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关愚谦·说东道西 >> 详细信息

欧元俱乐部会解散吗?——从希腊的新局势看欧洲的前途

热度0票  浏览302次 时间:2012年5月18日 11:18

 

本以为,56日三个国家(法、希、德石荷州)同天大选,最吸引眼球的应是法国,没想到,这三个地方执政党都被选下台,最最吸引眼球的还是希腊。搞不好,欧元俱乐部垮台,欧盟分崩离析,都可能丧失在希腊政治危机手里。这难道都是希腊的错?

 

希腊民族既伟大又罗曼蒂克也是悲哀的化身

 

希腊!希腊!一提起希腊,我对她的综错复杂的感情就上来了。回想起记述希腊城邦盛衰史的希罗多德、修昔底德、色诺芬,哲学家克里特和柏拉图,雕刻家菲迪亚斯,逻辑学家亚里士多德;数、理、天文学家欧基里得、阿基米得、阿里斯塔克;再想到文学上的荷马史诗,埃斯库罗斯、阿里斯托芬等人的悲喜剧,它们充满了民主、自由、平等、博爱和幻想。这些著名人物都对古罗马和后世欧洲的文化起着巨大的影响,既伟大,又罗曼蒂克。我到希腊去访问,都有一种来到圣地的感觉,除了叹息,就是赞美了。

       正因为欧洲民主的发源地是希腊,欧洲人直到现在仍把希腊称为欧洲文化的摇篮。但是内心里对希腊又有多少感情,只有上帝知了。

希腊这一民族,两千多年来,又受尽了苦难。公元前三世纪初,希腊沦于马其顿统治,开始衰落。公元前二世纪,希腊又被罗马吞并。从此以后,战争不断,没有安宁日子,有学之士纷纷离开希腊,他处求生。到了十四世纪,希腊被土耳其统治了近四百年。雅典在最辉煌时期,曾有人口三四十万人,到土耳其统治的末期,只剩下几千人。二次世界大战时又被法西斯德国侵占,战后刚刚太平,英美又介入希腊,六十年代希腊又沦为军事独裁统治时代,面对咄咄逼人的邻国土耳其,希腊工业和经济怎么好得起来。这个民族很少过过真正自由、和平、独立的日子。但该民族处在海边,性格开朗、乐观、和平、息事宁人、逆来顺受,几乎半个民族都逃到国外维生。

                                 希腊成为欧盟的烫手山芋

希腊和土耳其水火不容,欧洲国家由于历史上奥斯曼帝国的占领和宗教不同的原因,也有心排斥土耳其入盟。欧盟单方面吸收希腊,也有政治方面的考虑。欧盟成立欧元俱乐部,提出严格的加盟条件,希腊一个都达不到,但是,这个“欧洲摇篮”小国,孤单单地被拒之门外,情理上也不容。希腊也就这么莫名其妙地加入欧元俱乐部。自此,希腊执政党如鱼得水。为了争取选票,滥涨工资,寅吃卯粮,坐吃山空,入不敷出,国家负债累累,靠银行放款度日。结果,金融危机一来,国家银行坏账、烂帐、糊涂账,如排山倒海,向这小国袭来,国家频临倒闭,哪个政党都不愿意出来承担责任。

作为欧盟国家领导人,眼看希腊兄弟经济有难,岂能袖手旁观。纷纷慷慨激昂,表示愿意相救。但是,他们忽然发现,虽然希腊只有上千万国民,对有五亿民众的欧盟来说,小菜一碟,但是把这个国家吃喝拉撒睡都包下来,负担还真不轻。为此,欧盟如何抢救,意见分歧,尤其是英国,既不出钱,还一直说冷话,泼冷水。目前欧元区已经拨出1050亿欧元,并同意免其归还。今年29日,欧元区各国财长,又再次批准给希腊增加1300亿欧元的新贷款,条件是:首先要紧缩希腊国内开支、收紧国民裤带、降低公务员工资、减少福利开支、削减社会补助金等等,然后再由欧洲央行拨贷款援助。议会选举前的希腊两个执政党——左翼的泛希腊社会主义运动党和保守的新民主党——接受了这一建议,开始实行严苛的“紧缩政策”。但是这突如其来的紧缩,严重地伤害了希腊人的感情,也影响了国民经济,企业纷纷倒闭,国内失业人数骤增,草民阶级抗议声不绝于耳,并不时爆发冲突。五月六日,希腊举行全民议会选举,人们拒绝投联合执政的泛希腊社会主义运动党和希腊新民主党的票,得票率都大大下滑,两党相加,都未得到百分之三十五的席位,无法取得足够的议会多数。而反对紧缩的激进党——“左派联盟”,一跃成为议会第二大党。他们表示,我们对欧盟的贷款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希腊本身陷入矛盾中

诸位读者,当前,希腊没有一个政党能联合其他党组成占多数席位的联合政府,根据希腊法律,如果没有任何政党获得绝对多数,得票居前三位的政党将有三天时间与其他党组织联合政府;如果三党组阁失败,希腊总统将召集各政党领导人进行最后一次组阁尝试;如果最后尝试失败,将再次举行议会选举。现在看来,重新选举,势在必行了。新的选举会否出现新局面,都是未知数。即使左派联盟组阁成功,一旦放弃紧缩措施,第二期尚未拨出的欧盟救助计划就会泡汤。这样,希腊就可能被迫退出欧元区。目前,在欧元区内,人们要希腊退出欧元区的呼声很高。别看希腊国民对紧缩措施不满,但通过民意调查,三分之二的国民仍想留在欧元区内。

希腊人还是愿意留在欧元俱乐部内

曾经有欧洲媒体访问我:以您第三者的客观身份如何看希腊局势?笔者很坦率地回答:“当时希腊加入欧元俱乐部,本来就为时过早。现在,仍让他们留在欧元区内,对双方都无好处。记得十多年前,瑞典和芬兰发生经济危机时,由于他们有自己的货币,立即把它贬值,增加了市场的竞争力,没几年就恢复过来了。希腊勉强留在欧元俱乐部内,只是饮鸠止渴,没有办法主动调整货币值,经济也就永远竞争不过先进工业国家,永远要靠欧元区国家维持,绝非长久之计。如果他们有自己的货币,可以按本国国情升贬,就主动多了。怕就怕,一旦希腊脱离欧元俱乐部,会否起到连锁反应,其他“猪”国如葡萄牙、西班牙、意大利、爱尔兰也都纷纷退出,那么欧元的命运就吉凶难卜,朝不保夕了。最高兴的当然是幸灾乐祸的美国和英国。老实说,欧洲成立欧元俱乐部以来,最得利的是德国,单靠她的工业实力和技术水平,无其它欧国能望其项背。德国的出口能力大增,税收源源而来。尽管他们出钱帮助弱国但自己算个账还是占很大便宜的,连德国前财政部长都承认这点。一旦,欧元俱乐部解散,德国恢复马克,马克就会大大升值,德国经济就不会像现在那么乐观了。不过,笔者还是如此认为,希腊人还是愿意留在欧元区内,欧盟是他们的最好的靠山。

中国应该伸出援助之手

最近笔者读到一篇特别有意思的文章,是1858年法国作家EDMOND ABOUT 写的。他形容希腊国家的财经,自古以来就是赤字,永远靠借贷度日。农民种橄榄树是从来不懂得交税的。而希腊人对笔者的印象是:他们生活在海边,爱琴海的浪漫风情影响着他们的豪放个性。他们讲哥儿们义气,互相抱大腿,人情多于讲政策。他们放得下、想得开,生活朴素,为人友好,作风潇洒,生活浪漫,今日有酒今日醉。由于希腊人长年来受外来欺负侵略,惺惺惜惺惺,是西方国家中,最能理解中国、全民对中国最友好的国家。我们应该重视这种纯洁的友情。我对上海一电台记者表示,一旦希腊真的脱离欧元,在一定时期内,势必在经济上有很大困难,中国应该伸出援助之手,希腊民族是有智慧、有良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