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唐潮 >> 详细信息

红太阳照耀着2012年的北京城

热度0票  浏览267次 时间:2012年5月18日 10:59

         下了飞机才发现,四月下旬飞北京未必是个好主意。没过几天,嗓子就开始发毛发痒,因为北京初春的空气中,弥漫着太多的肉眼看不见的微小颗粒,你只要深呼吸一口,它们就直往你的肺里头窜,有关数据表明,北京近年来得肺癌的人数在急剧上升。所以,你在北京想去户外锻炼身体,你得先看看所谓的PM2.5值,否则估计你会比别人死的更快。北京的空气实在是不敢令人恭维,常常是灰蒙蒙的一片,红太阳常常要费尽吃奶的力气才能照亮北京城。

 

                                                                 看肉还是看车?

 

        尽管北京的空气质量对外出不利,但四月底北京的国际车展还是人头攒动,人气极旺。有的外国汽车参展公司埋怨在中国办车展,美女车模穿衣裸露尺度世界领先,往往让男观众目不暇接,等出了车展的大门,许多人只记住了那个车模的俏脸和奶子,却常常忘了她们身后的车到底是几个轮子。现在的中国女人裸露得很大方,尤其是在车展上,如何裸露都不触犯官方红线,是官方和民间都乐意接受的,因为在车展上女模带有表演的性质。车是死的,在网上看和在展会上看,差别不大。但这人是活的,那风情万种的美女车模,长睫骚动,薄纱轻缈,只要她轻轻地用点点娇劲儿,挤一挤那道深深的乳沟,只要她嫩手微微地扯一扯本来已经齐大腿根的裙摆,那可真是无限风光在险峰啊。这份香艳你宅在家里,呆在网前是绝对领受不到的。正是在这种大环境下,做车模的中国美女一定要靠性感裸来博出位,性感裸露的尺跟老板给的工钱与观众数量成正比。尽管现场有保安,场面失控的现象对女车模说来是家常便饭。           

 

         中国男人向来就有香车美女的说法,据说在中国办车展请相应女车模的思路是汽车厂家意图说明只有你买得起像我这样的车,你才有可能搞得动站我车边上如此如花似玉的白嫩美女。卖肉还是卖车?估计提这个问题的人从来都没有给爱滋润过,问得太没水平了。

 

                                                      世界向左,就中国向右?   

 

        有位朋友从北京去徐州去差,将近1000公里的路程,中国高铁就跑两小时零几分。这次在国内也坐了几次高铁,看着那超流线型的车身,整洁宽敞的车箱,感觉很是超现代化。感觉西方如果不加紧基建现代化的话,就真的有点老态龙钟了。当然高铁的问题也很多,你比如说,基建经费极不透明,每公里五亿人民币的天价,有多少是给相关“灵道”“和谐”了,恐怕连老天爷也弄不清。其次,高铁的安全问题让老百姓有点怕,尽管中国的铁路事故发生率和西方差不太多。在网上有个笑话,说某中央领导宴请刚从加拿大给押回来的赖昌星,特意送他张回福州的动车车票,让他回老家看看,吓得赖昌星直冒冷汗,以为领导要借动车之手把他给“和谐”了。

        这次在北京饭后茶余谈得比较多的,还是薄熙来的那一档子事,但感觉大家并不是真的很感兴趣。对老百姓来说,谁当总舵主全一样,关键是要看总舵主能否领导共产党真为人民谋幸福,现在中国的老百姓就是这么实在真实。 估计薄熙来政治生涯的终结并不能影响中国政局向左转的大趋势,这个左和毛左没有一根毛的关系,这个左是西方概念上的左。向左,是指政治家更多地照顾到大部分民众的利益,更多地要富人纳税,担待国家的负担。搞大政府、搞基建、多印钱、增加工作岗位,以维持社会的稳定。向右,就是反其道而行,不损害富人利益,不断极力压缩人民福利待遇,直到民不聊生,就像现在的希腊。在世界经济不景气的时代,在钱不够让大家都能分到手的情况下,你只能向左,强化“大政府”的管理功能,对付乱世降临,以免社会失控。等经济真的复苏了,那右派自然会卷土重来的。

         民间有人认为,中国真正面临的危险不是来自内部权力斗争或者路线斗争,而是来自对某些方面改革力度的失控。说句实在话,玩国际金融游戏,是按别人的规则,玩别人的游戏,中国并不在行。希望中国金融精英能学美国用金融衍生产品来坑外国人为中国的福利体系添砖加瓦,但千万不要学自己的美国老师专门搞“理财”产品坑害本国人民。在中国军力还不够足以强大的现阶段,中国就应该死死抓住人民币国际定价权不放,以避免中国金融改革的失控。否则,到时候党妈只好让手中有枪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出来收拾残局,搞中式极左,那大家就全不好玩了。

           同样的房地产危机在美国是靠所谓的自由经济市场来调节的,结果如何相信大家现在已经有目共睹。中国“大政府”的强大垂直行政控制能力,让中国的房价在爆炸之前朝着既定的方向渐渐下行,在这一点上难倒不比美国的“小政府”干得好吗? 更令人佩服的是,尽管今年中央银行在发放贷款方面和货币流通量的限制有所松动,但均按中央的意图没有一枪一弹流入房地产市场。贷款变软放松,但房地产就是硬不起来。没有强大的行政监控体系和“权利经济”的威力,你是根本做不到这一点的。其实,近年来中国经济发展的成就,已经让许多西方达人脚踏实地开始认真反思一个“大政府”的好处,最近法国大选奥朗德的胜出就是这种思变的印证。而且,西方的大老板现在迫切地都要求本国人民在工资待遇上要向中国工人看齐。有人算过,从90年代到今天,德国的社会福利给砍掉了28%,估计在今后20年再砍个30%的话,就可以和中国沿海地区工资待遇平起平坐了。当然,中国的精英们为了保持中国产品的竞争能力,除了自己的收入要向美国CEO看齐外,更要求大家在工资待遇上一定要向中国的农民工看齐。估计在劳动力报酬方面,一时半会的,西方还不一定赶得上中国。

                                           

                                                                 五一的天安门广场

 

         五一上天安门广场的肯定是外地人,这个叫人挤人呀,全是操着外地口音的。那天一走进地铁站,马上就感觉到今天的安检比往日严格。光查包的安检机口前,就站了8个挂红袖章的安检人员。你背包里的矿泉水也必须拿出来,打开喝上一口,才可放行。北京地铁单程的票价为人民币两元,在自动售票机前站了好几个女生,挂着志愿者的红袖章,见我要买票,马上满脸笑容地接过我的零票,帮我喂机器买地铁票。

        那天的地铁车次很多,但还是架不住人更多。好几次都没挤上去,最后还是腾云驾雾,两脚不沾地地给其他人硬是挤进了车厢。等下了车之后,走出地铁站,刚刚看见了天安门城楼,又马上半推半就地给人挤进了右手边的大型厕所。这个巨大的厕所能同时供50个男人,两个残疾男人同时“上岗”,估计女厕那边的情形相同。这个大型厕所很干净,没味儿,没大门,是敞开式的,和外面的礼物饮料小卖部连为一体,无论是里边还是外边的生意都十分兴隆。

        因为是单身在天安门广场上,我大概又比较面善,立马成了全国人民的免费摄影师,得反反复复地接过各种数码相机给来北京的外地游客拍合影。看着镜头,感觉人民穿戴时髦,笑得很开心,笑得很实在,不管是说那种方言,都很是客气有礼貌。当然,在广场上也有许多便衣保安人员,不时按隐形耳机里的指令在走动。这政府是有点怕节日出事,但为什么有人总希望中国出事,难道一定是要生命消亡才算好吗?有几个金头发的外国人,见有辆车身很高很大的治安警用服务车从广场缓缓开过,连忙跑对角度,以天安门城楼为背景一阵狂拍。你看,这图片新闻的“真实性”的确是很不靠谱的,就看你如何来用了,为谁来服务了。

       在天安门广场,我拍了张自认为极富内涵的照片。前景是孙中山先生的遗像,背景是高高飘扬的红旗加威严耸立的人民英雄纪念碑,远背景是毛主席至今还住着的纪念堂。孙先生的三民主义应该说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过时,我们中国人从来就不缺好的理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