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关愚谦·说东道西 >> 详细信息

良药苦口利于病,忠言逆耳利于行

热度0票  浏览494次 时间:2012年3月19日 12:18

 

 

说说我的心里话

关愚谦

 

    “知过必改”,温故而知新”这两句名言,笔者自小就常从慈母和老师的教导里学过,在神州大地,也是众人皆知。但谁都知道,实行起来,谈何容易?

    毛泽东是近代史上一个最有名的说教者,他教人进行“批评和自我批评”,要人进行“触及灵魂”的思想改造,要求他人“脱胎换骨”。但是,他自己呢﹖是最典型的个人主义者!

不接触本质问题

 

笔者最近把2011年《人民日报》发表的许多社论都翻了一遍,各种改革的建议都有,还是过去改造思想的那些老套。确切地说,就是要现在的领导人“改造领导作风”、“改变精神面貌”、“为人民服务”、“学习雷锋”,都是些老生常谈,始终未触及本质问题,它应是“法治”、“监督”和“总结过去”。

当今的领导人仍然追随邓小平的指示:一切向前看,历史问题由后人来总结。至今,北京上层的一些高级领导人仍认为:建国后毛泽东所犯的错误不能翻出来,那会影响党的威信,社会的稳定。但是,现在已是二十一世纪,改革到现在已经三十多年过去了。笔者认为,只有认真地公开地检查过去,才能真正的建立党的威信。

    正因为没有透明度,历史上留存下来的问题愈积愈深。中央和地方领导仍顺着过去的无产阶级专政的政策,实行一言堂,党说了算,谁要反对我,就是反党反革命。但是他们忘了,时代变了,共产党领导人再也没有过去领导人的权威了。

    过去遗留下的问题,不解决会遭到民愤,而且,新的民愤还在继续发酵,如公占私地、贪污舞弊、无法无天。这些年来,笔者走了世界许多地方,接触了许多由大陆出来的所谓华人,几乎在国外逗留置家的大陆人,不是爷爷奶奶,就是爸爸妈妈,或是哥哥姐姐、叔叔婶婶或是自己,都吃过毛泽东极左路线的苦。

    1949 年起,毛泽东政策的三大法宝之一是“发动群众”进行阶级斗争。他利用土地改革斗地主,利用三反五反运动斗资本家,利用反胡风份子斗知识分子,利用肃反运动斗争反革命分子,利用整风运动制造右派分子,利用反彭德怀制造党内右倾机会主义分子,利用文化大革命打倒所有的文化人和臭老九。结果,毛泽东自己的晚年,四面楚歌,凄凉而终。

老鼠的儿子打地洞

 

    由于建国后,中国共产党打着毛泽东思想的大旗,推行那些从上到下极左的、宗派的、形而上的、违心的、引蛇出洞的群众斗群众的政治运动,造成人人紧张、个个恐慌,至今党内没有进行很好的整理和批判,以至至今仍阴魂不散。

    一些执政者重施故技,制造新的冤假错案。受害者怨声载道,年轻者不知所从。新生左派则认为,新出现的社会乱象是违背了毛泽东思想,并不知道其思想根源恰恰来自毛自己向美国记者斯诺(EDGAR SNOW)所说的“无法无天”。

    这六十年来,中国社会出现很多问题,共产党高级领导永远是捂着,怕动摇共产党基础。你如果真正为了老百姓的利益,你怕什么?最具体的一个例子:刘晓波发动几百人签字提出《零八宪法》,要求把西方的民主、人权、舆论自由都搬过来,以此改变中国面貌。结果触怒中央,把他关起来。国外就煽风点火,授给诺贝尔和平奖,为此,中国和挪威至今仍横眉冷对。

    我就不同意这种“关起来”的做法。刘晓波为什么不能有话语权?为什么不敢把这问题拿到电视上去公开辩论,这说明自己心虚。我就敢和刘晓波辩论。我在西方生活了四十年,美国和西方那套民主制度我很熟悉。我不认为,美国的大自由和民主就那么理想,能适合中国。欧洲人为了实现现在的民主,斗争了四五百年,才有今天,还漏洞百出。中国的皇权思想已有两千多年历史,毛泽东虽然大唱革命,但实际上还是个红色“皇帝”,一切由他说了算。中共目前有九个常委,没有极权的皇帝,但有集体的权威,他们说了算。要想在刚刚改革开放后的三十多年,就把西方的民主搬过来?这是痴人说梦?连他们的统治者自己也都在批评当前的资本主义制度。

    邓小平在处理六四事件上,江泽民在处理法轮功事件上,胡锦涛在处理现在的西藏和新疆闹事上,几乎全是一言堂,但没有好好地清算这几十年来共产党内自己的官僚主义和大汉沙文主义错误。没有征求广大人民的意见,把责任全部推到国外一小撮人的从中捣乱上。的确,外来西方的煽风点火,永远存在。全世界哪个角落有动乱,没有美国的插手?不过,关键问题是人民内部的矛盾,老百姓不满意,还应从内部去找原因。中国领导层自己没有透明度,决定重要事务,例如投四万亿元救市,都不通过人民代表大会,这简直太过分了。我认为,我们中国的忠孝仁爱、信义和平、礼仪廉耻、温良恭谦让,其思想比西方“人权”好得多,只是没有把它发挥出来、法律化。

    西方可学的东西非常多,但是不能照搬。美国这几十年到处发动战争,欧洲一些国家跟进,他们对自己国内讲民主,讲人权,但在国外就是讲侵略,用暴力。不久前,我在德国某地作报告时谈到人权问题时问听众,你们总批评中国人权,当然,中国国内破坏人权的例子很多,但是请问中国在国外有军队吗?而你们西方到处派兵,干涉他国内政,打着人权旗帜,实际都是为着石油利益。我发现,不少正义的西方听众认同我这一说法。

中共自己该脱胎换骨

 

西方和中国的最大不同点是,西方政治领导者关心本国国民利益,永远把枪口对外。而中国从皇帝到蒋介石、毛泽东,对外国永远是“韬光养晦”,把矛头则对准自己的老百姓。毛泽东曾说过,我们不怕打核战,顶多死一半中国人,最后还是我们胜利。听起来好可怕啊!在西方,本国死一个人都是大事。

笔者还记得,在大学读书时,每个班级都配备一个政治辅导员,专门抓我们这些由上海来的所谓海派学生的思想工作。说我们满脑袋资产阶级剥削思想,必须好好进行脱胎换骨的思想改造,不然,难以为人们服务。什么要想站稳无产阶级立场,首先就要与资产阶级爸爸妈妈划清界限!越脏越破越革命!有些由上海来参加革命的女学生,自我检讨得声泪俱下,批判父母的剥削罪行。我们年轻人也都暗暗发誓,为了革命,要脱胎换骨,愿意牺牲一切,甚至可以牺牲自己的生命。当时的中国实在太穷了,中国需要这样慷慨激昂的年轻知识分子。而现在,这些为革命前仆后继的老前辈,当看到自己的后代,只知享受人生,腐化堕落,欺压百姓,怎么不痛心?

    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到现在已经过去一个甲子,共产党已经整整统治了六十年。目前革命老一代人的儿孙辈,该是整理这六十年的治国经验的时候了,一个政党和一个人一样,不可能永远正确、光荣、伟大。有些坐享其成的后代,还借着祖辈生前的权威,打着他们的旗号强调“红旗不能倒,让红色的江山永存”。其目的不外乎是保护他们的既得利益。可不能让这样的人来继承啊!

    就我所知,有的干部及其子弟目前在国外的银行存款吓死人,有千万上亿的,他们一方面把自己全家送到国外,另一方面继续喊:“我们是共产党的后代,是天经地义的接班人。”我一直很纳闷的是,中国当前领导人一再表示,要坚决反腐败,但为什么不让政府干部财产曝光,不敢组织调查组到国外进行一次普查干部子弟在国外的私人存款。光让下面的老百姓“学习雷锋好榜样”,而自己仍是捂着盖着,老百姓能听你们的吗?

    该是共产党人自己脱胎换骨触及灵魂的时候了。良药苦口利于病,忠言逆耳利于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