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呢喃细语 >> 详细信息

勇者无畏的新生代

热度0票  浏览283次 时间:2012年1月16日 17:58

 

                                               

         儿子从12岁时与我一起来德国定居,在中德的比较文化中融合成长,除了能说汉语、外貌特征还是中国人以外,他的为人处世、精神风貌俨然与德国人没有差别,在国内他还是娇生惯养的“独一代”,在德国他十四岁时就有意识地争取个人的权利,到了十八岁时自然与我们平起平坐了——地道的成人了。

        刚成人的儿子,非要考车本,便从多年每月给他零花钱的存折中取出,第一次路考马虎没通过,第二次稳当拿下,看他拿到驾照兴奋的样子,马上要买车,我灵机一动,为他从亲属那儿借部闲车先练练手、热热身,也许过去这个新鲜劲儿,没准儿不买了呢!唉! 谁也没想到刚开一周就出了交通事故,为此我悔之不及。

         那天细雨朦胧,视线欠佳,还没有来得及在车窗上粘个“küss  mich nicht!“之类的新手驾车宣言,就这么巧儿一个热脸贴上个冷屁股。忽然从后边窜上前来个中间插杠子的主儿,像鱼扎猛子一样地转身亮相,之后潇洒抽身溜走,儿子在这一周里还没有看到这个阵势,心里慌脚踩到了油门,一下子顶在前面车的挂钩上,这不是追尾吗!多亏速度25,没把人家的车怎么样,倒把自己的车前梁先瘪个坑。对方是个六、七十岁的老头儿,人和车保养得倍儿好,嘴上说没事儿,还是报了警,看儿子态度诚恳一再对儿子解释说,以前也发生过类似的事儿,当时没有发现什么问题,事后发现车出了大问题,但是人找不到了,只能自认倒霉出钱修车了。可是,报警意味着不想私了,儿子第一次与警察打交道,还真有点懵。

         在电话这一头儿,我听出儿子的情绪紧张,有别于平时,我意识到出了什么事了。听到他撞车了,我的第一个反应:“你怎么样儿子,快告诉我!”当我听他描述并不严重后,马上安慰他:“不要怕,等警察来了说清楚是怎么回事儿,要相信德国人,他们不会冤枉你的!没有什么可害怕的,你没事就是最大的幸事,再说了,天大的事都会过去的,把自己当个大人,谁遇到这事儿都是一样的,没准儿要多花几个钱了!”他一听我这么通情达理,还那么理解他——一个新手上路,也不让我去了,一个人接受警察调查,我为他壮胆鼓劲儿,其实我自己放下电话,坐立不安惦记他。

         儿子交通肇事后,他以为是自己亲戚的车,不会让他出钱修车的,反正也不是大问题,开始他一点儿没有害怕,第一周过去了,第两周又快过去了,他照样该上学、该玩的像没事人一样,还跟我说张罗买新车,这坏车还没有修好,还想买新车?我越想越不对路,于是我告诉他,没钱修车我可以帮忙,但是修车要自己张罗,上网询价,多去几家比较。要买车不是不可以,先修完车,再拿出你的买车方案来,买车是否必要,买什么样的车,一年是否交付得清各种费用,每个月的油钱能否支付,这一决定令他万万没有想到。

         放手让他自己解决,开始他拖延,后来他看亲戚毫不留情地催促,我的态度也异常坚决:“敢作敢为才对,车自己联系去修!”他嫌我唠叨,与我弄僵,赌气说不用我管了,结果不仅出自己的钱修车,而且省出很多钱来。原来修车一、二千不止,最后,只花了几百欧元就把车修完,看来他是下功夫了,跑了不少修理厂,找了朋友帮忙,之后还请朋友吃饭答谢,为此还交了新朋友,对买车市场很熟悉,他向人家咨询,为下一步买车也积累了一些经验,什么车省油,什么车耐用,新车、二手车况的利弊比较,缴税情况等等都搞个清楚明白。

         他对买车也不像从前那么猴急了,还在搞市场调查中,因为买新车的花销太大,他也不想给家长增负,为此他给自己订下计划:一必须节省平日的开支,二在青年俱乐部轻松另谋一职,业余时间做Hip Hop的舞蹈老师,每周一百多欧的收入,花钱也不像从前那么大手大脚了,量力而行,人也变得阳光帅气、积极乐观,遇事愿意倾听我们的意见,自从经历此事之后,人有很大的转变,他在我的眼里也成熟起来。

         其实,在生活当中我对儿子的事从不大包大揽,他的事总是个人意志,自己拿主意,我的意见只是个参考,我的事也经常倾听他的想法,我们之间更像是朋友。社会生活是人成长的最好课堂,吃一堑长一智,该交的学费就要交,不能为了让孩子少遭罪、少损失,家长就去替代,自己的事自己负责,在人生的漫长路上,每个人的路子都要靠自己独立走下去。我觉得在教育孩子的问题上,首先是为人,人要有感情、讲责任、守义务,在是非原则问题上,绝不迁就、手软,其次才是成才,这个社会首先需要的是德才兼备的公民,我们见惯了那些持才缺德的贪脏枉法之徒,祸国殃民、贻害无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