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金铃儿专栏 >> 详细信息

复活节的篝火

热度0票  浏览585次 时间:2012年4月17日 10:41

                                                            

         欧洲的复活节,在宗教意义上是纪念2000多年前,耶稣基督为拯救人类被钉十字架而死,三日后复活。而在传统文化意义上,则是为了庆祝春天万物复苏,人们迎来新的生命和新的希望。所以在庆祝这个节日的时候,很多的具有象征性意义的物件如鸡蛋、兔子、蝴蝶及春天的花卉和嫩芽,都跟宗教没有什么直接的关系。

        人们在庆祝复活节的时候,有一个特别的活动,就是燃起篝火,意在趋赶冬日的寒冷,燃起新生活的希望。往年复活节,我们都是看到小区附近张贴的小广告,在社区里的小广场等比较宽阔的地方看熊熊燃烧的篝火,看人们手握啤酒杯、边聊天边嚼着香喷喷的烤香肠,听孩子们兴奋地围着篝火跑跳嬉闹,感受着复活节的气氛。而今年的复活节,我们一家在柏林度过,得到距离柏林一个小时车程的一位德国朋友克劳斯博士的邀请——去他家的私家花园,参加了他二十六年来一年一度的私人篝火秀

        一进克劳斯博士的大家,我们就被那诺大的花园美丽的风景吸引住了。鸟儿鸣啭、泉水叮咚、花团锦簇、树木繁多是在德国不足为奇,只要有个私人花园,这些就都不在话下,但是克劳斯博士的徒步登高小径我却是头一次经历。

         沿着一条五六十公分宽的弯弯曲曲的小路顺坡而上, 忽而绿树、忽而翠竹、忽而花丛、忽而小溪,曲径通幽,花园虽然只有2000平多平米,因为因地制宜的借景和造势,感觉那条小路很长很美。很多客人都在兴致勃勃地沿小路寻幽境,大家能互闻其声却不见其人。我儿子很快跟一位与其年龄相仿的德泰混血女孩儿追逐嬉闹似多年老友,我们却只听他们的欢笑,看不到他们的踪影。终于在香汗和微喘中,走到了小路的尽头,那里豁然出现一片直径10米多的石子铺成的圆形小广场。 广场上已经准备好了堆成圆锥体的一堆木头,不用说,那就是即将点燃的复活节的篝火。而在小广场四周,细心的主人已经为来宾们准备好了观众席——长椅和板凳, 每个座位上面还有御寒的毯子。乍一看,误以为这里是一个露天的剧场。

        克劳斯不仅是大学教授,而且还是业余歌剧爱好者,常常举办小型的个人演唱会。而这个持续了二十六年从未间断的复活节篝火,也是他吸引众多亲朋好友的保留节目之一 。伴随着这个重头大戏,他那装修一新的偌大的地下室里,同步举办着瓷器、摄影和绘画展览,一个小型的跳蚤市场也令来宾们兴奋异常。

        克劳斯博士的住宅,是一个一百多年的古堡。上面几层在二战尾声里盟军的轰炸中消失,只剩下偌大的地下室和地上两层。 克劳斯博士的父母把几乎成为废墟的古堡买下来,修葺之后成为一个很大的住宅,再经过克拉斯博士多次的装修和改建,成为今天人们眼中集古典与现代文化品位于一身的精品建筑。在克拉斯的摄影展里,这座建筑在各个时期的图片,默默讲述着它兴衰历史。

        在没人监督的50多平米的跳市里,进门左手是熊熊燃烧的壁炉,屋子中央的台子上摆着各种宝贝。选中合意的东西,就自己估价并且把钱放进在进门右手边墙角处那个无人看守的类似捐款箱的盒子里。在篝火燃起之前,我淘到几件宝贝——克劳斯博士亲手制作的瓷器烛台。

         八点钟的时候,主人克劳斯头戴白色安全帽,出现在大家面前,大家被他搞笑的打扮逗笑了。他说几句欢迎词,就钻进了那个木头堆里,亲自点燃了篝火。大家都停止了说笑,从院子的四面八方围拢过来。注视着越来越旺的篝火,有的轻声感叹,有的凝神注视。火势越来越大,火苗窜得越来越高,几乎要烧到那些参天的大树。我开始担心——不要引来火警吧?不过大家好像都没有这份担心——在这里经历了二十多年的复活节篝火,大家都有淡定的理由。

         原来复活节的篝火是这么的美!火苗变幻着舞姿,跳跃着,舞动着,飘飞出无数闪烁的小火星儿。它们飘飞出篝火,升上天空,似无数闪烁的精灵, 在高高耸立的数枝间,旋转、飞舞,飘到遥远的天边。随之焚烧的,还有冬日的精灵,它们最后的淫威终于让位给这复活节篝火带来的温暖,而消失殆尽了。

        篝火渐渐弱了,小了。克劳斯又把栅栏旁边的旧圣诞树扔进火堆,接着是一把旧椅子、又一个旧凳子——这也是篝火的风俗之一,烧掉老旧的家什,烧掉阴冷和晦气。

        在篝火变成一堆焦炭的时候,人们纷纷告辞,克劳斯弟弟的泰国老婆却很热情地跟我聊得正欢。她纯正的德语居然是跟80多岁的婆婆学的,她说她很幸运生活在这样一个大家庭。我能想象她的幸福,却不能理解克劳斯博士那么才华横溢、成就非凡,却是一个对异性没有兴趣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