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唐潮 >> 详细信息

住不进酒店的福格先生

热度0票  浏览268次 时间:2012年4月17日 10:49

 

         福格先生Udo Voigt当过德国极右排外政党NPD的头儿。2009年的夏天,由他老婆出面预订了在柏林附近豪华酒店的房间。后来,因为酒店老板知道这个福格先生原来是极右党的头儿,就又把预订单方面给取消了。理由是你的政治观点同他酒店经营理念不同,所以咱就不伺候您呐。同时酒店老板还宣布,本店也一概不准NPD其他党领导人来订房住店。

 

        一腔怒气的福格事后把酒店告上了法庭,这官司一直打到德国联邦最高法院BGH。今年三月中旬,这BGH对此案下了判决,法官认为酒店拒绝福格住店并无不妥。德国宪法是规定人人平等,政治信仰不同不应受到待遇歧视。但是,这酒店是私人企业,福格先生呢,也是作为私人预订的酒店,既然是私对私,所以咱这宪法就管不了这么多了,该咋地就咋地吧。不过这酒店老板既然已经接受了预订,又给单方面取消也有不妥之处,除非因为这福格先生住店会打扰其他客人的清静。不过呢,因为酒店及时给取消了预订,也没有给福格造成什么经济损失。您总不能掏了回游泳裤就让人赔钱吧?这种小节属于有则改之、无则加勉的范畴。酒店老板表示以后只要NPD的党领导人订房,还是一律拒住。

        这事给德国媒体报道后,也引起了大家的热烈讨论。多数人的意见是:打击极右是毫无疑问应该的,反映了德国社会反排外极右的正气。从道义和伦理的角度来看,这个判决无疑是对的。毕竟,像NPD这样的党最好是给取消了。但也有人认为,高院的这个判决有点容易引起思想混乱,希望是特殊个案。如果不妨碍其他住店客人的清静,就因为政治观点不同就可以把人拒之门外,那以此类推,这世界不就乱了套了?

        相比其他西方国家,德国是个对政治言论和政治信仰管得比较严的国家,太左或太右都是不行的。你比如说,前一阵也有消息说德国国家宪法保卫局VFS在秘密监视和监听了德国左党Die Linke党领导和国会议员。这个VFS就类似于美国的FBI,这个NPD吧,全名是Nationaldemokratische Partei Deutschlands,就是德国国家民主党的意思,是个极力煽动排外的偏极右小党,在东部有的州大选中,也有满5%选票进入州议会参政的时候。德国人对这样的排外极右党有点头痛,按宪法你也不能禁止他的存在,可也不能由着他瞎闹啊。所以这VFS就搞了许多人去NPD做卧底,情节很像香港拍的那本电影《无间道》。VFS这记德式横拳的确很高明,一来可以及时掌握NPD的动向,二来必要时可以“一网打尽”,找人都不费力气。NPD的成员社会层次比较低,比较年轻,大脑简单,特征是喜欢纹身、扛垒球棒、剃光头、穿伞兵大皮鞋,大字不识的文盲也是一大箩筐,好多人因为失业连党费都付不起。据说有时政府的卧底还得帮衬这帮人付党费。你说搞笑不搞笑?当然,也有人对VFS的这种做法提出批评。是啊,如果在新纳粹集会上做煽动演讲的党员原来是政府的卧底,如果卧底身份被暴露的,那就有点玩大了。也有消息说,VFS有改变以往做法的意思,打算慢慢撤出卧底。

 

         德国刑法也有专门治办极右或极左政治宣传煽动言论罪的条款和条例。据说,犯上这条款的公职人员都会给立马炒鱿鱼。就是私人的话,如果你不改变你观点,你会在社会没有立足之地。犯事严重的,绝对会给判刑坐牢。比如说,有个早年给德国恐怖“红色旅”人员做过辩护律师的马勒Horst  Mahler,就因为行纳粹礼和散布极右言论,屡教不改,为此给判了六年,在一个杀了人都不用偿命的国家,这确实是判得有点重了。但是德国的国情是,如果你对德国极右纳粹手太软,让极右得势的话,势必会危害到德国的民主社会,也会影响到出口大国德国的国际声誉,如果大家全抵制德货搞经济制裁的话,那可不是闹着玩的。有关资料表明,在2001年到2007年间,德国共有80771例这样的案子。有许多人因为偏激政治言论被请到国家检察院喝过咖啡。近几年因为忙着反恐,德国对右的政治气氛相对宽松,极右势力马上见缝插针搞反弹。2010年,国家检察院受理类似的案子达11384例。不过呢,这德国人办这类政治案还是很注意法律框架的,毕竟是个老牌的大陆法系国,比较透明和谨慎,轻易不搞大,尽量给人机会自悟。你在政治意识形态上和国家“死磕”,一般都不会有好果子吃。

         顺便说一下,德国国会已经同意有关部门可以动用无人飞行器来搞监控。前几天电视报道说,德国科技人员正和其他国家共同开发了供监视器使用的智能软件。只要你在开你车门的时候有点有点贼头贼脑的样子,这智能软件会自动命令探头锁定你,查出你是何许人也。于此同时根据车牌号查出谁是车的主人,并马上用数据连线报告警察。看来以后这偷车的,全得改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