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刘倚天专栏 >> 详细信息

“两会”万花筒

热度0票  浏览375次 时间:2012年3月19日 12:47

        

    中国的“两会”是举世无双的盛事。每年一度,数千名“人民代表”、“政协委员”喜气洋洋地从中国各地赶赴京城,欢聚一堂共商国事。不知那些在台上的“角”们作何感想,反正观众被远离了政治,这秀每年照演不误,不看也得看。于是中国人玩起黑色幽默,从堂堂的举国盛事中看出另外的门道。本文不谈严肃的国事,而是说说大家私下议论的话题。

 

“北京时装周”

 

2012年“两会”的亮点非“代表”、“委员”们的顶级行头莫属。早在2011年“两会”期间,将军级女艺人宋祖英委员的LV大花围巾就惊艳四座,她不经意间一挥手腕,更露出PIAGET Limelight Magic 腕表,该表价值约24万人民币。那些同样是社会名流的男女委员们不服气,于是乎,201233日,全国政协会议开幕式上,更多的代表们披金戴银地出场了,一时间世界顶级奢侈品汇总人民大会堂,两会于是有了“北京时装周”的雅号。

 

 

地产大亨恒大集团主席许家印开会迟到,风风火火赶往会场的情景被记者们逮个正着,然而最吸眼球的是掀开的衣襟里面的HERMES皮带,价值6000人民币,如果是鳄鱼皮制,则要2万多人民币。曾经的央视骄女杨澜手挽价值8500元人民币的Marc Jacobs手袋;同样出自央视的原“国脸”之一李瑞英戴的Dior眼镜框约合1650元人民币;香港籍政协委员郑明明手提爱马仕铂金包乃很多明星贵妇们的最爱,长方型的爱马仕铂金包售价都在10万人民币以上刘迎霞跨着Dior Granville 系列手袋,约值2万多人民币。

35日,全国人大十一届五次会议开幕,政协委员宋祖英身穿华贵的皮草大衣、足踩CHANEL长筒靴赴会的背影被记者拍到。36日,韩红拎着Bottega Veneta男款皮革梭织公文包的身影也被记录在案。看罢平民出身的大富大贵之人,“红二代”更是当仁不让地炫富。号称“电力一姐”的中国电力国际有限公司董事长、李鹏之女李小琳以穿着讲究出名,此次出席“两会”,她身穿的鲑鱼粉色套装出自Emilio Pucci2012年春夏新款,价值人民币12555元,粉嫩的色彩与政治会议的气氛格格不入。她戴的珍珠项链也有网友人肉出是价值不菲的CHANEL

 

放眼望去,数千名“代表”、“委员”中,PRADA BURBERRYCHANELGUCCI这些品牌的服装、皮具,笔笔皆是。本该是商议国事的会场,却是一片珠光宝气、艳光四射。

为了在公众面前秀骚,几名浙江籍女代表想出惊人之举。35日,30名浙江籍女代表和委员原计划身着统一定制的高贵的旗袍集体亮相,这些旗袍由著名服装设计师吴海燕度身定做,著名化妆师毛戈平准备亲自出马为她们化妆。消息经《钱江晚报》报道,引起民众质疑:这些制作精美、价格不菲的旗袍的制作费来源何处?前教育部发言人、语文出版社社长王旭明在微博上猛批:“两会不是奥斯卡……不是娱乐大杂烩。这么做的、这么穿的、这么报的以及这么赞美的,脑子注水了?这不是新闻是丑闻!”

 

让人感到好笑又悲哀的,是“代表”、“委员们”的素质:国会、议会乃现代政体的国家最高立法机关,握有代表民意、弹劾国家元首、监督政府的大权,国会议员个个都是职业政客,满脑子想着如何对付反对党、如何缩减政府预算、如何挑总统的错等等。而中国的那些美女“委员”们,居然想得出在国会(如果“两会”也算国会的话)会期上演旗袍秀,真乃千古奇观!

    在公众的质疑下,那场旗袍秀没有出演,导据说那些艺伎“委员”们还觉得很委屈。如果真的秀出了,出演者和策划者们可真的在全世界面前大大地嘲弄了中国特色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

 

“官商代表大会”

 

根据“胡润中国百富”的资料,2011年中国“人大代表”中最富有的70人的净资产总额高达人民币5658亿元(约898亿美元)。相比之下,美国立法、司法和行政三个部门的660名高级公务员的净资产总额仅为75亿美元。而中国2010年人均GDP仅为2425美元,与美国的GDP人均37527美元相差15倍。
   
《中国经济周刊》与中国经济研究院等研究调查发现,截至228日,共有156A股上市公司的负责人参加“两会”;其中人大代表111位,政协委员45名。调查按照227A股的市值计算,这156位代表、委员所在的155家公司,总市值达到6.4万亿元人民币;按照227日沪深两市总市值27.89万亿元人民币计算,这155家上市公司总市值占两市总市值的22.6%。而A股上市公司大都是大型国有企业。
   据《南方周末》2010年报道中的统计,截至2012229日,第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实有2978人。其中官员公务员(含国企、事业单位等公营机构官员)(依法履行公职、纳入国家行政编制、由国家财政负担工资福利的工作人员《中国公务员法》)共2496人,占85.3%。公营机构职员代表,即国企、事业单位的普通员工,共143人。2491人,高达83.6%。可以说,国家在职公职人员出任国会议员,也是具有“中国特色”,举世无双的。世界其他国家的国会议员都是专职的,领取议员薪水,没听说过哪个政府部长、州长兼任国会议员。由政府官员组成的“议会”怎么可能具有监督、制衡的功能呢?而由官僚和巨富组成的“人大”、“政协”又怎么可能代表超过十亿被边缘化的中国民众?

    无所作为的精英们每年都被媒体爆出惊人之举:2010年,李小琳在政协小组讨论期间,带领众女“委员”跳健美操,2011年倪萍委员在两会会场跪地拍冯小刚照片,2012年,毛新宇委员在全体大会上津津有味地看哲学书的照片被发到互联网。而“代表”、“委员”们在会场酣睡的镜头早已屡见不鲜。呜呼,这些名流“委员”、“代表”们拿国事当娱乐,为“两会”平添了许多笑料。

 

文革遗老代表

 

现任“人大代表”中有一位堪称活化石的人物:82岁的山西平顺县西沟村党总支部副书记、全国女劳模申纪兰。她自1954年当选第一届全国人大代表至今,已连续参加十一届全国“两会”,2011年“两会”时,她的一句“从未投过反对票”,语惊四座。

 

    今年35日人大开幕日,申纪兰接受专访时解释说:符合党的政策,符合人民利益,大家拥护,自己就拥护。她认为投赞成票也是在充分发扬民主权利。她深忧网络会教人学坏,政府应该严管网络。申纪兰今年向大会提交的建议是关于加强政治思想教育。她给自己定的主题是:文化改革也要政治挂帅。

访谈见诸网络,网友很有创意地调侃了一把:两会“赞成姐”申纪兰,大跃进赞成、人民公社赞成、文革赞成、斗刘少奇赞成、斗邓小平赞成、否定大跃进赞成、否定人民公社赞成、否定文革赞成、平反刘少奇赞成、平反邓小平赞成,55年连任11届人大代表,不知反对票为何物。

申纪兰这样的文革遗老,代表了相当一部分尚未开化的中国人。前央视名旦倪萍委员有名言;“我爱国,我不添乱,从不反对或弃权”。并进一步解释说:“就像一个家里一样,特别知道自己父母不容易,也知道父母的难处,当然也知道父母的缺点,但是……你还得体谅父母,因为是跟着父母一块过来的,知道父母未来会把你抚养长大,跟着父母……一块去解决问题。我们当然知道发达国家的优势,但是他们不是我们的父母,我们不是他们的孩子,他们不会管我们,不会给我们饭吃,所以你得跟父母一块。”难怪当年倪萍主持节目时动辄一把鼻涕一把泪,相信这位大姐的涕泪不是假的,因为这样像婴儿一样的智力,只能用哭来表达那有限的思维。

申纪兰、倪萍们不知道一个最简单的事实:发达国家都有完善的社会保障机制,不会任由国民冻死、饿死。而倪萍的“父母”在大跃进时代就饿死了数千万“儿女”。以后数亿儿女过了几十年“节衣缩食”的苦日子。“改革开放”以后,官商利益集团迅速暴富,与十几亿“儿女”的富贫差距达到惊人的程度。也许倪萍不是利益集团的一员,但是无知的她绝对是合格的吹鼓手。

 

总有大陆人拿台湾、日本、韩国国会议员开会时拳脚相加说事,说他们素质太差。这些人其实错了:拳脚相加乃是唇枪舌剑的延续,说明那些议员尽职尽责地履行自己的责任,为民、为国呕心沥血。总好过在会场睡大觉。再者,脾气暴躁、缺乏涵养是东方人的通病,君不见,因为鸡毛蒜皮的小事大打出手、头破血流的事在中国是多么的司空见惯,更何况事关国家大事呢!亚洲国家实行议会民主制不过半个世纪,要进化到英国、美国那样的绅士议员,还需时日。

“两会”是具有中国特色的“保留节目”,到底这节目受不受欢迎呢?这不,“人民代表”们又在大会堂的座位上酣然入睡了。

 中国的人大和政协创造了世界上的一个奇迹:60多年来,没有一个官方的法案或者报告,被否决过。从前是全票通过,现在有了一些反对的声音。但是,这两个机构要成为一个现代意义上的议院,要走的路还很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