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穆紫荆专栏 >> 详细信息

一张救生船的船票——看电影《2012》有感

热度0票  浏览307次 时间:2012年2月17日 11:44

  

观看《2012》这部电影的缘起,不是因为它于2009年出来时用媒体的话说席卷世界,震撼全球。而是因为前不久的一个周日,在做礼拜时讲道的牧师提到了它。牧师在数码屏幕上放出了玛雅人日历,以及这部电影的名字并问:有多少人看过这部电影?只见下面举手的人还不到20%。想想可能都是虔诚的信徒吧对和教义无关的东西不感兴趣?可是自己平时很喜欢东看西看的呀,却偏偏没看过这部电影。讲道的牧师显然已经看过了他建议大家都去看一看甚至还说最好是去看3D的。因为那样感受会更真实和刺激。说得下面的人都由不得地笑了起来。可惜,这部片子在那天的讲道当中只是做了个引子。

 

    往往我们都以为世界末日是不可能在自己有生之年来到的于是便觉得是件可有可无的事。然而事实上,当一个人告别世界的那一刻到来时,眼前的世界将在一瞬间消失殆尽。此时此刻,你说是世界告别你也好,还是你告别世界也好,结果和末日的到来有什么两样?所以在那个周日,当自己听了牧师的建议之后,便觉得虽然这3D咱没有,一陈不变的自己却应该变变了。回到家便去一堆DVD片子里一阵翻寻,果然发现,原来这张《2012》早已被自己从中国带了回来。不仅暗自感谢在街上那些卖DVD片子给我的小老板们,因为他们总是把自己认为不可以错过的片子拿出来硬塞给我,而我也庆幸自己常常都是闭了眼睛照收不误。虽然也常常会因为记不清楚到底买过些什么,待回到家后发现买重了便又送人。也就是这样,才有了上午听道下午便能够看片的福气。

由于这部电影被媒体渲染过多,尤其是当去年日本海啸地震外加福岛核电站三灾同现的场面出现时,便有人说就和经历《2012》一样,我不得不小心翼翼着自己的神经。在开始看之前特意问了已经看过的女儿真的很可怕吗?,女儿却说:有点伤心。于是又拿了包手巾纸备着,以为自己会像看韩剧《大长今》那样,哭出个金鱼泡来。然而结果却不是。

或许是因为已经从圣经里多少了解到了一些世界末日所将会发生的事情和状况,所以对电影所展现的一系列灾难并没有觉得十分的意外。一路看到底手巾纸没用上,所想到问题却有三个:

一、   当世界末日来临时,你的角色是那个?

 

  无疑,像我这样的观众不会是电影里面任何一个有头有脸的角色,只能是那些看不出面孔的密密麻麻人头中的一个。作为这中间的一份子,肯定不会有多少避难和逃难的选择或机会。当影片里那些灾难出现时,我们可能连站起来逃的机会都没有,便被掩埋在尘土之下了。像电影中的那个作家开了豪华汽车,在凹凸不平、一路开裂的路面上奋勇前行,或带了全家老小坐了私人飞机穿行在土崩瓦解之中胜利逃蹿的希望也肯定是百分之零。

  如此便很容易想到,即便是一个人有了豪华汽车和私人飞机,当那一刻来临时,你也根本不可能有那神经来面对这一切。看着电影里面那一家人的逃难经过,怎么看都觉得很不真实。然而,看电影本身不就是在看一个不真实的东西吗?问题只是,你对面临末日的灾难在心理上做了什么样的准备?电影当中的那个喇嘛便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当每个可以逃生的人都在想方设法找个安全的地方尽快逃走的时候,为什么他却单单可以如此淡定从容地把逃生的钥匙交给别人?

 

二、   政府和百姓,谁是谁的救星?

 

这部片子展现出了一个很重要的层面,就是政府的角色。政府虽然都是得百姓所信任而选出来的,可是当世界末日的灾难来临时,政府特别害怕的却恰恰就是百姓。怕百姓骚乱、怕百姓暴动、怕百姓妨碍了自己的逃生登船计划。可以说靠百姓养活的政府,最终是怕百姓会吃了自己。于是一切都在机密之下进行如果不行便开杀戒。令人沮丧地证明了一点,人的世界蕴含了自私和黑暗。虽然剧本让代表美国和意大利的总统做出了放弃出逃的决定,留下来和人民一起经历灾难。但是,那个剧本却让美国总统对被已经坐在救生船内的女儿说了一句话:因为你活下来,就是我最大的安慰。这句话虽是人性的展现,然而,还是以有了私人的得利和交换为前提的。

政府和百姓,原是没有百姓便没有政府的关系,在人命关天的时刻,却常常是百姓反过来受了政府的作弄。虽然剧本让美国总统还说了一句非常好的话,就是一个科学家的价值抵得上二十个老政客。可是电影里面的政府抛弃了功臣代表印度科学家,而却靠了偷渡上船百姓代表—作家等数人冒死抢险使4号救生船得以逃生的剧情安排,让人不得不有所想法,那就是,政府没有百姓不行,可是百姓得清楚地知道在关键时刻是会遭到政府抛弃的。

 

三、   活着的意义在哪里?

 

这部影片自始至终所贯穿的一个目的,就是求生。只是,当我看到最后,那些终于逃生了的人们即将登上新大陆,开始新的生活时,我所想到的一个问题,就是这一次他们是逃生了,有一天却还是会以各式各样的方式死去的。如果一个人活到最后的结局还是死,那么这个人死在旧大陆或者新大陆又有什么不同呢?如此又引申出一个问题,即一个人活着的意义到底在哪里?在这个世界上到底有没有可以让一个人能够不死的希望?这就又让人回到了前面第一个问题,即在这个影片中能够坦然面对末日来临的那个喇嘛,把能够逃生的钥匙平静地给了别人。难道是他自己没有求生的欲望吗?影片里面的两个代表人物——人类的科学家和作家,可以说一个是探索人类物质世界秘密的代表、另一个是探索人类精神世界秘密的代表,在末日来临时,他们眼睛里面所流露出来的都只是无奈和绝望。唯有那个喇嘛,有着看透了生死的平和的眼神。一个人如果能够做到这样已经是很超俗不凡了。然而,看透生死很好,如果能够知道自己死后是以另外一种形式继续活着的,岂不比看透更多了一层快乐?

 

  由此便很自然地又回到了听牧师讲道时的情景。在电影里面,一张救生船的船票价值上百个亿(我对数字一向迷糊听错写错也有可能)。也就是说,你捐出好几百个亿,才有可能得到一张允许上船的船票。有这样能力的人在世上还不是凤毛麟角?而那天牧师在引用《2012》以及描述了玛雅人的日历以后,指着十字架和被钉在十字架上的耶稣给我们这些口袋里无半毫亿、也不是总统身边政要人物的平民百姓们,每人一张救生船的船票神爱世人,甚至将祂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祂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翰福音三章十六节。且说“登船的日期就在你自己的心里。你即刻信,即刻就可登船!”

  这至少让我在看电影看到最后时,想这些逃生即将登上新大陆的人,知不知道自己其实是并没有逃出死神的手掌?也看到了什么是一个人可以为之去努力的救生船船票。事实上,一个人怎么死和何时死都不是问题,问题是你是否清楚自己的死可以不是末日的终结,而只是进入另一个境地的过程?

    我觉得《2012》这部电影,可以带给人对末日来临感性上认识,但若要理性地对待这个问题,则看不看这部片子都无所谓。因为它不能为我们解决任何问题。若真想了解末日的先兆和步骤,可能还是圣经的《启示录》更具备了为人类解密的功能。

    注:玛雅人日历指出20121221日冬至这一天是世界末日。但现在又有人说这是计算错误,正确的应该是222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