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叶子的世界 >> 详细信息

美丽的“怪胎”

热度0票  浏览279次 时间:2012年4月18日 10:50

 

题记:四月二日,世界“自闭症日”。仅以此文为纪念。

妮娜从冰箱里拿出她的塑料饭盒。她打开碗柜,挑了一个漂亮的大盘,然后把饭盒里的匈牙利炖肉整整齐齐地摆在大盘上。她把微波炉的加热时间调到三分钟,炖肉在里面吱呀吱呀地哼唱着,直到“叮嗒”一声点上最后一个音符。她拿出来用勺子试了试,正是她所需要的温度。她满意地坐下来,把小面包瓣成两半,津津有味地嚼吃起来。我坐在她的对面,不由自主地咽了咽口水:“妮娜,你的厨艺太好了!哪天我也要跟你学一手!”她咧开嘴,用手挠着后脑勺:“哎,哎吭,吭,谢谢,谢谢。很好吃。哎吭吭——”我禁不住我的好奇心,继续打听:“这都是你头天晚上准备好的饭菜吗?你真勤快!”她扶了扶鼻梁上的金丝眼镜,“哎吭,哎哎,不是,哎哎。这是周末时,护理员和我一起做的。哎吭吭——”有点不好意思的她,用手挠着后脑勺,眼睛却开心地眯成了一条线,“哎哎,我们做了一个星期的午饭放在冰箱里!哎吭吭哎——”。

妮娜是一个患有自闭症的人。目前她居住在由政府资助的一个“自闭症患者之家”。那是一幢普普通通的多层建筑,楼上楼下都住着别的“健康、正常”的居民。对于像她般的自闭症患者,和他人相处是件难事。他们往往不理解也不懂得为什么别人会这样处理这样考虑事情。同她一起居住在这里的自闭症患者,都是年龄在“25-36岁”间的成年人。长久以来,自闭症患者都因为社会提供帮助的机构欠缺,很多患者都遵循这样一个人生模式:父母健在时,依靠父母;自己年老时,住进养老院或者精神病院。几年前,慕尼黑市的一些自闭症患者父母自发起来,呼吁社会和政府能够给他们的孩子寻找一条更好的出路。于是,在慕尼黑西部一个交通便利环境幽雅的住宅区里,由政府拨款的这个“自闭症患者之家”成立了。在这个大家庭里,可以容纳八个患者,他们每人拥有独立的房间,两人共用一个厨房。一些计划性强的事情,如买菜、采购日常用品等,需要护理人员组织大家一起,各自写好购买清单。一个极其准确的日常生活时刻表对于这些患者来说,是非常有帮助的。大家希望通过一个在小范围内的“沟通锻炼”,让他们终于可以建立起生活的规律,从而能走上自立之路。他们当中的五人,还出去工作。妮娜就是我所在单位的同事。她已经在那里从事办公文秘工作十年,是个“小元老”级别了。

据统计,世界范围内自闭症的发病率大约为万分之五。西医学对于该病的解释,认为是由基因控制,环境因素触发。这个内因外因论就引导人们进行研究更科学更实际的治疗方法,即通过行为干预和特殊教育训练来改变内在的不足。中医对自闭症病因解释,认为是肾虚,先天不足的范畴。中医力推通过推拿针灸按摩等活经疏络之道来通气血平阴阳,从而达到治疗的效果。不管中医西医论如何解释,自闭症患者很多的表现却是共同的:1.社会交流障碍。2.语言表达能力发育落后。3.感觉异常:对某些声图表现出特别的恐惧或爱好等。4.不能集中注意力。日常生活秩序必需刻板如一。5.虽然很多方面发育滞后,但有的患者却在某些方面(如机械记忆、数学运算)有惊人的智力。他们的感知能力,信息处理能力要比常人高。把整本电话号码本背诵出来,对于某些患者来说,是易如反掌的事情。

妮娜是个典型的语言表达能力发育障碍患者。她工作时也容易分散注意力,她需要周围的一切,都准确按照她的时间表来进行。火车要是晚点两分钟,她都会说:“哎吭吭,哎哎,这个火车不准点,哎哎!”这个品质让她成为一个极端有条理的人。这样,每天她需要处理的文件信件,她都能精确地分门别类、打印装封,整齐摆列在桌子上。她的一丝不苟让人叹为观止。我不知道以前的她是个怎样的人,是否也如别的一些患者般难以和人交流。我只知道如今的她,看到我了会主动问我喜不喜欢在这里工作。如果她正在把废弃的文件放进碎纸机里,她会对我说我也可以把废文件拿给她来处理。更让人觉得心动的是,她说她很喜欢自己所居住的地方,那个“自闭症患者之家”。周末的时候,她会回去看望妈妈,和她一起坐在露台上喝咖啡,聊聊天。

我能想象得出,看到终于能自立的孩子,她的妈妈该是多欣慰!

自闭症患者,会被一些人称为“怪胎”。因为怪,所以不受欢迎,于是他们就变得更怪异。这使我想起曾经看过的一则访问,一位受访的动物保护学者提出这样一个问题:为什么在中国,熊猫被列为特级保护动物,而同样频临绝种的中国巨蜥,却遭受随意捕捉,资源锐减呢?难道是因为巨蜥形态怪异、丑陋,所以遭人排斥吗?从妮娜的故事可以看到,外在环境对她的改变和推动作用是不可低估的。毕竟,无论是多么神奇的推拿针灸或者强效的神经镇静药物,都只能或多或少改变身体的机能。而让一个本身发育不正常的人重新被社会接受,自己能融入日常工作生活中,却是需要我们这万分之五以外的“正常人”摒弃“中国巨蜥”的思想。自闭症患者也是美丽的“大熊猫”,他们该得到大家真心的呵护。愿更多的“自闭症患者之家”开遍大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