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毛栗子 会生活 >> 详细信息

一个灭火器的自白

热度0票  浏览508次 时间:2010年11月24日 12:18

          一个灭火器的自白

 

                       毛栗子

 

 

世上的事情都是相互连接作用的,而且往往连接得很紧密,好象人们喜欢凑热闹,事情也喜欢凑热闹似的。比如在美国刚发生了校园枪杀,德国也马上爆出血洗校园;这家航空公司掉下一架飞机,那家肯定也马上有一架失事;我刚刚写完一篇关于德国消防队的文章,这不,灭火器Schwarz先生就来按门铃,这不是凑热闹又是什么呢?

我家有个灭火器,是为了防备万一的。它天天站在门廊的角落里,没有人会注意到,它活着就是为了等待,等待什么时候意外出了火情,好一露峥嵘。为了它的愿望,我们必须每二年为它清理肚肠,否则火来了,它就有不能表现自己的可能。二年的时间现在跟玩似的一晃就过去了,负责清理它的Schwarz(黑)先生又来按门铃。清新工作大约需要半个小时,黑先生车里带着清新的设备,他清理了灭火器的内部,把外面也擦得干干净净,然后把一个精神焕发、红光闪烁的家伙又送回到门廊的角落。按说我们就该道别珍重为了下一个二年,我却鬼使神差的提了个问题,为了这个提问,灭火器黑先生竟跟我扯了一个钟头有余。

“我最近写了篇关于消防队的文章,不知您的工作是否也和消防队有关系?”这是我的原始提问。

“一点联系都没有!说来也可惜!要是能有点关系就好啦!这主意我也打过,和消防队也挺熟,我曾经和镇上的消防队建议,等他们开门搞演习、宣讲普及救火常识时,顺便也普及一下消防器的重要,我在旁边摆个摊,既普及了常识,也照顾了生意,岂不二全其美,可惜不行,那样做就会涉嫌触犯一条假公济私的法律,罚款最高达5万欧元!我可不敢碰!”

“不过我还是满意的,客户够我生活的,您知道,镇政府的灭火器都归我负责,咱们小镇有四个村子,除了镇上的办公单位,村村都有自己的幼儿园,还有学校、老年公寓什么的,这就够我换一阵啦!”

“其实我原来不是做这行的,最早学的是汽车修理,为什么学修车我也说不请,人总得学点什么吧,尽管兴趣不大。后来我又应聘去开旅游车,人家一听我学的行道,马上就雇佣,说是路上车出了故障,我有能力解决,您瞧,学什么都不会白学!”

“十多年前,我在报上看到一条消息,一个清理灭火栓的人想找个帮手,我和他联系上后就一块干上啦。这工作不难,只要先培训一个星期,然后东家西家串着走,挺对我的口味。那人来自L市,等我可以独立工作时,就难得再见到他,不知他在鼓捣什么。直到有一天,碰见我的一个朋友,他说,“你胆子也太大了,你熟悉你的合伙吗?你知道他现在做的什么生意吗?你怎么就敢为他做担保?你就不怕他败了事,把你的家当全搭进去?!”我听了后丈二和尚摸不到头,我从未给任何人做过担保啊!?我请朋友把那担保想办法复印一份,倒要看看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我拿到复印件后,径直找到合伙人,先质问他伪造我的签名欺骗居心何在!?然后我也开始讹诈他!嘿嘿!不好意思!我说你只有一条路可走,或者我把你告上法庭,或者你把你的生意无条件地转让给我!”

“您还别说,他特别痛快地就选择了第二条,一点也没有讨价还价,拱手把消防栓业务全给了我。您以为他将功折罪?他心里明白着呢,上了被告席的代价要比他的消防栓贵多啦!从此以后我就成了这行生意的单干户,一百多个客户呢,我当时挺满意的。”

“干了没多久,我就觉得不对劲,怎么那些表上灭火器到期的客户,我去清新时,总是有人走在我的前头,提前把事做了。最后查了出来,还是那家伙!他把客户名单同时也给了他弟弟,不甘心自己的买卖被别人拿走。又打了一回才算平安无事,我的业务慢慢走向正轨。”

“德国的规定消防器清新每二年一次,和欧盟一样,可您知道,法国就不买这一套,他的规矩是年年都要更新!是啊,这当然对我有利,我的客户也包括货车运输公司,他们的油罐子车频繁地去法国拉油,若车上的消防器没有更新的话,他就不给你油!你和他讲理,说欧盟的规定怎么在你法国就行不通,你不是也在欧盟嘛!?法国人一向做事说话以自己的愿望为主,谁让你上我这拉油呢,我的规定就是一年一换,怎么着吧!没换的话,您就空车回去!德国的油车还就得空手而归,没辙,被迫也改成一年一换新。法国人,不管怎么不讲理,在某种程度却帮助了我的生意。”

“不光是灭火器法国独树一帜,他们还有更歪的!您知道,大车上都装有计速卡,警察检查车速时,一读卡就知道你是否曾经超速行驶。欧盟新近规定,2007年开始使用一种计速磁卡作为检查的依据。可法国人呢,二者全要!他说,你有可能在超速行驶时把卡撤掉,所以他要检查二个计速器。你若只有一个,马上罚款300欧元,要不你就别开。你还趁早别提什么欧盟的规定,人家眼里根本不夹你!后来瑞士和奥地利也争相效仿,觉得是件简易可行的捞钱路子,直到又被告到欧盟法庭。法院判决以欧盟规定为主,不许胡乱罚款,瑞士和奥地利见好就收,只有法国至今一意孤行,典型的法国作风!”

“我怎么这么清楚?我到现在仍旧在开旅游车啊。灭火器虽然够活的,可开旅游车和人打交道,一路上说说笑笑又是另一种情趣。单干有自由的好处,反正能生活就行。我孩子也大了,有自己的工作,接我的班?才不呢!儿子82年生的,读的是技工学校,有一段时间没找到工作,正赶上我去XX公司游说,想把他们灭火器的工作揽下来。这公司您也知道,这儿没人不知道,名声很好,女老板净做于社会公益有力的事情,是个有口皆碑的人物。我和她没说多久,她就同意把灭火器的事交给我,什么,把人家的生意打劫啦?嘿嘿,有点那意思!可能他们对以前清新灭火器的人不太满意吧。不过人家也有打劫我的时候,我原来有个客户,挺大的公司,无缘无故地就不要我啦,生活嘛,就是这样地。”

我看女老板和气,就顺便讯问他们是否需要技工,她想了一下说,‘黑先生啊,我看您人品不差,您儿子大概也不差,今天我破个例,叫您儿子星期一来吧,尽管我还未见过他。’瞧人家,就是不是普通人!我儿子至今还在那里工作,都好几年啦。什么?我儿子是狗?和您儿子一个属性?那我呢?蛇,什么?属蛇的好命!还是中国人聪明!!什么?我不能得罪老婆,老婆是马,急了要踩!嘿嘿,她还没踩过我呢,挺温柔的,我们十八、九岁时就认识了,75年结婚到现在,嘿嘿,如您所说,一直都是这同一个老婆,没换过人,唉!”

“老婆、儿子工作的公司都在镇上工业区,上班方便,可最近这二家公司都要迁走,迁到旁边的邻居镇上。为什么?就是公司要扩建,镇上不同意给地皮,没办法,只好另辟途经。我真不明白,这二家公司都是为镇上创税收的龙头,尤其是儿子所在的公司,还是为镇上提供工作位置的最大单位,怎么咱们镇长就能那么无动于衷地放他们走呢!?这不是恭手送走财神嘛!或许真如您说的,即将来的新业主们更财大气粗!嘿嘿,中国的风水!”

“这灭火器您还记得怎么用吧?简单,先把这小黄柄拉出来,再把这个红纽往下压,等上几秒钟压力上来,您就可以打开胶皮管灭火啦。什么道理?为什么粉沫会在压力下变成泡沫?您误会了,灭火器有二种,一种是泡沫,另一种是粉状,您家的是粉末的,是您先生特地要求的,他怕泡沫会把书弄坏,而粉末的,事后用吸尘器就收拾干净啦,二种灭火的功能都是一样的。今年镇上私人住宅里出了几次火情,家里备上这么个玩意儿不是坏事情。哟!跟您扯了这半天,不过很令人愉快,咱们二年后再见。对,不能提前见!提前见就意味着灭火器被使用,不得不再重新清理,这生意我宁肯不要,您家也不要起火!今年我自己家就发生了一次,蜡烛忘记吹掉,把客厅里的桌子烧掉了半个。是啊,又让您说着啦,不能传出去,负责灭火器的人着了火,会损伤我生意名声的,您可不能给我写出去!”

黑先生走啦,我越想越觉得应该写出去。我们闲话归闲话,可这闲话里却有着生意、生肖、生活,风水八卦、异邦风情,投给华商报,算我一个小镇的信息、世界的缩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