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刘倚天专栏 >> 详细信息

“血汗工厂”和高额利润,苹果难逃其咎

热度0票  浏览325次 时间:2012年3月05日 09:37

 

苹果智能手机是今天最热门的移动电话,深受以年轻人和白领为主的全球主流消费群体的喜爱。苹果品牌的其他信息产品也在市场上引领潮流,傲视群芳。然而,近来不断有媒体和其他渠道爆料,揭露光鲜时尚的“苹果”背后的黑暗面——那些被指为“血汗工厂”的设在中国的代工厂。

 

25万人请愿,要求苹果整治血汗工厂

 

20121月,《纽约时报》发表报道,揭露了苹果供应商劳工待遇方面诸多值得怀疑的问题,包括富士康在内的苹果代工厂里,工人被迫超负荷劳动、收入低下、工作环境不安全、生活条件不佳等侵犯劳工权益的问题。29日,一些苹果消费者前往苹果在华盛顿、纽约、旧金山、悉尼等地的总部和专卖店举行抗议示威活动。另外,25万人通过Change.org和激进团体SumOfUs.org签署了请愿书,要求苹果制定相关的工人保护策略以应对其中国代工企业出现的“血汗工”现象。

 

对于美国和中国劳工权益组织的指责,已故的乔布斯和现在的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坚持表示,业内没有哪家公司采取的改善工人生活的措施比苹果更多。苹果称,有100多万名工人已被通知其自身具有哪些权利,6万名工人已经使用了免费的大学级辅导课程,而且苹果已强迫名声不好的供应商退还了600多万美元的非法收费。

    苹果表示,自2006年以来,该公司一直都在责令其供应商采取审计活动;2007年以来,苹果不定期发布审计结果。2011年进行了229次审计后,苹果发布报告称,90多家工厂中至少有半数工人的工作时间超过了每周60小时的上限,或是每周的工作日数量超过了6天。全球范围内近400家工厂被检查,仅有11家供应商的合约被终止。苹果解释说,与终止合同相比,强迫其进行改革能更有效地改善工人境遇。

2010年上半年曾经发生12起工人跳楼自杀事件的“富士康”,是苹果在中国两家最大的代工厂之一。当时的集体跳楼引起全球对该公司残酷剥削工人的关注,老板郭台铭不得不出面表态,并在工时、薪资水平等方面加以改进。然而,问题并没有得到根本解决,此番抗议的矛头转向委托方——苹果。

 

光鲜背后的血汗

 

     总部位于台湾新北市的富士康科技集团(鸿海科技集团Foxconn Technology Group)由郭台铭创办于1974年,承担了全世界40%的智能手机、电脑和其他电子产品的组装工作,它在中国大陆雇佣120万员工。

20101月到5月,富士康深圳工厂连续发生了12起员工跳楼、10人死亡事件,富士康顿时成为公众关注焦点。同年221日,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栏目播出了“无尘车间的怪病”,披露自2009年下半年起,江苏的富士康工厂有多名员工患上了四肢无力等“怪病”,原因是公司用有毒化学品替代酒精擦拭手机屏幕。此后,富士康的丑闻不断被媒体曝光。2011120日,自然之友、公众环境研究中心、达尔问三家组织联合发布调研报告《苹果的另一面》,该报告认为,苹果均违反了自己的承诺,导致富士康等代工厂在职业安全、环境保护、劳工权益和尊严等三方面存在诸多问题,并列举了10个中国供应商出现违规行为的案例。20119月,五个环保组织根据7个月的调查结果,联合发布调查报告,指责“毒苹果”现象。称富士康等苹果公司在华27个代工厂严重污染环境,产生重金属超标近200倍的“牛奶河”,导致附近居民疾病高发。

其实,自20076月到2009年,富士康大陆工厂已发生了12起职工自杀身亡事件。2010年跳楼高潮之后,国内媒体纷纷对这“死亡集中营”做了不同程度的调查和报道,富士康“血汗工厂”的秘密和剥削工人的内幕陆续被公诸于众。

2009715日,国外媒体报道说,苹果在其2009年供货商社会责任进展报告中承认,其中国供货商存在员工超时工作、克扣加班费、薪酬低于最低工资水平等情况。生产iPhoneiPod83家中国代工厂有45家未支付员工加班费,23家支付的工资低于当地最地工资。

 

        富士康深圳工厂为工人提供免费宿舍,8人一间,睡上下铺,工人们因此没有了私人空间,每天重复着流水线——吃饭——睡觉的单调生活。年轻男女工们最多到附近的网吧上网,而厂区的运动设施很少人使用。富士康的模式正在遭到质疑,越来越多的公司给工人提供人性化的宿舍,合理的薪资构成和工作安排。

 

劳动密集而利润微薄

 

        苹果的“血汗工厂”是全球商品链的缩影,很多耳熟能详的“世界名牌”在发展中国家依靠廉价劳动力生产。西方国家标榜尊重人权,然而资本天性贪婪,以追求高额利润为目的,在利润面前,人权简直分文不值。

       握有定价权和销售网的苹果公司是整个产业链的主导者,苹果将iPad的劳动力价值控制在成本的2%左右。据一名在富士康工作过多年的管理层员工透露,苹果只在乎两件事,一是提高质量,二是降低成本。外界认为,低廉的回报影响了富士康公司员工的劳动和生活环境。苹果公司的供应链覆盖了全球很多国家,分别获得各个阶段的利润。根据美国市场研究公司isuppli的最新报告,一部售价600美元的iphone 4的总成本仅为187.51美元,苹果的研发设计和物流环节的价值360美元的价值,日本、韩国提供的闪存、处理器等芯片价值187美元,最终组装阶段的劳动力成本在iphone总成本中只占了大约7%左右。苹果供应链中的芯片厂商、电池供应商、塑料模具和印制电路板厂商等多数企业都要依靠中国的数量庞大而又廉价的劳动力来削减成本。

   组装成品这样利润不高的劳动密集型企业,对劳动力成本的上涨非常敏感。自2005年以来,中国的平均工资已经上涨了50%,对于利润只有4%左右的富士康来说,100多万名员工即使每人增加100块钱,都将是一笔难以承受的巨额。20089月,深圳市总工会就向富士康发出集体谈判要求,但富士康对工资增长一直避而不谈。经过多次沟通,富士康终于在200912月签订了一个覆盖40余万深圳员工、惠及全国70万富士康员工的集体合同,其中对工资增长做出明确约定:一线员工工资平均增长幅度不低于3%,并将于每年12月定期进行集体谈判。

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以来,中国沿海地区的代工企业出现“用工荒”,越来越多的内地年轻人不愿意远离家门,从事单调的流水线工作,为了找到合适的工人,企业主们不得不通过提高工资、改善待遇来吸引工人。 

 

中国有数亿农民工的后备力量,以及其廉价的劳动成本支撑着“世界工厂”的地位,但是,中国经济实力的增强、人民币升值、通货膨胀、年轻劳动力的思维方式的变化、工人生存状况越来越被各界关注等因素,导致劳动力成本的不断上涨,“世界工厂”的地位开始削弱。多年来形成的超时、低薪的“中国制造”模式也越来越受到质疑。isuppli分析师艾萨克·王说:“我们认为鸿海的劳动密集型模式不可持续。尽管仍然可以雇佣80万至100万员工,但问题在于员工不可能一直在不人道的系统中像螺丝钉一样工作。”

中国社会和经济正在缓慢地转型,劳动密集、低利润的产业模式没有可持续发展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