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董碧娟专栏 >> 详细信息

疼 痛

热度0票  浏览300次 时间:2012年4月17日 10:47

 

    女人于疼痛天生有一种恐惧感。上大学,曾因手指里了个小瘤而了一次微型手合的线渐渐和新嫩的肉在一起,当医生用子捏住线头,咬牙切齿往外抽,细软线时狰狞成了一把钢锯,尖地挫磨着指肉。那种仿佛渗透到骨髓里的痛我怎么也忍不住。事后想想,我那的叫喊一定凄而悲惨,因为线取出后,那位医生一收拾工具,一边头也不回淡淡地点痛就叫成这样,以后的痛多着呢。我走出手室,正在等候的几位病人刷刷用一种和着恐惧,怜,焦,好奇的目光目送我。我装作从容不迫走,一恨恨地想:再也不要经历这种疼痛。

    然而只是当天真的想法而已,疼痛就像一位君子朋友,和我通常保持着不不近的距离,有却无比密地依付着我二十的那一小小的手,就像一年少情,以束,果却是正式开前的演。

    得知那齿已无法修,只有拔除,我几乎有一种世界末日来的幻感。天无法理解我的感,在他看来,不是一无用的智齿。他在医院工作,生生死死看得太多。和那些大悲相比,的确,这颗齿太微不足道了。

    许连我自己也无法解,只能归结到自己性格里的孱弱。我知道它坏得很害,不是那个蛀空的大洞,而且已如被腐的石,偶尔还会掉渣。可是它没有我找麻,即使坏成这样也一点也不痛。它是一齿,它什么出来的我一点也不知道,在医学上,它和女膜﹑盲归为无用的一。按理,它若被清除掉我应该庆欣,但是,我却被种幻纠缠着。我想,我是惧怕拔牙的疼痛,而且,对这不找麻的智齿我似乎有些不舍。不舍,用在一齿上多么可笑,可是,是真的。它是我身体的一部分,记录了父母遗传DNA。平时总是忽它,到了如今要弃的候,心里多少有些愧疚:是自己的不心才会它到了不得不拔的地步。

    心里残存一希望,于是专业牙刷昂牙膏早晚真刷牙。然而它的命运和大部分即将毁灭的事物一,你看不,却能意到那种悲的速度。候我也不得不无奈的承,我的牙医是的。

    我又去了我的牙医那儿,他我的到来一点也不奇怪,依然笑咪咪地接待我,翻了翻日询问我:下周二拔?次,我平静地点了点。如果之前的幻有一抗争的味道,那么,此的内心便是一潭泛绿的止水,无条件接受着命里命外的安排。

    周二,我躺在牙医所的躺椅上,上﹑心里渗出一密密的汗珠。然而,也就是五分吧,一切迅速地去了。不疼。

    走出所,空气和人群又恢复了春天的活力,两个多月来之的担如此烟消云散,仿佛是春梦不着痕

    回家路上,我想起从小到大经历过的种种疼痛,又想起。他是的:有时对疼痛的恐惧远远大于疼痛本身。

    回到家中,我给妈妈电话叙述拔牙程,然后我她,今天做了什么。妈妈说,就快到清明了,我今天去爷爷奶奶,大伯大上了,下周去你外公外婆上。

    我沉默了。海里一幅一幅的画面里他音容笑貌活生:外婆炒菜叉腰的大笑,外公着小狗汪汪在夕阳里慢地散步;新年家宴上,大伯酒喝高了唱起的歌,他左嗔怪的眼神;有奶奶,九十五的奶奶去年十月刚刚去世,我得八月我回德国前她拉住我的手凝望我的目光,那目光,我常在梦里重逢,我知道那是梦,却不愿意醒来。而醒来,枕巾往往湿了一片。

    说时间是一,它能痊愈口,淡化疤痕,忘却疼痛,可是痛怎么愈合?不知何,我又想起大学那个医生,当一些疼痛深深地植入生命及记忆里,无法消除,无法离散,随着时间,随着月厚重,那点身体上的疼痛又真的,算的了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