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关愚谦·说东道西 >> 详细信息

要把总统拉下马的德国媒体

热度0票  浏览445次 时间:2012年1月16日 16:20

 

 

2012新年快到之际,正当德国总统伍尔夫即将结束风尘仆仆的国事访问,准备好好地休整一下享受人生之时,晴天一声霹雳,德国较低级趣味、但销路很广的《图片报》把他打得晕头转向。

 

做大总统如临深渊、如履薄冰

 

    中国有句俗话:“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意思是说,在中国皇权时代,谁要想把皇帝拉下马来,谈何容易,是要玩命掉脑袋的。可是,在当前二十一世纪的民主时代,媒体的力量真不可小觑。尤其在西方国家,国家领导人一旦被媒体抓住小辫子,不但这乌纱帽难保,还会身败名裂。怪不得,有些聪明政客,做个国会议员可以,但这辈子绝不当什么出人头地的大官做大官如临深渊、如履薄冰,除非自己这辈子两袖清风、干净得无暇可击。但在当前这个物欲横流、金钱万能的时代,难啊!几年前,在德国首善之区的柏林,一个副市长就因为经常乘飞机公差,积累了足够里程积分,用它做了一次私人免费旅行,被反对党发现了,在媒体上大做文章,说他假公济私,逼得他只好自掼乌纱帽,辞职不干了。这样的例子,在德国不胜枚举。

    德国是个内阁制的国家,总统只不过是个代表国家的象征,到国外去谈友好、在国内敲敲图章的国家首脑,没有什么实权。实权掌握在总理手中。因而,最后谁当总统,只要议会议员投票通过就行了。一般来说,当总统的基本上是荣休的、所谓德高望重的老人。

    2010年,德国总统大选,所谓的左派政党(社会民主党和绿党)提出一个曾经当过东德大牧师、为人清廉正直的老人高科先生为候选人。忽然,保守党基督教联盟主席、总理默克尔太太,正值青云直上之时,想测试一下自己的影响力,提出汉诺威州的州长、一个才年过五十的帅哥伍尔夫为候选人。此人年纪轻轻,在大学时代就搞政治,十足的政客。让他当总统,很多国民不以为然,但他们没有决定权,再加上左派的几个政党不合作,最后少数服从多数,伍尔夫就莫名奇妙地成为德国第一个风华正茂的大总统。保守阵营为之欢呼,说是“民主”的胜利。

自伍尔夫当总统后,倒还为人低调做事沉稳他的妻子第一夫人贝缇娜,年轻貌美,电视镜头讨人喜欢,有人说她胜过法国第一夫人,是德人的骄傲,因而颇受媒体青睐。德国人的嫉妒不亚于中国人,嫉妒这男才女貌的一对大有人在。

 

一石激起千尺浪

 

    就在伍尔夫总统在国外进行国事访问时,俄国《图片报》暴露他的老底说,一家下萨克森州私人公司的负责人艾冈·基尔肯斯(Egon Geerkens)在武尔夫为前州长时期,为他多次提供了免费的度假别墅。其夫人曾借50万欧元给武尔夫购买了一所房子,这笔私人借款合同签订于200810月,利息较低。这说明他是个假公济私的人。但不少旁观者和一些政客大不以为然,为他抱不平,认为这没什么大了不起,因为伍尔夫很早就表示过,企业家艾冈·基尔肯斯和他的父母关系密切,看他长大成人的。这是私人交往,有何不可?再者,武尔夫在做州长时,就已经公开表示过,并未隐瞒。难道,做州长就不能有私交?连笔者都认为德国媒体做得太过分了。不过,总统报纸爆料,哪怕是鸡毛蒜皮,也是大事。就在此时,出名爱挑剔找茬的德国《明镜周刊》在年前一期的封面上大字标题:《一个不称职的总统》。

一石激起千尺浪,墙倒众人推。德国《明镜周刊》作为一个私人杂志,竟用了九页纸,密密麻麻地、用介绍股市涨落的手法,把这位道貌岸然的总统揭露得体无完肤。说他是个两面派、伪君子,为了享受荣华富贵,结交大商贾、大银行家。度假永远是对方付钞。这一曝光,掀起轩然大波。逼得伍尔夫总统不得不出来承认错误。但是,这反而给媒体提供机会说,检讨不深刻,避重就轻,为什么早不出来检讨,《图片报》老总更不罢休,再次揭发,说总统还事先打过电话给他,不准他发表有关他私人购房借款事。并威胁一切后果由他负责。这还了得!竟然和我们媒体对着干!

 

欲盖弥彰——天下的乌鸦一般黑

 

    按理,这些揭发的资料拿到中国来说,都是不值一提小事。在中国,当官的不知会有多少假公济私的机会。据统计,在国内,单单用国家的钱私人请客吃饭、送礼、支持出国旅游,据官方统计,每年向公家报销的钱就上几千亿,别的贪污更不用说了。

    天下的乌鸦一般黑只不过在德国和中国,由于体制不同,“乌鸦”的下场就不一样。儒家有“刑不上大夫”这句保大官的“座右铭”,因而至今为止,我还未听说,中国中央的最高领导层被这“区区”小事拉下马的。

    为了解脱自己,伍尔夫总统再也受不了媒体的连番攻击,终于于新年过后,公开接受国家电视一台的访问,一方面承认自己做的有些地方不妥,表示抱歉,但整个讲话都是为自己开脱,反问媒体,难道作为一个政治家就不能有自己的私人空间。“我也是一个人,为什么不能借用好朋友提供的私人别墅的一个房间”。他还补充说,他并未威胁《图片报》总编,而是希望等他由国外访问归来后,再做处理。

    按理说,媒体炒得已经够了,已经给现总统脸上涂了不少黑谁都知道,远远构不成摘掉他乌纱帽的罪状,顶多说他处事不当,不够严谨,对媒体交代的不全面而已。连反对他的一些左派政党头目到现在止,也都不愿正面提出要他辞职,要他自己来决定。伍尔夫则在电视台上答记者问时,公开表示,他是不会辞职的,因为在他当州长和总统期间,没有做过什么犯罪行为。

当然,在媒体眼里,这是不谦虚和对记者不敬行为。笔者已经明显感觉,当前的世界(西方),国家领导人和政客们最怕的是媒体,他们不是一个两个,是成百上千,让他们思想统一是不可能的。不过,当你媒体走过了头,人们也是有看法的。目前已经有国民在问,媒体在德国的地位是不是比法院和政府还有权?

 

怎样理解舆论自由

 

    笔者有一种感觉,在西方,报纸销售量最热门的话题是名人私事。英国的戴妃、美国的克林顿、法国的卡恩,不知给媒体带来多少卖点。德国在这方面还很少见,现在,终于出现总统门,话题越炒越热,可以更换起人们的兴趣。于是电视、电台、报纸、刊物都纷纷出来轮番报道,谴责总统,此起彼伏,大做文章,促成极少数柏林群众甚至到总统府前示威。但笔者逐渐发现,德国国民素质还是够高的,他们开始厌烦,对《图片报》等媒体的始终抓住不放,产生怀疑,认为什么事情都应该有一个限度,

    在国内,我小时候就听人说过,报纸是无冕的皇帝。现在在德国,我体会尤深。记得2008年中国办奥运前夕,德国绝大部分媒体对中国的报道,几乎全是抹黑,有的甚至造谣生事,使得中国留学生忍不可忍,到柏林游行抗议示威。当时在德国想为中国做些解释、正面报道,找个地方为你登,比上天还难。这样的一面倒的舆论自由,一些德国有良知的人表示怀疑,但是他们也难有发表自己意见的园地。这位伍尔夫总统,还是个幸运儿,还有发表自己意见的机会。不管怎样。该是好好地坐下来讨论什么是真正舆论自由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