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关愚谦·说东道西 >> 详细信息

“欧洲女王”默克尔夫人是做不成了

热度0票  浏览292次 时间:2012年6月05日 10:34

 

 

     最新消息:德国总理默克尔于525日提出,通过建立“经济特区”来解救欧洲经济弱国债务危机。这些弱国是指南欧“猪”国——葡萄牙、意大利、西班牙、希腊。525日一早,德国《明镜周刊》网站首先抢着报道说,这是学习中国的好经验,给危机盟国种种特殊优惠条件,并给予投资企业减免税的优待。其实,在欧洲住久了,都该知道欧洲政客的太极拳政策,默克尔推出这个新政策是想冲淡法总统推出的“欧洲债券”建议。拖时间。

 

至少你要给我大姐点面子

 

    默克尔夫人,这个一度被欧洲媒体戏称的“欧洲女王”是在523日参加布鲁塞尔第18次欧盟“晚餐”峰会至深夜,才灰头土脸回到德国的。据德国小道消息称,她那晚气得都没有好好吃东西。不过,那晚她是够惨的。自从法国“情”人萨科奇被法国国民扫地出门,她越来越孤立。照理,新当选的法国总统在获得王冠以后,立即于当天冒着雷雨赶到柏林,和一些欧洲媒体捧为“欧洲女王”的默克尔总理见面,受到空前热烈的高规格欢迎。何况德法友好是欧盟的灵魂,这两位关系即使有观点分歧也不会坏到哪里去。而且他们都一起应奥巴马之邀到美国,电视里的镜头也显得他们很和睦,谈笑自如。至少你要给我大姐点面子啊。

我们知道,法国新总统奥朗德走马上任才没有几天,欧盟成员国内就开始酝酿,德国与法国萨科齐联合提出、欧元区各国接受的“欧元区弱国的“财政紧缩政策”是否过于苛刻了?新上任总统奥朗德坚持他的“WACHSTUM”促进经济增长政策,逐渐受到大多数欧盟国的支持,连德国的在野党——社会民主党和绿党也坚决站在法国的新总统这一边。欧洲铁娘子开始软化了,她表示“紧缩”和“经济增长”是一块牌子的正反面,德国财政部长则认为,德国从来不反对促进经济增长,但有财政危机的国家还需继续紧缩和加强改革,才有希望走出困局。

 

“欧洲女王”被孤立

 

    523日,奥兰德在晚餐会上直率地当众提出,早前萨科齐时代就酝酿过的欧洲债券(EURO-BONDS),只有它才能解决欧元危机。一石激起千层浪,多数盟员国都纷纷响应,尤其是意大利总理蒙蒂(Mario  Monti)。默克尔当场回应,欧洲债券并不是唯一的出路,它无济于事。

说来也真奇怪,笔者自以为住在德国几十年,但是在思想上对德国的经济,从来站在外人观察员冷静对待的立场上。现在笔者也开始担心,实行“欧洲债券”德国不仅自己要放弃低廉的融资成本,还会为负债累累的南欧国家进一步分摊风险,放松他们的银行透支。这无形中会影响德国的经济。美国的投资大亨索罗斯,吃咸不管酸,说话不牙疼,放言说,希腊等国已失去融资可能,全面紧缩也不是办法,只有发行欧元债券,才能避免欧元陷入“可能的崩溃”。英国《金融时报》评论员则幸灾乐祸地表示,他本以为,奥朗德上台后会像其前任一样,很快屈服于默克尔的压力,现在看来,这位法国新领导人“要比人们预期的顽固得多”。德国《明镜周刊》评论文章则描述说,法国新总统不能再忍受“欧洲女王”这一称号,现在他成功地把她拉下马了。

 

“欧洲达到真正联合要等一百年”


   
欧元债券看似简单,其实很复杂,它牵涉到重大的国家利益。正像专家所分析的:欧元债券对不少存在融资困难的欧元区国家而言很重要,却可能使德国融资成本上升。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分析师指出,一旦欧元债券被接纳,那么德国宪法中的相关规定或许就要作出重大调整,那么德国民众就要举行一场全民公决。其结果,被否决的可能性很大。诸位读者,这不是开玩笑,否决掉欧元债券事小,欧盟国因此分裂则事大。最后笑的是谁?——美国。

怪不得德国老总理施密特对笔者曽说过:欧洲联合起来是一个美好愿望。但真正能联在一起,需要很长时间,至少还需要100年,到本世纪末。欧洲一体化起始于上世纪50年代。最早有6国,运转顺利,20年后英国、爱尔兰、丹麦加入,增至9国,也还算顺利。之后开始冒进,现在是27国。欧洲领导人,特别是新生代,缺少战略眼光和思维,在扩大合作方面,过于冲动、激情,超过理智,求量不求质。还有,欧洲国家虽在音乐、艺术、哲学上,有许多共同之处,但历史、语言各异。她与中国不同,中国大部分是汉族,汉语可以说是通用语,少数民族人口少,有的甚至没有自己的语言,而欧洲有几十种语言。另外,欧洲各国对欧洲联合的理解也不同。法国人希望是“拿破仑式”,德国人希望是“普鲁士式”,南欧、北欧、东欧也各有各的理解,难以统一。

 

英国在海峡彼岸微笑

 

    目前,为了“欧洲债券”问题,欧洲已经分为两大阵营,以法国为代表的南欧“穷”国和以德国为代表的北西欧富国,如芬兰、荷兰、卢森堡。穷国要和富国团结一致,“共同克服困难”,富国要求穷国“自己解救自己”。意大利、西班牙、葡萄牙这些南欧国家,笔者都去过,那里的老百姓生活的节奏和西、北欧就是不一样,在笔者的《欧风欧雨》一书里都有所记载。记得我们夫妇在西班牙塞维利亚一个最出名的饭店吃饭,我们是晚上酒店去的,整个大厅就是我们一对。我认为我们受骗了,孰知,到了晚上十点后客人才陆续来,夜十一点已座无虚席。当天并不是周末,据说这些客人大部分到晨两点才离去。一天最多工作最多六小时。在南意大利那不勒斯市,笔者在改城大学教了一学期的课,住了近六个月,那里的市民生活更是潇洒懒散,优哉游哉。市内垃圾堆积如山,无人打扫,开汽车穿红灯,司空见惯,小偷扒手,比比皆是。但见怪不怪,他们活的都很自在。笔者心想,用德国人辛辛苦苦赚来的钱补贴他们,德人心里怎会平衡得了?于是有德国媒体提议,今后欧盟可一分为二,北欧联盟和南欧联盟,你法国人愿搞《欧洲债券》,到那时再搞不迟。

    看样子,默克尔提出的“经济特区”这一建议响应支持的不会太多,不过要通过实行“欧洲债券”会有更长的路要走。欧元区联盟因此不可乐观。英国现在可以躲在英国海峡彼岸高兴地微笑:“你看,我们不参加欧元区有先见之明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