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叶心专栏 >> 详细信息

温暖的雪

热度0票  浏览296次 时间:2012年2月16日 10:48

 

今冬的瑞士已经下了好几场雪。圣诞节还没到,屋顶上就已经积累了三十厘米厚的白雪。早晨还在温暖的被窝中朦胧,先生轻轻推醒我,说“听,外面又下雪了哎!”起床一看,还真是,纷纷扬扬的鹅毛大雪从天而降,除了眼前的房屋,天地茫茫一片,什么都朦胧成一体了。公公在门外铲雪的声音清脆的响起,小鸟们都成群的飞到花园里的鸟屋子里去觅食,叽叽喳喳的声音格外清亮;儿子却拍着小手,脆生生的唱起了在幼儿园学的耶酥诞生之歌:“雪纷纷扬扬的飘下,两个贫穷的人儿四处寻找住宿。请问这里可以借宿吗?’….”接过婆婆递来的温暖咖啡,这一刻,感觉真是格外的温馨,流浪多年的感觉终于不再。

 

每年下雪的时候总是觉得格外冷,所以人也就格外的在意那一份温暖。求学在外多年,我一直难忘中国南方冰冷潮湿的寒冬,即使坐拥厚实的棉被也仍然觉得寒气沁骨,冷手冷脚浑身都是溃烂流脓的冻仓。北京的冬天是一种干燥的寒冷,裹着棉衣毛裤却也能在寒风中漫步。那年的大雪中收到南方军中大哥寄来的粉红色围巾,想着他背着战友为我一针一线的钩织围巾,再冷的冬天也都变得温暖。接下来流浪的脚步漂泊到了德国,冬天却是无雪又灰蒙蒙的,漫长得我喘不过气来,只好每年都找个借口外出逃离。

好在阿尔卑斯山的冬天从来都是素妆银裹的。即使平原地区的城市里灰蒙蒙的一片,林海雪原的山顶上总有地方阳光灿烂。热爱生活的瑞士人往往全家出动走在雪原中,父母带着孩子们滑雪撬,爷爷奶奶推着童车里的孙辈们在散步,滑雪者从高山上风一般的呼啸滑过,跳伞者滑翔在晴空的高山之巅,到处一片喜庆和欢快的气氛。

几天大雪下来,屋顶和门外都积累了半米深的雪了。早晨的森林里空无一人,只有觅食的松鼠在树上跳来窜去。微风吹来,从几十米高的大树上洒下漫天雪雾,满头满脑的洒满人一身雪花。先生带着儿子滚起一个两米多高的雪人,又垒起一个可容人平卧爬行的爱斯基摩人冰房子。儿子兴奋的大呼小叫,拉着雪撬在山坡间上下,要不就举着满手的小雪球追逐着我们,再不索性就躺倒在雪地里打滚翻跟斗,连散步的狗儿们也都兴奋的在雪地里撒欢。

想起我家空荡荡的花园,公公带着儿子去工作室里做一个新的鸟屋子。公公手把手地教年幼的儿子用钻孔机、铁锯等工具进行切割、打孔、打磨,兴奋得儿子两眼直发光,却嫉妒得先生酸酸地说“我小时候他可没有这么教过我!”看来公公和国内的爷爷们一样,要把自己对儿子欠缺的亲子时光都弥补在孙子身上了。

婆婆永远是最好的厨师。踏雪归来,热茶、热酒都已准备好,热气腾腾的瑞士奶酪火锅诱惑得人直流口水。按传统的规矩,谁要是连续三次将面包掉到火锅中去就得被罚唱歌,或者讲笑话。饭后全家人一起玩游戏,有动脑筋比赛填数字的,有比见识在世界各地旅行的,乐融融的有如游乐园。

 

其实每次下雪的时候都会想起一首凄婉的歌:“你那里下雪了吗?面对寒冷/孤独你怕不怕? 踏雪寻梅,已成了梦中的神话”歌声柔美而忧郁,我唱歌的心情却已变得温暖而浪漫。隐隐暗香传来,蓦然看见公婆门外竟有一株红梅,娇艳欲滴的在白雪中竞相绽放,才发现,冬天原来也可以这么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