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刘倚天专栏 >> 详细信息

华西村光环下的黑幕,中国农民路在在何方

热度0票  浏览426次 时间:2012年1月16日 17:00

 

中国有数亿“农业人口”,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沿海地区农民生存状况有很大改善,边远地区农民的温饱问题还未解决。农村和农民何去何从,是处于十字路口的中国社会回避不了的问题。目前各地“土地换住宅”政策看来并没有让农民们满意,广东乌坎事件就是个活生生的典型。东部沿海另一个富裕省份江苏,江阴市华西村因特立独行地走自己的路,而受到各界关注。6年前,笔者曾在《华商报》撰文予以介绍。华西村坚持“公有制”和“共同富裕”而被中国官方树立为“社会主义新农村”的样板,受到官方的肯定和赞扬。该村被尊毛的“新左派”极力吹捧,成了毛派的圣地。事实上,对该村的质疑从未停止过,只不过异议被淹没在一片赞扬声中。

 

华西村的铜臭味

 

    2011年底,对华西村的议论再次见诸媒体。事情起因于1015日华西村建村50周年庆典。庆典晚会阵容和气势堪比央视春晚,邀请央视著名主持人朱军、朱迅、水均益出席,阎维文、毛阿敏、谭晶、蔡国庆、鲍国安、杨洪基、韩红、黄宏、冯巩等“体制内”艺人登台献艺。50多个国家175家媒体的5百多名记者应邀前往采访。108日,高328米的超豪华“龙希国际大酒店”启用。该建筑高度超过伦敦和东京的所有摩天大楼和北京最高建筑国贸三期,在中国已建成的摩天楼排名第7。其中第60层用真金镶嵌地面。建筑内有5个主题会所,“金所”内有1千公斤的金牛,全部餐具真金打造。极尽奢华的建筑耗资30亿人民币。国内网友们评论说,这个不到2万人口的村庄大肆铺张的庆典充分展现了中国人典型的炫耀财富却又品味低俗、散发铜臭的暴发户嘴脸。如此富裕的华西村却从未向慈善事业捐过一分钱,也没有向贫困地区提供一点点帮助。其50周年庆典引发争议,有学者认为华西之路无法代表中国新农村建设方向。

请媒体采访无非是想传播美名。不料,偏偏有敢于揭露真相的《南都周刊》记者没有被纸醉金迷的排场迷惑。他们明察暗访,清醒地看到金身内部的黑暗,并予以曝光。
  “天下第一村”的华西村是一个号称有28亿元固定资产、下辖9大公司60多家企业的经济实体“华西村集团”。该村最大的特点是坚持“公有制”,以毛泽东思想作为意识形态,每天还要唱“红歌”读“毛主席语录”。文革结束,中国农村解散人民公社后,这个村庄仍然坚持“人民公社”制度,搞所谓的“五统”:经济统一管理,劳动力统一安排,福利统一发放,村庄统一规划建设,华西村党委统一领导走所谓“共同富裕”道路。在官方媒报导中,华西村确实相当成功,2009年,华西村销售收入500亿元,村民人均创税收48万元,人均年收入8万多元,每户平均拥有资产1001000万元,每户拥有住房面积450600平方米,每户拥有小汽车一到三辆。中国新左派陶醉地吹捧说,华西村就是一个活生生的共产主义天堂,是中国共产党带领广大农民建设现代化新农村的一盏明灯。每年有成千上万的红色朝圣者前往华西村取经。据说,近年来华西接待的中外宾客超过200万人次。

改革开放以后,中共自己实际上背弃了毛泽东思想,官员们几乎是无官不贪,成为率先富裕起来的“利益集团”。而中国社会则是礼崩乐促、道德尽失、民心涣散。尽管有少数人因为官商勾结、投机钻营而爆富,成为利益集团的附庸,然而大多数国民沦为利益集团瓜分国家财富的牺牲品。在这场哄抢和瓜分国民财富的大战中,华西村是个怪胎。它看似坚持“公有制”,没有被瓜分,实则是整个中国官僚资本主义的缩影,其最大的也是唯一的特权利益集团是吴氏家族。

 

吴家独霸 人分三等

 

    吴氏家族三代22人。大家长为前任华西村党委书记吴仁宝,他实行独裁统治,整个华西村由他一人说了算。2003年吴仁宝“退休”,将华西村党委书记、主任、江苏华西集团公司董事长的名号传给四子吴协恩(公共权力怎可以家传呢?仅这一点就与其吹嘘的“公有制”自相矛盾),然而媒体说他依然是垂帘听政。吴氏三代几乎垄断了华西村所有重要职位,吴仁宝四个儿子掌控华西村90%以上的可用资金。
  《南都周刊》的采访报道揭露,在怪异的村制下,华西村等级森严,人被分成三个完全不同的等级:中心村村民,周边村民和外来工。中心村是人口两千人的华西村原住民。中心村的村民可参与股份分红,属最富部份。每户村民的存款最低100万元以上。但是村民要使用自己股金中的钱,必须向村委会提出申请,经批准后才能动用。村里统一分配别墅,每户都配备轿车,费用直接从股金账户中扣除。但是,别墅、轿车、股金的所有权仅仅是名义上的,都不是个人私产,如果村民要离开华西村,别墅、轿车、股金都要被村里收回,也就是说村民只能裸身离开华西村。在各地农村人口大量外出谋生之时,华西村民却不得不留守,可以说他们被“公有制”拴住。华西村民一年工作362天,除了春节两天假,享受不到其他法定的公众假期,甚至没有周末双休日。华西村民出村要请假,旅游只能由村领导集体组织。华西村没有夜生活,没有外面世界的许多娱乐活动,甚至宠物也只能养猫不能养狗。中心村村民貌似家家是百万富翁,但他们被禁锢在华西村,完全失去正常人的自由。除了在导游带领下,外来人不可以随意进村走动,村民也不准接触外来者,华西村如同实行军管。
  在中心村民之下是周边村村民。周边村是2001年后被华西村陆续兼并进来的20个村庄。这些村民当初被华西村的富裕所吸引,用他们的土地换取华西村的“入村资格”,然而他们发现自己已成为“失地农民”,并且沦为二等公民。虽然住进了别墅,但却欠下巨额债务,华西三村有80%的村民欠债。周边村用土地支撑起的华西村未来,却没得到相应回报,而且他们不能享受中心村村民参与分红的特权,无权与中心村共同富裕。周边村与中心村矛盾日深 ,还出现了反对派人物,指责华西村是独立王国,不幸的是,反对者往往被拘押和受到万人大会的声讨
  最底层的是外来工,他们占整个华西村3万人的半数,他们担负起华西村主要的生产任务,人均月收入不到2千元,没有任何社会福利。他们住在安装了铁栅栏的灰墙宿舍,四人挤住一间屋。他们几乎得不到华西村户口,他们是华西村的血汗劳工,是受剥削的长工。
   
华西村在身为共产党员的吴仁宝家族数十年的专制下,俨然成了独立王国。因为其营造的“社会主义公有制”和所谓“共同富裕”既符合中国社会主义理论的原教旨,又符合近些年提出的“和谐社会”理论,因此被官方打造成“新农村”的楷模。再有,中国地方官僚喜好“政绩工程”,华西村是江阴市的骄傲,地方政府肯定全力支持和庇护,华西村享有包括银行贷款在内的许多经济特权。有江阴网民发牢骚说,“华西村是我们全体江阴人养起来的”。

    文革时代的小靳庄、大寨,改革开放初期的大邱庄都曾经是中国的“第一村”,早在1992年,大邱庄的非农业收入已高达40亿元,掌门人禹作敏是当时先富裕起来的农民企业家的样板,1993年他因窝藏、妨碍公务、行贿、非法拘禁和非法管制五项罪名锒铛入狱。从国内媒体揭露的少量黑幕看,华西村是不折不扣的吴家庄园,吴家其变相占有公民财产,限制公民自由的做法也是不折不扣的“非法管制”行为,只不过他们为自己戴上冠冕堂皇的“公有制”帽子,迷惑公众。很多人相信吴氏家族一定涉及经济贪腐,只是出于各种利益关系,没有被揭发,或者被保护而已。

 

农村和农民何去何从

 

今日之中国处在十字路口,危机四伏。近年来中共一再告诫党员干部要有“忧患意识”。201171日,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大会上,胡锦涛总书记发表重要讲话特别引起舆论关注的是“四个危险”—“精神懈怠的危险,能力不足的危险,脱离群众的危险,消极腐败的危险”,重提“坚决惩治和有效预防腐败,关系人心向背和党的生死存亡”,并号召全党“常怀忧党之心、恪尽兴党之责”。与胡锦涛讲话相呼应,地方诸侯亦强调“忧患意识”。“七一”前夕,中共广东省委书记汪洋提出:“增强忧患意识比只是歌颂辉煌更有利于长期执政”,“不要让鲜花掌声淹没群众意见,不要让成绩数字掩盖存在问题,不要让太平盛世麻痹忧患意识。”这样的讲话迅速成为当地媒体党庆纪念版的头条标题。“忧患心态”同样在中共高层中频繁袒露。《中国组织人事报》在党庆日刊出了中组部部长李源潮的讲话,其中提到,“不断增强政治意识、大局意识、责任意识和忧患意识”。年初,温家宝总理曾在“两会”上强调说,“我们要有忧患意识,始终保持清醒的头脑。”有评论认为,这种政治宣示折射出“忧患意识”已成为中共执政的“日常心态”。随之而来的就是手段上的“维稳”。

中共党内和学术界的路线分歧日渐公开化。“新左派”主张回归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原教旨,尽管这种倒行逆施难成气候,然而,在当今乱世中,其影响正在扩大。开明的“改革派”遭受“利益集团”的打压和“新左派”的攻击,并且民众对“改革”已经失去信心,不再相信中共会继续“改革”,也不再指望“改革”使自己的生存状况有所好转。事实上,“改革开放”已被“维稳”偷梁换柱了。另一派是“利益集团”,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维护既得利益。“维稳”是他们唯一的主张和手法。高压的“维稳”不可能长期有效,因为只要有不稳定因素,肯定会在某个时候,以某种形式爆发出来,如果不去消除导致不稳定的原因,仅仅是打压不稳定现象,不稳定还是会此起彼伏,并且压力越大,爆发的力度越大。乌坎事件和广东当局的处理手法是比较有意义的,带给中国农村、中国社会的影响会慢慢显现出来。

华西和乌坎是当今中国农村两个极端的典型。华西代表一种集权专制下,没有公民权利的、虚假的、畸形的富裕,村民成为村主专制的陪衬。乌坎则显示现行农村管制和土地制度的危机村民自觉、自治意识开始觉醒,在解决温饱问题后,他们不要贪污腐败的官员,要捍卫自己的土地所有权以及其他基本权利和尊严。

   对于华西村,国内互联网上的评论可谓针锋相对。一方面是官方媒体对华西村的大肆吹捧,另一边则是网友们的揭露真相和讨伐。看看这些标题:《华西村浮华背后的真相—是一群关在笼中的人》、《当代中国的两个怪胎——华西村和南街村》、《知道华西村真相后,清醒了》......很多人断言,华西村的独裁者吴仁宝死去,这个“共产主义天堂”就会崩溃。甚至连毛派份子也有人叹息,不知这盏社会主义新农村的明灯还能照亮多久。农村何去何从,中国何去何从,有多少中国人在思考这些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