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人在欧洲 岩子 >> 详细信息

德国总统VS德国媒体

热度0票  浏览341次 时间:2012年1月17日 12:05

 

    三圣节,德国总统伍尔夫与其第一夫人第二任妻子在总统府Schloss Bellevue门前笑脸相迎前来颂福的少儿歌手。如果说,为德国人民圣诞祝辞的时候,伍尔夫总统还算气定神闲沉得住气的话,而现在是强颜欢笑、面色灰灰犹若遭遇霜打的秋叶。

    德国总统伍尔夫惹恼了媒体,狠狠地把《图片报》主编给得罪掉了。自去年1213日起,平日几乎默默无闻的伍尔夫总统突然在媒体上频频曝光。一会儿私人贷款,一会儿在富友那里免费豪华度假,一会儿收了那个大款的巨额赞助,一会儿突然解雇了身边的顾问随从……

    起初,没有怎么在意,事不关己、有一眼没一眼地看着、听着。倘若是你,大概也会像伍尔夫总统不日前,即今年14日的电视采访中自我辩解那般如此为他开脱:总统就不能私人贷款了?州长就不能有私交,接受朋友邀请去哪里小住上十天半月?在德国生活了二十余年,习以为常了报纸上的大吵小闹,有时候标题抓眼球得厉害,真的读开了,雷声大过雨点。

    直到有一天赫尔伯特·封·阿尼姆教授(Herbert von Arnim)出来说话了,才逐渐明白伍尔夫总统私人贷款的错究竟犯在哪里。封·阿尼姆教授可以说是德国首屈一指、德高望重的Staatsrechtlern—党纪国法之权威。当年他在 Deutsche Hochschule für Verwaltungswissenschaften Speyer(施佩耶尔德国行政学院)任职时,曾经亲耳聆听过他一次十分精彩的演讲报告。

    封·阿尼姆教授为伍尔夫总统的私人贷款算了一笔细帐,认为伍尔夫每年可因此节省大约20.000 Euro欧元,从某种程度上已构成变相受礼,违反了州长法中不许接受礼惠、私人贷款,诸如无息或低息贷款等等禁条。鉴此,封·阿尼姆教授建议伍尔夫总统最好自我检举。

    与中国形形色色、大大小小的贪官污吏相比,伍尔夫总统可谓是小巫见大巫了。然而,德国人将会如何对待这桩所谓的丑闻呢?我开始认真关注起这件事来。新年伊始,从各大媒体相继传出伍尔夫总统在《图片报》爆料之前,即20111212日,曾经措辞严厉、打恐唬电话(德语原词是Drohanruf),试图阻止《图片报》、Axel Springer Verlag(德国最大的传媒出版集团)、《世界报周日版》,将其私人贷款的细枝末节公之于众。了得!联邦德国的最高代言人,公然凌驾于法律之上,试图干涉新闻自由!消息传开,德国公众舆论大哗,要求伍尔夫总统辞职的呼声一浪高过一浪。

    2012年元月4日,伍尔夫总统见事不妙,主动联系德国电视一台和二台,接受采访,公开为自己的不良冲动表示道歉,解释为出于保护家属及其隐私之缘故。同时申明,他并未企图阻止消息发表,只是慎重起见请他们推迟一天发表。400个有关他私人贷款的记者质疑,他将一一认真对答,公之于众。该电视采访见众之后,部分德国公众又原谅了他们的总统。反对党亦没太吆二喝三地表示伍尔夫总统必须辞职的要求。

    有意思的是,这次不是反对党、而是众媒体在那里不依不饶。图片报的副主编第2天反唇相讥、透露消息说:伍尔夫总统在电视采访里的公开发言与其电话留言,有明显出入。他分明是在那里企图阻止《图片报》报道。《图片报》欲公开总统的电话留言,但被伍尔夫总统在1月5日给图片报的公开信中予以拒绝。

    尽管如此,伍尔夫总统的电话留言还是以另外一种渠道被“公开”出来:他在电视采访中只说了一半,对自己有利的一半。

 

颇具讽刺趣味的是,2007年秋,在伍尔夫竞选下萨克森州州长时,曾经与他人合作、出了一本标题为《Besser die Wahrheit》的自传体采访,其标题翻译成中文叫《最好是真相》。

    然而,媒体对他的主要不满和批评恰恰是因为他不实话实说。并且把他与德国因弄虚作假博士论文的前国防部长古藤贝格相提并论,“scheibchenweise”(零零碎碎、吞吞吐吐)给出真相。尤其是当年,伍尔夫对前联邦总理施罗德(社民党),下萨克森州他的前任州长(社民党),以及前联邦德国总统约翰内斯·劳社民党涉嫌丑闻时,言辞激烈、不可饶恕的强硬态度,德国民众仍然记忆犹新、历历在目。

   伍尔夫总统严重得罪了媒体,而且是德国受众最广、最能煽风点火的《图片报》。

《时代周报》有人撰文到:现在一方是看似“profillose harmlose(无所建树、老实平庸),实则“ein erfahrener Berufspolitiker”(经久沙场的职业政治家),一方是“weder sympathisch noch seriöse(既不讨人喜欢也不严肃)”的《图片报》总编。总统VS总编,鹿死谁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