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晓宇专栏 >> 详细信息

再看Schoregge的“中华民族马戏团” 推陈出新、常演不衰的秘诀何在?

热度0票  浏览466次 时间:2012年2月16日 13:06

                                    29号,又去小城Soest的“Stadthalle”看了舒雷格(Schoregge)演出公司组织的中国杂技表演。演出开始前,我去后台找2010年采访过的舒雷格先生。先接待我的是该演出公司的欧洲巡回演出经理Sroka女士。她热情地说,我已经为您准备好了戏票、资料,都放在售票处呢!怪不得,我在售票处一说《华商报》,售票小姐立即叫出我的名字,打印出戏票和递上精美的画册。

两个月前,《华商报》列出各地采访者的名单,不管是大城市还是我们这样不到5万人的小城市,加起来有很多《华商报》记者去取赠票。该演出公司就按照计划,有条不紊全部安排妥当。这个细节,说明他们的组织工作认真、仔细、守信。

正与Sroka女士说话,背后一个男声插话进来,扭头一看,是化妆成小丑的舒雷格先生本人。老板亲自上阵,我是第一次看到,虽然知道他曾经是个滑稽演员。以为他只是组织者、策划者兼导演,没想到这次亲自上阵了。对中国杂技,主要动作和节目我们至少在电视里经常看到,而舒雷格先生亲自演出,很让我好奇和期待。

接近晚上八点时,两个检票口居然排起了队,有点堵塞。本来之前天天阳光灿烂,就是那天却阴郁飘雪,加上连日天寒地冻,我想会不会阻止一起想买临时票的观众?一进去,放眼望去几乎已经是99%的上座率!而且灰白头发的居多,老年人都风雪无阻啊!

坐在第一排的一位老先生告诉我,他是固定观众,年年来看,年年买第一排的座位。

估计在座有一大半是中国杂技的粉丝级观众,每年来看,不是为了给谁面子的捧场,而是从心底里发出的由衷的热爱、赞叹和享受。我想:同样的杂技表演,基本动作、节目编排应该大同小异,为何舒雷格公司组织的杂技十多年来,可以一年里近半年巡演160多场,年年来欧洲,年年不让观众腻味?秘诀究竟在哪里?

        秘诀一:组织者有激情,热爱文化艺术,懂行敬业。

老板、导演兼出品人舒雷格先生,自己有几十年的滑稽演员生涯,有足够的艺术细胞和表演功底。他那美丽聪慧的太太、舒雷格公司的总经理那蒂娜(Nadine)也曾经是一位舞蹈演员,并且受过教师的职业培训。两位艺术家,为了让中国杂技之花在欧洲盛开不衰,可谓全身心奉献。舒雷格一年去中国至少三次,呆上几个月,超过我这样的中国人回国的频率和时间。从挑选演员、筛选作品、设计制作服装等等,亲历亲为。

 他的太太在德国不仅要照顾好两个学龄前后的小孩子(一个九岁,一个六岁),写字台上经常有需要她紧急处理的各种杂务——中国演员的签证办理、医疗保险、飞机票、160个地方的宾馆预订、财务……

 杂技团来欧洲后,舒雷格先生自己要带着那些演员在各地巡回演出近半年,每天换一个城市,路上很辛苦,不仅照顾不到小家庭,还要演出和关照40多人的“大家庭”,尽管他有旅行管理经理Sroka女士等敬业能干的得力助手。Sroka女士是一位自2000年起担任巡演的旅行领队和新闻发言人,真可谓是“把青春献给马戏团”的忠实干将。

这一切,都需要他们全力投入和激情付出,因为光有艺术细胞和舞台经验都是不够的,自己可以努力使表演尽善尽美,但组织那么多来自异国的青少年艺人,则非常的不容易。

秘诀二:东方古老产品,西方现代包装。

    中国人表演的中国杂技,在中国已经难以进入剧场;以前都是穷人家的孩子才会去练杂技、演杂技。现在,除非特别优秀、新颖的节目,才能在大型晚会中穿插在里边。整场杂技的演出很难看到,因为难以让企业赞助,观众自掏腰包去看整场顶碗、瞪毯、叠椅这样好像每个人小时候就熟悉的肢体动作。而欧洲观众却年年乐此不疲、冒着风雪严寒来观看,是不是因为他们文化生活实在单调?那个与我邻座的老观众说:我每年来,每年都看到新的,每年都觉得精彩!

   确实,这次演出与我两年前观看的节目相比,增加了抖空竹、车技、变脸等新节目,就是个别与上次类似的节目,动作编排上也有新的变化。

   尤其是主题、解说词、音乐、服装,每次都不重复。我特别佩服的是舒雷格先生的创意——每次巡演都会在中国历史文化的长河里去挖掘出一西方人相对熟悉又感兴趣的题材,把它作为巡演的主题,并把每个独立的杂技节目串成一个故事性的解说,突出文化历史的底蕴,把“下里巴人”的杂技形式包装成阳春白雪似的舞台音乐剧。让艺术修养颇高的欧洲观众不仅得到特技异能肢体语言带来的强烈冲击,更有精神、哲学、美学思想娓娓道来的深刻浸润和享受。

今年的演出开场,一改以往“道”、“成吉思汗”等主题的神秘感,而是让演员穿着日常便服,拖着行李箱,从观众席走上舞台。看着那些身着超短裤、高跟鞋或球鞋的年轻人,听着飞机场的播音声,宛如自己也坐上了那趟北京前往柏林的飞机。然后听到航班被取消的通知,那些年轻人就开始了现代感很强的舞蹈加杂技的生动表演……

    这些新颖现代的动作设计和指导,来自于曾经在斯图加特、伦敦城市芭蕾舞团等著名芭蕾舞团的资深演员Pandourdky女士;而每个节目的优美音乐,则来自有几十年历史、出版过很多CD的德国乐队“farfarello“的制作。每次演出之前的解说词引子和节目间优美生动的德文串联词,都是由德文专业出生的舒雷格先生的母亲编写,她自然会更加懂得德国人的文化口味和品味,语言上更能投其所好并且尽善尽美。

   如此用西方理念音乐、舞蹈动作、解说词全方位包装出来的中国杂技,自然已经不是我们通常看到的普通杂技,而是艺术性很高、受到西方人喜爱特色杂技。

秘诀三:精兵强将精诚合作的团队

   除了舒雷格的艺术之家,他们团队其他成员也是精兵强将。首先,他们在中国有一个高素质的合作好伙伴赵伟(音译),赵伟曾是中国某大学英国文学的讲师,12年来做起了文化交流的经纪人,成为舒雷格公司在中国的好伙伴。他奔波于中国各地的节日演出现场,去发现中国的优秀杂技节目,然后推荐介绍给世界各地。

    负责广告宣传的是年轻人金先生是德韩混血儿Kim,专业人才加之在两种文化家庭长大,能够用最快、最有效的方法,让中国杂技的广告吸引欧洲人的眼球,就如同能让他妈妈经常带去办公室的韩国泡菜也让德国同事喜欢吃一样。

    另外一位巡演经理科拉肯Cracken虽然已经六十岁出头,但他有着30多年商业演出的经验,近十年来,年过半百的科拉肯先生一直在路上,伴着大卡车(运送道具、器材、设备)、大巴士(演员们乘坐的)从这个城市赶到那个城市,而路途和工作的辛苦,会在观众看演出时闪烁的兴奋眼光里得到融化、得到满足。还有一个满足是,他跟着中国杂技团可以享受中国厨师烹饪的正宗中餐……

秘诀四:温馨、融合、交流

   与中国杂技团训练的艰苦过程相比,演员们在这个巡演过程中的辛苦也许就不算什么了。演员们有多少经济上收获我没有打听,但精神上肯定非常融洽和愉悦的。我上次在演出结束后与舒雷格先生告别时,亲眼见到演员们与他的亲密,搂着他的脖子叫他“爸爸”与他道晚安。他对演员的亲切、体贴、伙食安排的很好,有空还教他们一些英文、德文。我在他们后台的临时餐厅,看到有各种饮料、水果摆放着,供应非常充裕,演员们住的也都是三星级以上的宾馆。

    是啊,在这些远离父母亲人的年轻演员们面前,舒雷格先生是领导、是导演,也是他们的父亲——吃喝拉撒样样关心,演员们有激情的表演是发自内心的。如果没有爱心,只用经济手段也是难以达到完美目的。

    另外的一个成功的融合,是东西方的艺术内容和形式有机融合、交流。比如主题:丝绸之路。古代的丝绸之路,就是东西方货物运输、文化交流的通道,今天的丝绸之路扩展到更大范围的海陆空等现代化运输手段,甚至互联网这样以往无法想象的精神、文化交流极速手段。

   他们表演的内容很东方,但用西方音乐、舞蹈动作。小丑一改以往的单个西方演员,而以中德两个小丑同台演出——中国演员穿西服、西方小丑穿中式服装等等细节,无不体现东西方的融合与交汇……

    正是因为舒蕾格先生十多年来在中西文化交流方面的杰出贡献,他受到中国文化部的邀请,在深圳、洛阳等城市作了演讲,并成为2012年中国文化年在柏林的合作伙伴。

    我们期待着他新的作品和新的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