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叶子的世界 >> 详细信息

公平与德国

热度0票  浏览370次 时间:2012年3月20日 10:51

    这是一则来自德国萨尔州(Saarland)的报道:一位纳税人在八年前的退税申报里,本来只有400欧元的税可以退回的,当地财政局却出手阔绰,给他转账85000欧元。这位君子得了这笔“飞来横财”,也心安理得地暗自收受了。待到财政局意识到其所犯的巨大“错误”时,便马上诉之与庭来讨“债”。法院的判决让人大跌眼镜:那位没有及时向财政局纠正错误的“不义”之君,可以名正言顺地拥有这笔款项,原因是财政局是在过了法定的“五年追收期”后,才进行起诉,所以无效!当然我们刚看到这则消息,也都为那人捏了把汗,同时也开始思考一个问题——公平。

 

追求“公平”的德国人

 

    这些日子,德国人们又在为一个“钱”字闹腾着。这一次闹,是为了刚刚辞职的伍尔夫总统该不该得到他的离任待遇(EHRENSOLD)。几乎绝大多数的民众,都很愤慨这个被迫辞职的总统还能拥有年薪近二十万欧元,再加上私人秘书私人办公室私人保镖的优厚待遇。甚至在总统的告别仪式上,游行人员吹呐叫喊,打出“Keine Ehre, ohne Sold”的标语。他们认为,接受这份待遇的伍尔夫,应该为自己感到羞耻。我们当然也知道,伍尔夫的辞职原因,既谈不上是“政治原因”,也算不上是“健康缘故”——毕竟肾病发作也是在宣布辞职以后,而这两个条件是提前离任总统获得离任待遇EHRENSOLD的前提。真正要通过法院来介入判决,估计他的确不够格拿到这笔钱。可是,我怎么觉得这些德国民众,竟然可以把人逼到如此境地也不罢休呢?总统也是人吧,他以前再怎么“贪小便宜”,在这不到两年的总统任期内,他和他的第一夫人还是尽忠尽责的。

    德国人都很自豪自己活在一个真正的民主国家里,民主这个词有时候会让人和“公平“相混。纳税人可以继续保留“非份之财”,总统也可以被推倒,他们高声欢呼:这才是一个有希望的国家!在这样的国家里,我的孩子们才会有光明的未来,公平的机会!

 

不公平的“临时工”制度

 

    沃尔新先生也是这些欢呼民众中的一员,只是他对德国的未来没有别人那么乐观。因为他对自己的现在都一筹莫展。他曾在一间大银行里任职,后来在银行的整合裁员之风里,他丢掉了饭,从此以后,他开始了“临时工”的征途。整整五年了。

    临时工(Zeitarbeit),是德国近年来发展极其快速的一种就业形式。大部分都是通过专门的“临时工”中介机构或者有这项业务经营权的跨国猎头公司来进行。中介机构会在网络上或者报纸上长年累月地刊登招聘广告,而不少招聘广告其实并没有实际的职位空缺。不明就里的求职者便蜂拥而上,到了那里才发现,中介机构只是看是否有必要把你加入他们庞大的“人才池”里。只要仔细看看目前求职市场上的招聘广告,特别是网络上的,你会发现,80%的广告都是中介公司打出来的。如果你有幸通过中介找到一个正式的职位,那么你的合同是和雇主之间直接签订的,中介公司从雇主处获得一次性的佣金而已。但是,这个“临时工”工作合同,却是你和中介公司之间签订的,雇主每个月把钱支付给中介公司,中介公司再给你发工资,也就是说,你作为临时工,获得的实际工资,是比同等资历从事同等工作的正式员工低很多的。从雇主方面来说,也许他给正式雇员支付的金额也是同样薪酬,可是为什么他会青睐和需要这些“临时工”?答案很明显,这种灵活的“临时工”制度,为企业在淡季旺季的用员制度上提供了极好的方便,而企业不需要在和雇员权益方面的纠缠来伤脑筋,把皮球踢给中介就行了。目前,纵观德国各大小企业,几乎大部分的公司都有过雇佣临时工的经验。对于不少重新就业者和暂时失业的人员来说,“临时工”制度的确能让他们很快有机会回到职场上练兵,也的确有不少人通过几回“临时工”的磨练,有幸获得用人单位的青睐,“临时”变“永久”。但也有一些企业,会让某些职位永远让走马观灯的“临时工”来填缺。

现在说回我们的沃尔新先生,这个在“临时工”阵营里徘徊了四五年的硬汉子。我当时也觉得奇怪,凭他拥有的技能和经验,应该不难找到合适的正式工,为何他如此背运呢?后来才知道,他不算是很健康的人,经常有点小毛病,每个月要休三两天病假,而且人也不算年轻力壮了。虽然很多招聘广告里甚至会注明:残疾应聘者一视同仁。沃尔新说起自己的经历来,就有点义愤填膺,觉得德国无论是在公平性或在人道主义上都越来越走下坡,国家撑起的那个“经济龙头”,其实是建筑在无数如他般受不公待遇从事低薪工作的人群上。他还把那个也有点病恹恹的法国拿来做例子——在法国,给临时工的待遇,是比正式工要高的。这才符合逻辑——使用高度灵活性的临时工,自然应该付出更高的成本!

 

公平真的存在吗?

 

    也许,世界上根本就没有绝对的公平这一说。德国人那么热衷于追求民主追求公平,只是他们对心中幻想执著的一种表现。君不见就连德国的巨头西门子集团公司,前几年是如何把其亏损的部门“巧妙”地甩开的吗?先是把其手机部门出售给台湾明基,后又让诺基亚来收购其通讯技术部门,这两桩“婚姻”都有一个惊人相似的归宿——短命。只过了三两年,便先后宣布破产。而那里的老西门子员工则只能“嫁鸡随鸡”,也不能哭着脸回来掏空娘家的口袋了。多么潇洒的谋略!

    我在同情沃尔新先生的同时,还是好好安慰了他一番。我让他继续坚持不懈去应聘,精诚所至金石为开。然后,我对他说:昨天我在Aldi超市买了两个来自巴西的大木瓜,才花了六欧元。这个价钱要在Rewe超市买,我一个木瓜都买不到。幸好,还有Aldi这样的好东西支撑起我们这个倾斜的世界。我们就应该有理由乐观接受一切——公平与不公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