界大战后,五月文化节被迫停止。战争结束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恢复五月节的想法感觉非常不实现。直到1929, 剧院院长保尔•贝可(Paul Bekker)把理查·施特劳斯的歌剧《埃及海伦后》首次搬上舞台,再次恢复五月节传统。纳粹上台后,所有的戏剧被禁止。五月节也于1939年再次被迫中断。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五月节经过讨论开始重新定位。在战后的语境现,大家都认为五月节应超越原来的“民族文化”概念,恢复由于政治因素而中断与其它国家的民间艺术交流。1950年,五月节正式改名国际五月文化节,以全新的面貌重新出现,彻底改变以前自娱自乐的封闭形式,邀请各国剧院来共同演出。50年战后首次举办的国际五月文化节是当时剧院院长海因里希·克勒Heinrich Köhler Helffrich.之杰作。从此以后,欧洲各国各个剧院路易不绝地先后造访威斯巴登国家剧院。

50年代,著名的维也纳国家歌剧院,罗马国家大剧院,巴黎歌剧院等西欧国家客串威斯巴登。60年代后,国际五月文化节开始向东欧发展,先后请来波兰、匈牙利等著名歌剧团联手演出。70年代中期它又扩展到北欧、美国等地,形成了更大范围的文化交流。1996 年国际五月文化节庆祝一百周年,并于1997年定位国际文化节为“经典现代”节。

曼弗雷德•白哈茨(Manfred Beilharz) 2003年主持威斯巴登国际剧院后,国际五月文化节无论是艺术维度,还是国际视野都得到了更大拓展。这位具有前瞻眼界的戏剧专家把舞蹈作为新鲜元素引入原来以歌剧为主的五月文化节,邀请德国著名舞蹈家平娜•堡西(Pina Bausch)演出。此外,白哈茨还打破了欧洲中心视野局限,曾经两次邀请台湾著名云门现代舞蹈团来威斯巴登演出。云门舞团结合中国书法与现代舞的创意,给观众留下印象深刻。继台湾之后,白哈茨又转向中国大陆邀请北京现代舞蹈团 访威斯巴登。北京现代舞蹈团2010年首次作为中国大陆现代舞蹈团参加国际五月文化节,获得和云门一样的热情接待与赞扬。

舞蹈是一种超越民族的艺术语言,不存在文化与语言交流障碍。所以到2010年为止,来自亚洲剧团都是以舞蹈团为主。2011年,白哈茨再次打破窠臼,第一次大胆邀请对德国人来说陌生的中国地方戏曲 —越剧参加五月文化节。演出前夕,白哈茨在媒体会面会上,一定程度地表达了他对威斯巴登观众是否承受如此充满异国情调的中国地方戏曲的担忧。梁祝在威斯巴登受到欢迎,成功了,浙江小百花越剧梁祝精彩的演出完全打消了他的顾虑自去年越剧受到欢迎以来,白哈茨继续深挖中国地方戏曲潜力,从沿海转向内地。2012 年邀请内地重要地方戏剧代表川剧访德。

 

在重庆川剧院院长沈铁梅的艺术指导下,川剧《灰阑记》进行了中国化,特别是川剧化的再创作。同时,它还根据时代特征进行了全面现代化打造:《灰阑记》引入了京剧、昆剧、话剧、现代舞团音乐剧等气体元素,使川剧面目一新。白哈茨在被问到在如此众多的中国地方戏曲中为什么对川剧有情独钟时说,他感觉川剧表演手法非常现代,一点都不让人觉得落后、无聊。

川剧《灰阑记》522号在威斯巴登的演出取得极大的成功,许多观众在场欢呼,久久不愿离去。也许正是《灰阑记》的现代川剧精神、现代舞美与传统服装与唱腔的有机结合吸引了无数的威斯巴登人。

 

22号晚演出结束后,威斯巴登市文化局设宴招待重庆川剧院团队,中国驻法兰克福领事馆温领事代表官方出席欢迎会并重庆川剧院的全体演员合影留念。

曼弗雷德•白哈茨(Manfred Beilharz )慧眼发现中国传统剧目现代新貌,使中德戏剧交流通过川剧《灰阑记》更上一层楼。但愿白哈茨在呵护传统戏剧的同时,能在他领导的另一个“当代双年话剧节” (Neue Stücke aus Europa)上,发现同样具有创造力的中国前卫话剧(如今年法兰克福中国文化节孔子学院上演的“两只狗的生活观”),这样他就真正让中国戏剧走向了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