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呢喃细语 >> 详细信息

德国男人的女人(三)

热度0票  浏览331次 时间:2012年3月19日 12:45

信仰上帝的俄罗斯女人

 

 

          克劳斯原来是德国邮局的电信工程师,收入在朋友中算是最多的,被周围的朋友羡慕不已,成为父母的骄傲。那时候朋友们聚会,经常是克劳斯一个人埋单,柏林的大小乐事都有他的参与,十足的快乐单身汉。可是人到中年了,头都有些谢顶了,克拉斯还没有找到合适的女朋友,后来经教会朋友的撮合,认识了刚刚来德国的俄罗斯人娜塔莎。

         娜塔莎来自俄罗斯的郊外,看到她以前在小树林的照片,姣好的身材裹着一个碎花裙子,忧郁、怀旧,自然让人联想到那首闻名世界的《莫斯科郊外的晚上》。

         两个人都是虔诚的基督徒,见面后张嘴闭嘴都是:“OhMein Gott!”自打认识以后,他们经常在周日的教会里巧遇,坐在一起俨然像教会的兄弟姐妹一样纯洁无邪,一起诵经祈祷,一起做义工,一起探讨圣经教义,可是慢慢地彼此发现,他们的相识是上帝的安排,彼此有了神圣的责任。

         开始克劳斯的父母根本不同意他们的儿子找个外国女人,尤其一个来历不明的女人。克劳斯的父母越是反对越加速成全了他们的婚姻。他的父母也不想失去唯一的儿子,后来竟然还为他们举办一场隆重的宗教婚礼,可怜天下父母心!亲戚朋友都被邀请,在泰戈尔湖上租一艘大游轮吃喝玩乐地热闹一整天,所有的人也都认为这是上帝的旨意。

          克劳斯在大学里学过俄语,娜塔莎不太会讲德语,两个人交流多数停留在俄语上。婚后的娜塔莎先后成为两个孩子的母亲,她更没有时间去学德语,学习德语在日常生活中,或者留在周日的教会上,她索性也不再去学校学习了,也没有再出门参加过职业培训,就连她的那本圣经都是俄文的,她甘愿呆在家里做贤妻良母。

         克劳斯一个人养家当然很辛苦,开始父母还多少有些支助,后来父母陆续去世了,他也患上脚疾,走路像个小脚老太,左右摇摆,双脚不敢着地的样子,谁看了都要笑。他不得不放弃工程师的工作,改行干起开车的投递员,收入少多了。孩子正是成长花钱的时候,日子过得着实地紧巴、艰难。

         为了节省开支,克劳斯把家搬到偏远的郊区,房租是省了不少,可是除了几处面包、食杂店、饭店而外,只有教会。在德国只要有人的地方,无论多小哪怕几个人的农庄,都会有教。娜塔莎愿意到教会工作。

         克劳斯白天上班,下班购物,接送孩子上学放学,一大家子的活儿他不得不承担了一大部分,时间长了,苦不堪言,逢人便怨声载道,他的婚姻带给他的是个负担,也忘记当初他一直信奉的“上帝的旨意”。也养成了他一家之主的至高地位,甚至是霸道。他经常一个人出门度假,留守娜塔莎一个人在家照料孩子。慢慢地无论什么活动再看不到娜塔莎的身影了,偶尔有孩子在他的身边,孩子大了,只有他一个人参加朋友的聚会,也很少提起他的妻子娜塔莎,看来两个人的关系形同虚设,不禁要问:他们的婚姻会幸福吗?

         多年来娜塔莎几乎没有再回过老家俄罗斯,她与亲人很久不再有联系。她生活中的一切都按照圣经里的教义去尽女人和母亲的责任,除了丈夫、孩子以外,就是教会的传教诵经。

          婚姻稳固关系在圣经里的约束,胜于世俗的法律约束。基督是教会的头,男人是女人的头。上帝先造了男人,女人是由男人身上的一块肋骨而成,丈夫是妻子的主宰,妻子不可以离开丈夫,丈夫爱妻子如同爱自己的身体,爱妻子便是爱自己,妻子要敬重她的丈夫。

          他们家里甚至没有电视机、广播,几乎没有什么现代人的娱乐生活,生活极尽简单,平常如水。她一年四季身着裙装,头包纱巾,一副中世纪教会侍女清淡寡欲的形象。她常年如一地为教会打扫卫生,有一些小零花钱,她还经常捐给教会,花到自己身上微乎其微。显然她活得好艰难。

         后来一次看到她,才刚刚50几岁,头发灰白一片,略微的驼背,清瘦灰暗的脸睑很憔悴,眼睛却泛着光泽,似乎很快乐、很知足的样子,这让我又想到那句话:“莫斯科不相信眼泪”。

          虔诚的基督徒坚信,人生的追求在上帝的天国里,现在的人生只是暂短的一个过程,美妙的伊甸园才是人类的最后归宿。后来才知道,娜塔莎当年来德国是个留学生,而且是个很有研究的神学专家!一个普普通通的地道德国家庭主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