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唐潮 >> 详细信息

说说中德来往的纠结

热度0票  浏览334次 时间:2012年2月16日 10:45

                                                                                                                                                   要问中德两国现在关系如何?在这儿我且把中国和德国比作同床异梦的夫妻,这对夫妻睡在一张床上的原因,就是因为大家就只有一张大床可睡。虽说睡在一起,大家也不大动真感情。女的,不大有情绪;男的,不大有性趣。但走到门外,大家还是手拉手挺亲热的。

 

德国人对中国要求高

 

          这种关系反应在现实外交中,德国人对中国的要求很多,鱼和熊掌都要兼得,还要在精神气上压你一头。他们既要推行西方政治价值外交,又想让中国人出钱,来救援处于借贷危机危机中的欧洲。这就有点难办了,中国人给德国人的要求搞得有点发晕,心想这东西方文化差异也太大了。想当初中国人为了搞改革开放拉投资,差点给所有过去的中外“敌人”低下了头。谁给钱,谁就是中国人的大爷。当年就是在政治意识形态方面受尽羞辱,中国人也会干出恬着脸去凑人家中外“帝修反”冷屁股的事,颇有韩信胯下受辱之历史风范。照老邓的说法,发展才是硬道理。但这德国人就和咱中国人不一样了,就是空着口袋上门想借钱,也不忘了要比你“高人一等”地推销西方政治价值。中国人不解的是,既然您的政治价值那样好使,您的制度那么完美,既然您欧洲人觉得比咱高人一等,那咋还会闹得这会儿要问我借钱呢?而且,既然要咱冒险借钱给您,那咱让您帮忙办的事,比如取消军售限制,放宽高科技出口底线,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的事,您德国人哪件给办了?除了每回塞给中国人几个空心汤圆之外,从来没见啥实质性的,你让我如何向中国人民交代?所以,中国人这次在救援欧洲的问题上,凑着元宵节,也是递给德国人好几盒包装极其精致的“空心汤圆”,学乖了呗。

         至少从表面上看,原本要“左右开弓”的德国默克尔总理对中国的访问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硕果,如果“维基解密”的老板安山吉Julian Assange还是没有言论自由的话,这访华背后实情到底如何是你我猜不透的。反正,我就觉得这天寒地冻的,默克尔总理一点底儿都没有,就带着一帮子德国大老板飞中国有啥意思?中国和德国都是世界出口大国,大家的共同语言应该不会少。中国人积极的表态关系到世界对欧元区的信心和中德经济发展的未来。当然,德国的国情使然,人权的事儿,这次默克尔总理也很诚恳地向中国人友善地点到为止了。这样默克尔总理就过了德国的“政治关”——大妈刀切豆腐两面光。其实,像默克尔总理这样绝顶聪明的学者型政治家肯定知道,经济实力决定政治话语权,这西方政治价值外交在当今崛起的中国多半是玩不转了。默克尔总理这次在中国逗留期间没能如愿见到刘晓波的辩护律师莫先生,没能如愿在广州访问《南方周末》编辑部,让德国主流媒体很是不满。大嘴巴的德国记者更是将之上升到“羞辱”Affront德国的地步,觉得这中国政府也太不给德意志一把手面子了。      

说说默克尔总理的身世

 

 

        有人开玩笑说,因为默克尔总理是前东德人,年轻时干过前东德共青团

FDJ的政治宣传工作,一天不惯性地搞政治宣传就浑身不自在。也有人说,正因为默克尔总理的前东德底色,为了获取西德反共政治势力的信任和支持,这默克尔总理就必须异常旗帜鲜明地高举政治意识形态的大旗。按中国文革时代的说法,就是咱亲不亲,路线上分。默克尔总理喜欢和中国搞政治意识形态斗争是事实。究其原因,比较有道理说法是,在支持默克尔总理当年上台的德国政治势力中,亲美派的势力很强大,倾向于德国应该尽早和尽快战略性地遏制中国,认为西方应该在世界上建立一种以政治意识形态为基础和界限的世界经济贸易同盟,对中国造成巨大经济压力,迫使中国接受和被纳入西方价值体系。否则,这个同盟就在贸易上封锁和制裁中国经济,遏制中国的崛起。透过现象看本质,这个西方价值体系实际上还是西方用来争夺和保卫自家经济利益的漂亮政治工具。西方对中国的经济崛起很是担忧,地球的资源就这么多,中国人的民生富裕的实现,会不会是以西方的民生衰落为代价呢?影响估计会有,但也有更好的选择。德国教授魏则克Ernst Ulrich von Weizsäcker 在他《五倍力》Faktor  Fünf一书中,认为如果人类能脚踏实地搞好绿色经济,降低75% - 80%的资源损耗,照样能维持经济发展,人类共同富裕。真的,人类一定要学会放弃,不然是没有好下场的。比如,我们的食物链全被工业化生产给污染了。只有放弃营养过度,只有我们少吃肉,那才能减轻我们对肉类生产工业化的依赖。

        目前,这个来自西方思库遏制中国的理论还很难唤起西方资本家们的共识。因为这种想法和资本主义的“金钱万能”的原则是背道而驰的,毕竟经济利益先于政治利益,政治利益是为经济利益服务的。比如说,美国人现在时刻都琢磨着如何用所谓的金融评级工具能让欧元区崩盘,来转嫁美国的金融危机,为了美国的经济利益,美国照样会给欧洲的民主国家来个不管你死活的“釜底抽薪”,真是“本是同根生,相煎何甚急”啊!但是,如果大家全都在中国市场上赚不到钱了,那这种针对中国的“政治挂帅经济联盟”还是有成为现实的可能。最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有西方思库人物想利用和联合印度来搞制约中国的崛起,认为既然印度是个搞选票政治的民主国家,就必然是自己的同类。试问,一个至今还保留有中世纪色彩种姓制度,人一生下来就分等级的国家如何会是符合西方人权标准的民主国家?这种姓等级和西方价值观,根本是鸡对鸭讲,连口型都对不上。这种意念上的“牵强附会”实在是让一般人百思不得其解。或者说,是西方在政治意识形态领域滥用双重标准的现实让崛起的中国人对西方充满戒心。

 

中国民主政治的光明未来

 

         我不否认西方价值观的合理可取性,也不否认外来的西方压力对中国改革开放和政治透明化的作用,但这种来自西方的好意和恶意的界限现在常常让人很难区分。中国人对西方的信赖感和依赖感正在消失。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倾向于相信西方借政治价值观要搞乱和分裂中国的恶意,不相信西方希望中国改革更强大的善意。中国的执政党是有太多不民主的地方,中国的执政党是缺乏对人民的透明度,中国的部分精英也寄希望于西方的压力来推动中国民主政治改革的继续。但如果西方是个不折不扣的“狼外婆”的话,那估计中国的政治民主问题看来还要靠咱中国人自己来解决。随着中国国力的崛起,随着西方民主政治的衰落,中国人必须走出未来中国民主政治改革依靠西方压力的思路。        

         我坚信中国民主政治光明的未来,也相信中国的民主形式肯定不会和西方的民主形式一个模式。中式民主和西式民主应该是神似而形不似。就像同样的牛奶,没去除乳糖Laktose的牛奶,中国人喝了会胀气和放屁,德国人喝下去就啥事也没有。做为实用主义信奉者,我相信中国民主程度的发展绝对取决于中国民生程度的发展。你不可否认,德国的社会稳定性是要比中国好很多。德国社会稳定的关键性因素就是德国的社会保障体系。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没有选票政治,德国不会乱。但没有这个社会保障体系,德国同样也会乱成一锅粥。德国大概有15%上下的人民是生活在贫困线以下的穷人。但德国的穷人饿不着,有地儿住,更有医保看医生。前些日子,投保私人医疗保险的德国人中有将近15万人付不起月保险费。尽管如此,这些人还是给保留了看急诊的“人权”。尽管德国下层和上层的人权标准根本没法相提并论,但德国穷人都表示“鸭梨”不大,有人的最基本尊严。所以,德国穷人们极少上街聚众闹类似于在中国层出不穷的群体事件。有许多中国人评判西方社会保障体系只会养懒汉,非也。自动化程度越高,生产效率越高,失业率越高,这是人类社会发展无法改变的残酷事实。这个西方资本家们也明白,为了维稳,他就花钱养失业的人。搞社会主义呢,失业是隐形的,是通过吃大锅饭,“人浮于事”来把这部分人给养起来。所以不管你用什么社会制度,你全得保障这些人的最基本尊严,以换取社会的稳定性。别看西方到处都希望他国搞“阿拉伯之春”闹革命,但在本国还是极力要搞中庸之道来避免革命,从费用的角度来说也是最最划算的。西方的这些思路和实践经验很值得中国借鉴。中国不差钱,应该舍得花大钱来建设和健全中国的社会保障体系,这也是中国执政党眼下能最大程度体现民意的做法。这笔钱是肯定没法省的,比用武力维稳更显经济效益和社会和谐。就是没有选票政治,也还是“得民心者,得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