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唐潮 >> 详细信息

中德不同发展模式的反思

热度0票  浏览338次 时间:2012年3月19日 12:44

        自从08年新世界经济危机爆发以来,中国和德国都在反思自己经济发展的危机和如何发展的未来。中国模式和德国模式的可比性很强——大家都是扎根制造业的出口大国,所不同的,是中国还处于世界制造业链的低端。中国和德国都是试图找出一种资本主义混和社会主义的理想平等发展模式。但是,今天的发展结果可以说是违背初衷走了样,大家全被脱缰失控的资本主义野马给狠狠地甩下了马背。大家最头痛的问题,都是如何解决贫富差距过大的问题。                                                     

                                                             谁来限制资本的贪欲横流?

         你在德国打开报纸,天天都是讲金融危机的,已经讲了好几年了。欧洲人没办法,只好眼睁睁地看着被世界金融寡头控制的媒体唱空欧元,看着腰缠万贯的对冲基金按着他们设计的方案,利用希腊做突破口,全方位地大赚特赚。本来,只要把希腊扒光了扔出去就行了,但少了这张希腊牌,这投行就没法在欧元区内部兴风作浪了。谁来管制资本家的贪婪?这是德国模式成败的关键。

        相比美式资本主义,许多中国人觉得德式资本主义更符合中国的国情。但由于搞全球经济一体化,金融寡头势力过于强大,让搞理性资本主义的德国模式也进入衰落时期。按德国社会学家斯特里克教授的说法,德国模式的特点是德国工会、德国政府和德国大老板形成一种互为支持和制约的平衡关系。工会势力的强大,使打工者的人权和经济权益得以保证;德国民选的政府,主要是利用政府掌控的国有企业的经济实力,依靠机构和法律来体现选民的意志,控制资本家的贪欲。在这种框架下,大资本家也赚钱,但不能赚得太狠,收入的差别比较透明和合理。而现在德国的情况是,工会虽依然存在,但失去了抗争意识,工会会员也因为失业被大幅度减少。在全球经济一体化的时代,大资本家常常微笑对工会说,如果你们再牛逼,我就把工厂开到中国去了!为了保住工作岗位,德国工会就只有向资本家“投降”。没错,德国是人人一票,但问题是这民意代表被选进政府后,常常并不能利用国家权威来伸张民意。政府老给富人减税,可富人根本不买账,照样努力出口德国的工作岗位。

         德国社会这种原本比较和谐的“三角关系”格局早已荡然无存,只剩下大资本家在独领风骚。最强大的理由是国有经济效率低下,缺乏竞争性。因为代表民意的政府手中无物可以用来打压“一切向钱看”的私有经济,限制资本家的贪欲。英国社会学教授柯罗其在《后民主》一书中对此有个很形象的比喻:国有企业和政府管理机制和私有经济相比是常常没有价格上的优势,可最便宜的常常并不是对选民最好的。比如说,男人解决性的办法有两种:找个老婆,或找个小姐——找小姐的经济成本无论如何是比找个老婆来得划算。但是,这世上的男人还是喜欢找个老婆,用成本贵的方式来解决性的需要。你看,做为选民,如果你喜欢便宜的,接受资本家的“贿赂”,你就必须放弃你选票的政治权益;捍卫你的民主权益,你就要付出经济上的代价的,民主向来都不是零成本的买卖。这也就是为什么西式民主在穷国不能生根开花的原因,就是西方用枪杆子顶着人脑袋搞,也鲜有成活的。伊拉克,阿富汗,埃及或利比亚,哪个移植成功了?

         说到这儿,我不得不佩服马克思当年天才的前瞻性。德国在历史上一直致力于发展带有社会主义色彩的资本主义制度,估计还是和老马对资本主义残酷性的精辟分析是分不开的。我觉得资本主义制度最神妙的地方是,这制度的本意是反民主的,是让极少数资本精英掌控国家。但因为搞了一人一票,依托成熟的法制体系,居然能让老百姓信以为真地觉得自己有民主。现在西方经济出了危机,穷人变多了,大家就不想再信以为真了,就有人出来和过于贪婪的资本精英较真了,搞占领运动,要均贫富,想夺回失去的民主。估计强调民生的左翼和温和右派会在选举中重占上风。你不能一方面紧缩民生福利,一方面让富人更富。谁对德国模式的兴衰感兴趣的话,可以看看斯特里克教授的书《改塑资本主义》(Re-forming  Capitalism)。                                                                     

                                                                    中国模式的问题

        中国模式的特点是国有企业还占据着国家的经济命脉,对自由经济市场的控制力十分强大,能够让中央政府以最快速度发挥强大的垂直行政调整能力。西方自由市场经济向来是要反对强大政府的管理限制,而中国多次逃过世界经济危机的浩劫,就是因为有个强大中央政府的管理限制。西方的危机要拖多久,决定权不在政府手中,而是在掌控经济的大老板手中。在他们的私人利益得到均衡之前,估计危机是不会过去的。这样的玩法,有14亿人口的中国是绝对陪不起的,中国的事最难办的,就是人实在太多了。

        有德国人问,如果中国政治真的像我们德国媒体宣传的那样“黑暗”,那这中国共产党为啥还不倒台啊?其实,德国媒体宣传的那个中国共产党实际上已经不存在快十多年了,这个党早已变质。现在的中国共产党实际上是个隐形的,类似于西方多党制的党。千秋万代永不变色的红色江山在事实上已有差不多“半壁江山”被悄悄地“和平演变”了,中国早已不再是传统意义上以工农为国家主人的共产国家了。尽管大家全披着共产党的外衣,但中国共产党内至少分成了代表不同社会利益的左中右三“党”派,挺全乎的。尽管党内外也有人急着要“改朝换代”,但无奈枪杆子还紧捏在党的手中。而且,现在真没了共产党的这面红旗,边疆必然大乱,洋人势必趁虚而入,中国估计会被分裂,下场犹如前南联盟,崛起复兴又变成一枕黄粱。中国的强大首先在于他的统一,西方啃不动。所以,权衡之下,党内三派人士全说自己还是共产党,全是为人民服务的。右派是披着共产党外衣的资本精英,要为有钱的人民健全法制搞私有化,保住已经搞到手的钱;左派要为没钱的人民大搞民生,主张政府要重新控制社会收入的再分配,要借民意从右派手中夺权执政;中派基本上是静观其火,两相调和,为人民坐收渔人之利。

         中国有选票制度,但不是一人一票。右派有钱人怕因为一人一票,老百姓会学西方大搞民生,把他的钱也给分了。党内其他的势力则担心搞人人一票会让执政党失去权力,让中国这样的大国重新陷入人民发狂的文革式政治混乱,而政治的高度稳定是中国模式能否持续发展的根本保障,觉得还是“摸着石头过河”这招比较实在。如果共产党能搞透明政治的垂直民主,让人民有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和监督权,咱就是暂时没票也不太要紧啊,谁让咱是中国人呢?如果没有这一点中国特色的话,那咱这中国模式也可能会hold不住的。

          中国模式的另外一个问题就是中国人没有可以信赖的价值观和政治信仰。现任德国默克尔总理的老爸是作牧师的,因为觉得这社会主义的大同原则和教会平等博爱的原则比较接近,当年就硬带着全家从西德搬到搞社会主义的前东德去当牧师。你看那个时代的人多有信仰啊! 现在西方的普遍道德水准还高于中国的唯一理由,就是西方人还比中国人多了几个钱,眼中有法。中国人口袋里的钱还不如西方人,眼中无法。

         改革开放30年,借力于全球经济一体化的狂潮,中国实现了经济和政治的崛起复兴。中国模式面临的关键是,如何改变和上升中国在世界制造业链中的地位,低能耗、低污染、科技高密集、掌握世界产业链的价格话语权,进而转变世界政治话语权朝西方一边倒的局面。世界政治的是与非,取决于你的经济实力。让人欣慰的是,有关资料表明,中国在科技开放上的投资已经名列世界第二,仅仅落后于美国,特别是在绿色能源、生物和纳米技术方面。也就是说,在15年之内,中国在科研的投资将赶上和超过美国。如果这些钱不全被人贪污的话,如果下次技术革命首先发生在中国的话,那中国人就有机会走到西方的前面,中国科技将再次领先世界就不会再是个梦想。那咱中国模式也就修成正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