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刘倚天专栏 >> 详细信息

“新左派”的兴衰与薄熙来的倒台

热度0票  浏览2363次 时间:2012年4月17日 10:44

 

从薄熙来在重庆推行“唱红打黑”开始,“新左派”日益引起中国人的关注。

对于薄熙来事件,人们更多看到的是其对十八大和不同“利益集团”分配最高权力的影响。然而,大家忽视了此事件的深层意义:它是中共党内路线斗争激烈化和公开化的标志。这在1989年后尚属首次,对于中共和中国未来走向的意义极为重大。薄熙来的倒台表面看是受王立军牵连,及其个人其行为张扬、不服从中央,其家属贪污腐败等问题。更深层的原因是其代表的“左倾”思想影响日大,严重威胁到中共的团结和中国的稳定,因此必须加以清除。薄的垮台是党内“中间派”和“自由派”联手的结果。

 

“左派”、“右派”之演变和含义

 

“左派”这个政治名词最初源于法国大革命时期。1789三级会议开始时,代表法国市民和新兴资产阶级的激进雅各宾党成员,通常坐在议会会场的左侧,拥护君主制贵族特权的保守派人士坐在右侧。这种议员根据其政治倾向而分坐左右两侧的坐法,以后成为法国国民议会的传统。

    现在的德国社民党SPD)由创建于1863年的全体德国工人协会(ADAV)演变而来。属于中间偏左政党,基民盟、基社盟被认为是中间偏右。英国的工党是左翼,保守党是右翼。美国的民主党被认为是偏左,共和党偏右。

  因为中共实行一党专政,所以,中国没有“左翼党”、“右翼党”,而只有中共党内的“左派”、“右派”。其含义不同于原始意义的“左派”、“右派”:中共的“左派”指遵循马列主义(后来加上毛泽东思想)原教旨的保守派,“右派”指倾向变革的自由派。“党内有派”是一党专政特有的现象,苏共、中共自建立之初,其成长道路就伴随着“左派”和“右派”的斗争。

    1981627中共十一届六中全会通过了由邓小平胡耀邦主持,胡乔木牵头起草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决议》重点总结了“文化大革命”,将其定性为“领导者(毛泽东)错误发动,被反动集团(林彪集团和江青集团)利用,给党、国家和各族人民带来严重灾难的内乱”,指出毛泽东应为“这一全局性的、长时间的左倾严重错误”负主要责任。中国的“左”“右”之争暂告一段落。

 

“新左派”应运而生

 

在当代中国,“新左派”特指有别于中共主流意识形态的左翼思潮的代表人物及其同情者。其产生有特定的历史背景。整个20世纪90年中国处于巨变期。第一,经济总量高速增加,财富迅速积累,然而最大受益者是官商勾结,或者亦官亦商的中共各级干部,以及少数头脑灵活的商人。他们在短时期内暴富,并带动消费水准日益增高,所谓“一线城市”的消费水准逼近西方发达国家。经济进步的成果大都被权贵利益集团侵吞,同时,大多数民众的收入增加极为有限,在物价飞涨的情况下甚至等于负增长。中国的贫富差距堪称世界之最。第二,原有的社会主义“大锅饭”式的劳保、公费医疗等体系被打烂,而新型社会保障体系的建立,在利益集团的变相掠夺下遭到失败,民众失去了最基本的医疗、受教育、伤残、养老等社会保障,他们的生存遭遇前所未有的危机。第三,中共不惜代价力保经济高速发展,然而经济的持续正常发展要求政治制度有相应的改革,但是,政治却是不可触及的雷区。于是,所有的经济增长都是畸形的,整个社会结构也畸形化,蕴藏着巨大的危机,各种社会矛盾尖锐化、扩大化。而中共一味采取高压“维稳”对策,结果使社会内部的压力更加难以释放,如同放不出汽的高压锅,随时可能爆炸。

 

20世纪90年代末,上述问题逐渐被国内知识份子们察觉,而民间,一些失落的弱势民众怀念原有的社会主义体制,于是“新左派”的诞生有了土壤。一些学者开始怀疑“自由主义”,主张回归社会主义原教旨和毛泽东理论。“新左派”从自由派知识分子中分裂出来,二者各执一端,争论不休。

“新左派”主要观点是:“全球化”是被美国主导的,全球化使资本流向世界,利润流向西方。中国应认清全球化的陷阱,抑制全球化的消极影响。

民主的本质除了自由还有平等,在私人资本统治下不可能有人的自由,穷人和富人不可能有同等的自由,要追求民主自由,必须遏制市场经济带来的两极分化,必须人为干预和纠正市场经济的失误。

    中国的问题是权力与资本勾结造成的,要解决问题必须对资本的扩张进行遏制。私有化的结果必然是目前既得利益的合法化,必须扩大国有经济,同时加强民主基础上的国家能力建设。

    社会主义是人类的出路,极权社会主义只是社会主义国家民主不完善造成的,要发展社会主义必须同时批判资本主义和权力腐败。

    亚洲有自己的价值观,西方的民主对中国的发展不重要。

    “新左派”在政界的领袖是薄熙来,知识份子圈里有清华大学中文系教授汪晖、中央民族大学教授张宏良、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胡鞍钢、北大中文系教授孔庆东、《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北京邮电大学校长方滨兴等。

“新左派”与胡乔木、邓力群等老左派有着明显的区别。老左派们可谓顽固不化、  一左到底,而“新左派”们貌似看到各种问题,但是拿不出完整的学说,逻辑混乱。汪晖等人与中国当代最著名的公共知识份子、清华大学历史系教授秦晖有过学术讨论,秦晖把汪晖等人的每个问题都讲得很透彻,而汪晖等人则无以应对,只有回避正题,来回兜圈子。“三妈教授”孔庆东更是流氓痞子本性毕露,以脏话骂记者、骂新加坡人、骂香港人是狗、力捧金正日、推崇北朝鲜体制、力挺薄熙来、说中央免去薄熙来职务是“反革命政变”薄熙来倒台后,孔庆东主动承认说自己被国安请去关了5天。自己曾接受薄熙来一百万经费,为其推广“重庆模式”。

 

    已被双规的薄熙来亲信交代,薄不惜巨资拉拢左派文人宣传“唱红打黑”,其中有司马南、孔庆东、吴法天、方滨兴、崔之元、王文等极活跃人物。孔庆东已经公开承认,而司马南则竭力否认,却又拿不出证据证明自己的儿子留学美国、家人移民美国的资金来自何方,还对要他解释这一问题的媒体人士大发雷霆。方滨兴则一直沉默。

如果说汪晖、孔庆东等还算是有理想的弱智“新左派”的话,胡锡进、司马南、方滨兴等只能属无原则的机会主义者、“五毛党”,他们唯权力和利益是从。

 

健康的政治环境应允许不同派别共存

 

在正常的政治环境里,言论自由是基本人权,应该得到保障,应当允许不同党派或者同一党内不同观点的的共存。不同党派、不同政见者之间也不存在你死我活的“路线斗争”,大家可以不同意对方的观点,但是捍卫对方发表观点的权力。反过来,在一党专政的前提下,把党内不同观点当作“反党”或“路线错误”,都是不正常的。中共党内路线分歧的公开化虽然引起中共自身和很多学者、民众的担忧,但这不是坏事,可惜的是中共还做不到对异议者包容、共与之共存。

薄熙来事件发生后,中国的政治环境更加诡异。自315日被短暂关闭5天后,左派网站“乌有之乡”、“毛泽东旗帜网”被解禁,其帖子内容已经收敛很多,讨论的话题更多地关注国有经济和民生政策,偶尔夹杂一些为薄熙来鸣冤的文章。不料,北京时间46日,上述左派网站再度被主管部门勒令关闭,同时被关闭的还有凯迪社区、共识网、选举与治理等右派网站和论坛。此次被封的原因是因为这些网站发布“违反宪法”、“恶意攻击国家领导人”、“妄议十八大”的文章,于是被要求关闭一个月整顿自查。通过审查后才允许开通。这次当局整顿力度之大、关闭网站之多极为罕见。

 

另一值得注意的现象是,被中国政府严格屏蔽的有关89事件的照片出现在百度网。不久前出现数十个打着“赵紫阳网上纪念馆”的网站,其服务器都在大陆,如杭州同怀网、沈阳家祭网、北京地球城、中国陵网、安徽的纷雨等。它们可随意登录流览、悼念和留言。网站不但收藏赵紫阳的历史照片,更允许网民留言,发表感想,其中不乏被视为“敏感”的语句。网管部门对此视而不见。家祭网负责人说,赵紫阳网上纪念馆已开了两年,过去一直很低调。不时有警察和网警警告说“把紧点”,但最近几个月已没人管,人气特旺,版主任由网民发言,基本不删帖。

43日,中新社、新华社、人民网等近百家国内媒体和网站先后发表《胡耀邦墓前清明祭》,缅怀这位逝世多年的开明派前总书记.415日是胡耀邦逝世23周年,胡耀邦陵园先后接待过80多位党和国家领导人、200多位省部级官员祭奠。45日清明节,200多位民众自发前往北京富强胡同6号的赵紫阳故居进行悼念。在场的警察没有像以往那样对前往赵家悼念的人加以阻止。

最后做一小结。“新左派”对社会不公、贫富对立、官员腐败堕落、牺牲国家和人民利益迎合西方等现象的抨击,有其合理的一面。但是,他们歌颂“文革”,希望走回头路的主张是绝对错误的。历史已经证明,建国以后到“改革开放”前的政策,带给中国人民深重的灾难。从苦日子熬过来的人,尽管可能怀念简单朴实的时代,但是绝不会有人真的希望回到“旧社会”。“新左派”的存在,对主流的权贵利益集团起到牵制作用。中国过去的“极左路线”和现在的一盘散沙、意识形态崩溃,是制度的结果。出路在何方?重归“极左路线”是不可能的,改良?还是革命?路漫漫其修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