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刘倚天专栏 >> 详细信息

吴英融资获极刑,枪下留人呼声急

热度0票  浏览292次 时间:2012年2月16日 11:02

 

2012年伊始,浙江温州女商人吴英被判死刑的消息却引起公众的广泛关注和质疑。民间和中共官方媒体陆续发出了枪下留人的呼声。此一案件的讨论,势必引发中国社会新思想的出现。

 

年轻女子下海经商,不谙水性惨遭陷害

 

吴英1981年出生于浙江东阳,在义乌经营实业赚得原始资本,20064月她创建“本色集团”,业务涵盖商贸、洗业、广告、酒店、电脑网络、装饰材料、婚庆服务、物流等。小人物创业不可能得到银行融资,吴英只得在民间借贷以维持周转。在上诉材料中,吴英表示自己向11名债权人借款7.73亿元,还本付息3.89亿元,还有3.85亿元欠款。这在民间借贷成风的浙江是小事一桩。然而,却让吴英有了生命危险。

 

       吴英于2006年被自己的债权人——浙江阳光律师事务所律师杨志昂、其兄杨卫陵、杨卫陵妻(义乌市政府工作人员)、杨志昂外甥高宇、楼林盛,以及几名陌生人绑架。绑架者们从“本色”拿走现金3万多元,价值50多万的伯爵手表一只、本色公司公章、经营执照、税务登记证、货款证、20余张银行卡,300多万的银行汇票一张、东阳房产合同,发票、银行汇款凭证、车辆登记证、房产证、土地拍卖材料等。此外,杨志昂强迫吴英在多张空白A4纸签字,并让吴英写了一些委托书、收条等。绑架者们拿着吴英签名的空白文件后于20061228日,将她的14处房产瓜分。绑架期间,绑架者们警告吴英不要报警。吴英获释后,到东阳公安局报案,然而公安局没有立案。20071月初,本色集团前台收到一封信恐吓信,内有两颗子弹,吴英把这两颗子弹上交公安局,也是石沉大海。

200724日下午五时在北京首都机场候机厅,东阳警方人员在没有《拘留证》或《逮捕证》的情况下,强行扣押了吴英,并押回杭州。更蹊跷的是,吴英在金华看守所的入所立案记录用名是“祝素贞”,罪名是诈骗5万元。

吴英被捕后,“本色”随即垮台,旗下资产大都被非法瓜分。东阳警方披露了吴英案资产处置情况。吴英名下房产100余套被查封,大部分他项权证已经抵押给他人。此外,吴英购买了40多辆豪车共计2000余万元,已拍卖了30辆,拍卖所得390万元。当地消息来源称,所谓“拍卖”,只是在政府机关少数人之间,名单由公安机关掌握。竞拍者包括省委领导的亲属,参加者人人有份,要注意分寸,不要漫天开价。结果市价100万元的宝马车,竟然拍到21万的时候就没有人叫价了,因为开口的是市委领导的亲属。控制着上市公司浙江广夏集团的东阳豪门楼忠福家族参与了对吴英资产的瓜分,楼忠福弟楼忠华以450万的价格买下本色酒店,以780万的价格转卖。

 

       吴英倒下的原因一是摊子太大导致资金链断裂,无法偿债。更重要的,她被  绑架者们联手陷害,其中涉及地方势力与地方政府的复杂的利益关系。吴英父亲吴永正说:“那些酒店、网吧、店面都是刚刚投钱下去,然后政府就把本色集团封了,然后说她经营亏损。这当然是亏损了,门面还来不及开张就没法做生意,能不亏损吗?”

 

司法不公,草菅人命

 

吴英案一审于20094月开庭。同年年1218日,浙江省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以集资诈骗罪一审判处吴英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20101月,吴英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二审于201147日开庭。2012118日,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对吴英案进行二审宣判,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对于二审结果,吴英家人感到困惑。二审结果将递交最高人民法院复核。吴英父吴永正与吴英的辩护律师杨照东商定,继续抗诉,作最后努力。

 

    吴英的辩护律师张雁峰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这是一个对控罪有很大争议的案件。从刑法的角度看,疑罪从无或者从轻,所以不应该维持一审的死刑判决。辩护方认为吴英的行为不构成犯罪,即使认定她犯罪,也罪不当死。吴英只是民间借贷,没有与构成集资诈骗犯罪的3大主要认定条件相符的行为。首先,吴英没有采用诈骗的手段集资,而是借钱做生意;其次,她没有非法占有集资款的目的,没有转移、隐匿、销毁账簿或逃跑的行为;第三,她没有向社会公众非法集资,集资对象只有特定的十多人,“非法集资”罪的集资对象必须超过50

吴英案的二审结果立即在国内引起巨大反响,法律界、学术界的专家学者们纷纷挺身而出对吴英的罪名和死刑宣判表示质疑和反对。尽管存在严格的网络审查,但是国内网友们纷纷在新浪、搜狐、天涯、凤凰甚至官方的人民网等各大网站发帖支持吴英、抗议浙江法院司法不公,反对死刑宣判。凤凰网民调显示,88%的民众反对判处吴英死刑,超过90%的民众反对取缔民间集资。民众普遍认为,吴英所在的浙江是民间借贷最盛行的地方,她的行为也许非法,但绝不至于犯死罪。

201111月人民网转载《广州日报》署名王石川的文章《“吴英案”不是一个人的罪与罚》说:“吴英一审被判死刑,罪名是集资诈骗,但坊间对吴英是集资诈骗还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颇有争议.....吴英借钱只是朋友间的民间借贷行为,并未采取欺诈手段其借款全都用于企业经营。应属无罪......再过若干年,随着中国金融体制改革,吴英们的行为很可能是合法的。”

北京的执业律师李长青发表了《吴英罪不至死,恳请最高院枪下留人!》的公开请愿书。他写道:“......专权弄法,不胜悲哀!吴英罪不至死。生命权高于财产权,这是一种普世的现代价值取向......吴英即使有罪也只是侵犯了财产权,因为侵犯财产权而剥夺生命权,这种价值取向有问题。国家首先应该建设一个各类投资主体平等竞争的融资制度,而不是出了问题让吴英们以命买单!”

 

政府垄断金融系统,民间无奈自行集资

 

吴英案折射了中国金融体系的一个重要问题:民间集资是否非法。201224-6日,2012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第十二届年会上,著名经济学家张维迎提及吴英案,他说:“非法集资罪”与当年的“投机倒把罪”一样,是一条恶法。中国距离市场经济还有至少200年,因为中国经济是建立在特权的基础上,而不是建立在权利的基础上,我们并没有建立起市场经济真正的基础。吴英被判死刑意味着中国公民没有融资的自由,意味着融资是特权不是基本权利,意味着建立在个人基础上的产权交易合同仍然得不到有效的保护,意味着中国人的企业家精神仍然受到摧残。张维迎说:“当年邓小平保护了年广久,今天邓小平已经不在了,没有另一个邓小平来保护吴英了,所以我也呼吁各位我们的企业家,我们的政府官员,我们的媒体多多的关注吴英案。”

 

    南京晓庄学院教授邵建一语中的:“非法集资?笑话。不是吴英非法,而是这个罪名非法。凭什么集资只能由国家垄断,私人一旦介入,即成非法。同理,非法出版、非法结社,这种罪名全世界没有,只有中国有。本来都是民间的权利,却一项项剥夺。”中国政府对于金融体系实行绝对垄断,央行和中行、工行、建行、农行、交行五大国家银行外,各地的那些“商业银行”、“地方银行”也都是官方的。民间的金融机构会被当作特殊的非法的“地下钱庄”而遭到取缔。

近年来所谓“私募基金”在中国悄然而生。

私募基金是一种非公开的,私下向特定投资人募集资金的融资方式。而中国的所谓“私募”实际上都有官方金融机构的背景:交银国信、深国投.博颐精选信托计划、国贸盛乾、平安财富......甚至不怕露出东家的名号,而从业者均是有背景的特殊人物。顶级的“玩家”则假中国人民之财富到国际金融市场与金融大鳄们共舞。

    资深媒体人、《工人日报》要闻部主任石述思对浙江民间融资做了调研,他认为,如果吴英该杀,一半温州人都得杀,因为同样形式的民间借贷在温州等地区极其普遍,只是数额不同,极大地促进当地私营经济的发展。资料显示,2008年浙江立案的所谓”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有近200起,其中1亿元以上“的17起。立案的“集资诈骗案”40多起,涉及金额近百亿。从资本运作角度看,官方资本市场和民间资本市场都是在做融资、借贷,为什么民间借贷就是非法的?民间融资、借贷应运而生,自有其必然性。然而政府始终不承认民间融资的合法性,并且扣上“非法吸收公众存款”、“集资诈骗”等罪名并施以严刑。

在浙江这样私营经济发达的地方,政府对民间金融活动做了些保护性的政策。2008122日,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检察院、公安厅曾联合下发文件,明确指出,”为生产经营所需,以承诺还本分红或者付息的方法,向相对固定的人员筹集资金,主要用于合法的生产经营活动“的情况,”应当作为民间借贷纠纷处理“,”不应认定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犯罪或者集资诈骗犯罪”。但是,吴英被浙江法院判处死刑,有力地证明了中国司法实践与法律法规的巨大反差;中国的司法缺乏独立性,并且动辄对平民百姓施以重刑。

  

各方全力营救 官媒罕见关注

 

    中国法律界、学术界、企业界以及普通民众对吴英案判决的反对声一浪高过一浪。法律和学术界人士正紧锣密鼓地游说政府,敦促其修改相关法律和金融制度,以避免同样的悲剧重演。26日,一批律师和学者在中国政法大学召开吴英案法律研讨会,发出“刀下留人”的呼声。与会的北京理工大学教授胡星斗说:“吴英之所以引起大家的关注,是中国的金融垄断已经到了忍无可忍的程度。所以经济学家,很多人都站出来为民间的、合理的集资说话。”胡星斗说,他相信最高司法机关会对吴英案做出理性判决,维持原判则会对社会造成巨大伤害。次日,另一批法律界和企业界精英出席了由北京天则经济研究所主办的另一场研讨会,同样向政府发出了“慎用死刑、改革金融秩序”的呼吁。

27日,代表官方的新华社罕见地对该案引发争论做了报道。报道采访了多名法学家、社会学家、经济学家和企业家,分析了社会舆论反对法院判决的现象,并借专家之口道出了吴英非法集资犯罪背后的深层原因,呼吁留下吴英性命。新华社的出手应该得到官方认可,这是否预示吴英案会出现转机呢?还很难预料。因为中国司法实践存在太多的不确定性,人为因素太多。新华社报道被广泛转载后,国内民众对吴英案件的结果表示谨慎乐观。

28北京学者胡星斗、周鸿陵、王俊秀、邓聿文、北京律师吴君、浙江学者施晓渝、南京学者樊百华签署《关于吴英案件死刑复核的建议函》,从该案的性质、历史背景、案情和办案中的重大疑点、废除死刑的世界潮流几方面做了陈述,呼吁最高法院不核准吴英死刑。

2007年最高法院收回死刑复核权。同年,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关于进一步严格依法办案确保办理死刑案件质量的意见》中提到,“凡是可杀可不杀的,一律不杀。”非暴力犯罪适用死刑,尤其应该慎重。2011年中国取消了13个经济犯罪的死刑罪名,“非法集资罪”因存有较大争议而暂时被保留。吴英案是对最高法院执法公正性、权威性,以及政府公信力的检验。

214日,最高法院首次表态称将依法审慎处理。在当日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最高法院新闻发言人孙军工对舆论高度关注的吴英案表态称,最高法院将依照法定程序,认真核实犯罪事实和证据,严格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依法审慎处理。

会上,孙军工通报了吴英案有关情况,并透露,最高法院已经依法受理了浙江省高级法院报送复核死刑的吴英集资诈骗案。他表示,吴英集资诈骗案,犯罪数额特别巨大,案情比较复杂。一审、二审期间受到媒体和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

 

社会的进步,法律和道德的改变,往往会通过一个案件的讨论得以实现。上世纪七十年代末遇罗锦离婚一案引发了全国性的大辩论,导致了社会对离婚者的宽容和法律的松动。而今天,吴英一案又会起到同样的作用,会让人们思考:中国何时能够走上民主法制的正轨?中国的司法何时更人性化、理性化而不是滥用重刑?中国人民的人格和生命何时能受到尊重而不是被任意践踏?正义何时能在中国得到伸张而不是邪恶横行?中国啊,距离现代文明国家还有多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