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关愚谦·说东道西 >> 详细信息

她被狠狠地打了一记耳光

热度0票  浏览439次 时间:2012年3月05日 09:28

 

由于脖子短,永远只能穿T衫的德国总理默克尔夫人,在处理希腊问题上,态度坚决,既考虑到德国老百姓的情绪,又要维持欧盟的团结,始终有理有节,很受德国国民的赞扬欧盟人的尊敬。我的那些对她一直采取保留态度的左派德国朋友都默认,默克尔不愧为欧洲的女强人。目前,她就欧洲危机说的每一句话,欧洲人都要洗耳恭听。道理很简单,德国是目前欧洲经济上最好、政治上最强的国家。

 

他被打得晕头转向

 

可是,好花不常开,好景不常在,在去年国会议院选举总统时,她的派性大作,尽管多数议院看好敢说真话的前东德民权保护者高科牧师,她偏偏支持一个年纪轻轻、刚刚五十出头的帅哥、下萨克逊州的州长伍尔夫。就这么靠她的总理权威,经过激烈的议院辩论,终于说服了联合执政的自由民主党,再加上左派党的三心二意,默克尔才在议会第三回合的投票上险胜,伍尔夫勉强当选了总统。在德国,总统只是个虚名,出国是头号人物,回国只是签字机器,内阁主管一切。但对一个个人来说,德高望重,高官厚禄,在外国受到最高礼遇,谁不愿干?过去几届德国总统都是由七十岁上下的长者担任。

上帝创造人的时候忽略了一件事——即人不应该有妒忌的大脑。目前这世界上,嫉妒之心,人皆有之。偏偏这个提不起的“猪大肠”伍尔夫,上任总统不到两年,就开始被一个保守报纸《图片报》揭发,说他多年前,仗州长之势,用银行低息借款购买私房。众所周知,媒体是无冕的皇帝,一旦被他们扯上,一加宣扬,不死也重伤。伍尔夫年纪轻轻就当州长,四面威风,但作风不检点,抛弃发妻再娶美女,到处占小便宜。又恰好世界上没什么大事可写,媒体争先恐后寻找他生活中的小辫子,大做文章。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连他一些私房事都被抖露出来了。他一再为己辩护,自认为做总统,立了不少功,问心无愧,可是谁听你那一套?

既然是默克尔总理把他推出来的,他只好向默克尔求救。在不得已情况下,默克尔两次出来为他解脱、说好话。谁知,这更火上浇油,引起国民和媒体公愤。讽刺、漫画、上纲、上线,自由舆论掌握在媒体手中,谁敢为他出来辩护,岂不自寻烦恼,引火上身?可怜的伍尔夫,被媒体大小报纸各种大小评论打得体无完肤,遍体鳞伤,逼得他不得不辞去总统职务。他大概到最后还不清楚,自己到底犯了什么错误,活该!你如果是小小老百姓,你能低息买房、休妻娶美,那是你的本事。可是,你是当大官的,谁让你野心勃勃向上爬?结果爬得高、跌得重。这一点我们中国真该好好学学。

 

这个女人不简单

 

伍尔夫宣布辞职不打紧,无形中扇了总理默克尔一记响亮的耳光。“你两眼瞎了,偏偏推举这样的人物当总统?给我们德意志联邦共和国脸上抹黑”。这是一句说笑话的台词,但一针见血。别看默克尔夫人目前地位崇高,世界妇女排名榜上,她是第一名。但是回顾她这一生,能混到现在这个地步,真像古人所云:如临深渊,如履薄冰。

    伟大的默克尔夫人于19547月生于德国汉堡,幼时即随当牧师的父亲去了东德,长大后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她于19781990年在民主德国科学院物理化学中心研究所工作。此女是一个绝顶聪明的人,正当东西德合并的关键时刻,她于1990年参政,加入德国基督教民主党。由于她是女性,又那么年轻、能说会道,很快就被选为联邦议员。入党一年后,又被当时的联邦总理科尔看上,平步青云,让她出任联邦妇女和青年部部长。由于她聪敏能干、处事稳重,很快又重任环境保护的联邦部长。

诸位读者,德国基督教联盟是德国第一大党,里面有本事有才华的人多的是,偏偏一个才入党八年的默克尔夫人,就被选为基督教民主党内除科尔主席外最有实权的总书记,可见她的才华是多么出众了。这还没什么,最了不起的是,当提拔她的恩人科尔犯了黑箱作业的错误时,她毫不顾私情,站起来主持正义。在中国可能被人看为大逆不道,在德国则赢得党内外的尊敬。由此,她于20004月,也就是刚入党十年,就被选为基督教民主联盟主席——这是世界政党史少有的奇迹。默克尔夫人自从当了基民盟主席后,就像换了个人似的。她的发型变了样,波浪多了,脸上的皱纹也少了。

200511月,默克尔出任德国总理。默克尔夫人来自一个过去与老欧洲从不往来的社会主义世界东德。自从她赢得总理宝座后,笑口常开,敢说敢闯、没有后顾之忧,她的爽朗、说话客观真诚,没有任何假仁假义和宗派主义,一下改变了德国人对她的看法。她初生牛犊不怕虎,走马灯似地穿梭于英法和其他国家之间,寻找折衷办法,三下五除二,仅仅用了短短两天时间,就解开了欧盟内英法不团结的死结。有许多德国政客本来对她都不太信任,认为她缺乏政治手腕,现在,欧洲各大报纸一片赞美声。英国《晚报》曾把英法矛盾形容为欧盟口袋里的蝎子,德国一家周刊则幽默地回答说:默克尔就是这样把蝎子驯服的。法国报纸更把肉麻但很有趣地说:“希拉克总统一直围着默克尔夫人转,亲她的手背亲个没完,久久不放”。

《这个女人不简单》,这是笔者去年写的文章,介绍她是如何过五关、斩六将的。现在她更加老练,谈起德国的未来,头头是道;谈起欧洲的前景,无限乐观。她一下变为欧盟的宠儿、德国的骄傲。

 

好马也有失前蹄的时候

 

一个如此有智慧的女政治家、欧洲危机时被捧为欧盟大救星,说话一言九鼎的默克尔总理,竟然马失前蹄,一而再、再而三地支持一个“提不起的猪大肠”伍尔夫当总统,简直不可思议。为了提名高克为下届总统候选人,德国主要政党之间出现了戏剧性的冲突。默克尔始终反对高克作为候选人,可是和基盟联合执政的小党自由民主党(FDP),却宣布支持两个主要反对党提出的候选人高克。这无形中是联合政府分裂的警告,基督教联盟一方面出来指责自民党“背信弃义”,说他们在欧债危机之时趁火打劫,但另一方面,默克尔及时阻止了矛盾进一步恶化,为了避免在选民中造成不好印象,当即接受高科为下届总统人选。德国的观察家认为,目前通过支持高克,默克尔无疑是被自由民主党的党魁吕斯勒打了一记响亮的耳光,也是她的一次战略失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