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娴言娴语 >> 详细信息

给变性人多一些理解和尊重

热度0票  浏览520次 时间:2010年11月24日 12:01

                               给变性人多一些理解和尊重

                                                

                                                   

   

    上帝造人之初,可能是为着人类繁衍大计,给人类定下了异性相吸、男欢女爱的本性。和一切上帝赋予的人之初的本性一样,这一点在有些人身上,也会偶有突变,产生错码。因而同性也会相吸,也能男欢男爱、女欢女爱。更有人甚至和上帝为自己安排的性别过不去。变性,就是这类人铤而走险的自救。

    不久前,在电视里看到一个纪录片,真实地记录了两个变性人变性前后的生活。一个是由男变性为女,一个是由女变性为男。两人在变性前可以说是帅男美女。女的性感,男的倜傥,都是让人羡慕的容貌。只是他们各自对天赐的身体不仅没有好感,而且厌恶痛恨。

    男孩从记事起,就幻想着有个女儿身。因为担心周围所谓的正常人异样的眼光,他只能把对“她”的渴望封闭在锁死的儿童房内,排遣于世人已见怪不怪的长发间。因为世俗的偏见,因为人言的可畏,他不敢向任何人泄露自己不合常理的性倾向,而是将它深深地压抑在心里,以至于连她的父母都没有半点察觉。终于有一天,深埋在心底的欲望强烈到让他无法自制,于是,他选择了自杀,希望死能让他解脱,让他能快一点转世再投女儿胎。自杀未遂让男孩的秘密最终大白于天下。

    女孩变性欲的萌动是在青春期开始的时候。从那时起,她对自己的身体越来越讨厌。面对日渐膨胀的女性的骄傲,她只有厌恶和无奈。虽然于时俱进的阳刚打扮让她摆脱了一点做女人的苦恼,但内心那个“他”强壮有力欲挣脱束缚的企图,如影随形,无时无刻不在困扰着她。一度,她也想到过轻生,妄图以死了断。

    幸运的是,男孩女孩生活在一个相对宽容开放的社会,也各自有一对相当宽容慈爱的父母。当得知男孩女孩的秘密后,他们的父母在经过了最初的震惊和惶恐后,都还比较理性地对待了他们子女面临的不幸,并义无返顾地陪同他们的男孩女孩踏上了艰难坎坷前途难卜的变性之旅。

    在看这部纪录片之前,“变性”两字与我而言不过是两个原本井水不犯河水的字眼,有点疯狂地凑到了一起,传递出一种不可思议的内涵。看完纪录片以后,我才明白,变性是一场实实在在的灵与肉的博弈,是血肉模糊,险象丛生的。变性的过程,是漫长的、痛苦的、甚至是有点残酷的。我觉得,如果变性的欲望不强烈到足以让人毁灭时,没有人会选择去变性。“不变性,毋宁死”可能是变性人共同的心声吧。我想,单凭他们的勇气,他们为变性所作的付出,他们变性过程中表现的忍耐,毅力和信心,也没有理由让我们所谓的正常人视之为另类。

    变性,除了要服用超剂量的激素,让已有的第二性征渐渐退化,没有的第二性征渐渐形成外,还需要经过三番五次的外科手术,来修正身体和变性后的不一致。两者对希望变性的人都是极大的挑战。超剂量长期服用荷尔蒙,会大大提高患癌症的可能性,还会使身体肥胖走形。手术的风险也很大。性器官的消除和再造,手术极为繁复。要让再造的性器官功能正常,还得经过数次的修复完善。那位女孩变性男孩的手术中,最复杂的男性生殖器再造手术,必须先从女孩的手臂上取出一些组织,塑形成男性生殖器的形状,再进行接合。整个过程中,还须注意血管的完好。手术长达十几个小时,能否成功,有一半还得靠运气。说实话,一般人听说这些,已经是毛骨悚然。听完这些还有勇气选择作变性手术的男女,不让人同情和佩服吗?变性对于他们,不是一时冲动,不是标新立异,更不是吃饱饭无事找事,实在是一种以自虐的方式完成的自救。为了追求灵与肉的统一,他们不惜受难,甘冒风险,也可以说是一种执著吧。

    纪录片中的男孩女孩最终都通过变性改变了自己的人生。变性后的他们,宛如婵娟变张飞,潘安成东施,远没有变性前楚楚动人,英俊潇洒。由于服用荷尔蒙的关系,他们都发福的厉害。变性后的男孩身上,还留下了切除乳房导致的横跨前胸的一条疤痕。然而,面对新的身体、新的性别、新的人生,他们如释重负,喜形于色。原本天生是女,自觉为男,在外人眼里不男不女的女孩,因为无法释怀的性别困惑,以前一直离群索居,靠领取哈兹4为生。变性为男后,居然重拾信心,走出家门,开始自谋职业,真让人欣慰。

    德国虽是个相对保守的社会,但并不妨碍它的人性化进程。虽然很多人对变性人尚存有很大的偏见甚至敌意,但德国社会已经开始慢慢地接纳他们。据说,德国每年大约有七十多起变性手术。纪录片中,女孩变性的手术中,仅男性生殖器再造手术,就花费近六万欧元。欣慰的是,该费用全部由保险公司承担。仅此一点,就是社会为之努力的证明。其实,只要想一想,许多人因为脸部多了几粒痘子或多了几根皱纹,就耿耿于怀,不能释然,想方设法甚至不惜借助手术刀。那么,一个灵与肉完全分离的人,其痛苦的程度就可想而知了。应该说,他们更需要社会的帮助。想通了这一点,就不难理解他们了。

    变性人,现代社会中一个特别的群体,需要的不仅是经济上的支持,更重要的是道义上的理解和人格上的尊重。一个有宽容之心的社会,一个在遵纪守法的前提下,让形形色色的群体都有自己生存发展空间的社会,一定是离和谐最近的社会。

    请给变性人多一些理解和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