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叶子的世界 >> 详细信息

养老院的故事:琴声悠扬——如何选择养老院

热度0票  浏览323次 时间:2012年1月03日 12:40


       
前记:曾经写过一篇养老院的故事,标题用了“琴声落地”的悲伤之语。今日提笔写这篇文,却忍不住敲下了“琴声悠扬”几个字。

不老的歌曲


       
如果不是因为搬家要给婆婆转养老院,我永远不会知道在德国,同是养老院,可以有那么大的区别。我也永远不知道有这样一首令人感动的德国歌曲——《Lili Marleen》。
      
这是一所座落在美丽湖畔的养老院,它的前身是一座城堡。二十多年前落成的那座圆形建筑,是专门给需要特别护理的多是患有老年健忘症的老人居住的。根据病情的轻重,老人分住不同楼层。第一次来这里探听情况时,吸引住我们的,不仅是坐在公园的长椅子上就可以收览眼底的湖光山色,还有那些有点零乱古老的家具和挂饰,以及那些发自内心的灿烂笑容——来自护理人员的。我们毫不犹豫地为婆婆办理了转养老院的手续。

 


       
一个秋日的上午,我去看望婆婆。上午九点钟,她正在吃早餐,我坐在她旁边静静看报纸。一位护理人员过来,跟我打了招呼,然后和善地建议:“我给你拿杯咖啡来吧,这样双手空空地陪着看她吃饭,多没意思!”我喝着芬香的咖啡,继续看报纸。这时又进来一位护理人员,满面春风的她用力拍了一下手,对婆婆说:“十点钟有一个唱歌会!我一会儿来推你过去。”接着她转过来对我微笑:“你如果有时间,也可以陪着在旁边看的!”我很想留下来看看。护理人员一个房间一个房间地去敲门,要去唱歌的老人一个接着一个地被引到一个房间那里。十点钟开始的活动,他们提前一个小时就要开始去折腾,直到最后一个老人被扶进来,时针正好指向十点。
       
一位背着大吉他的长发女士兴冲冲地走了进来,那是一个义务工作者。她飘逸地一甩金发,坐在一张高凳子上,拨动琴弦。几个音符流淌出来,她笑着问:大家知道是什么歌?婆婆响亮地把调子哼下去:

        在军营前,
       
在大门口,
       
有一个灯笼
       
而她仍然站在前面。
       
我们想再相见,
       
在灯笼旁,站着我们
       
一如往昔,莉莉·玛琳。

            ……
       
Lili Marleen—莉莉·玛琳》,这是一首曾经在战争年代唱遍敌我双方军营的德国歌曲,本来是一战期间一个德国哨兵写的一首思念恋人的诗。1938年被谱上了曲。二战期间,德国军营里的电台每天反复播放此歌,瞬间成就了一个奇迹:不但德国士兵,连从北欧到非洲军营里能收听到此曲的“敌方”士兵,也爱上这首歌曲,还用德语来吟唱。接下来的三两年,还有了英语版,法语版等等版本问世。我的公公在二战期间也是要离妻从戎,难怪患有健忘症的婆婆对这首老歌还如此刻骨铭心,令人唏嘘不已。老人们一起兴冲冲地合着拍子唱起来。接下来唱的歌曲,都是三四十年代的老歌,婆婆越唱越兴奋,越唱越年轻。我看着她激动得有点泛红的脸庞,诸多感慨。谁说人变老变弱了,就会被没夺快乐的机会了呢?只是我们这些正常健康的人,往往没有耐心也没有意识去好好挖掘他们的能耐而已。

 

天使之歌


       
圣诞节前,接到了养老院的邀请,邀请家属去参加圣诞宴会。那天的天空,飘着密密的雨雪,我和孩子们还是穿着节日的彩妆,兴冲冲去赴宴。养老院的餐厅,圣诞节的气氛很浓,温馨无比,婆婆也穿上着了金色的红装,喜气洋洋。养老院对我们非常关照,在和大厅一门相隔的走廊里,为我们仨和婆婆另外准备了一张桌子,说这样我的两个孩子就有更多地方去活动了。而我,坐在那里,可以对大厅熙攘人群一目了然。于是,一个个动人的镜头,走入我的眼里:有的老人没有家属来参加宴会陪伴,那些身着工作装或者便装的护理人员,穿插在他们之间,不断和他们笑语轻轻,亲昵抚摸,还不忘拿起老人面前的杯子,一口一口喂老人喝水。
       
音乐声缓缓流出,两个身着白色天使装的花季少女推着一辆小车走了进来。小车上装满包装精美的礼物,天使少女手捧礼物走到每一位老人面前。轮到婆婆时,她枯干的手紧紧握住天使少女递过来的礼物,眼眶一下子因激动和兴奋而湿润。孩子们欢呼着要帮忙拆礼物。我惬意地享受着他们的快乐。

 

        紧接着,教堂来的唱乐团在环形梯子上错落有序地站好。钢琴奏乐,他们唱起了一首首的圣诞歌曲。中间穿插着和宴会在座人员一起的大合唱,我又看见了婆婆不用看歌词也郎朗上唱。儿子也拉开他的大嗓门,引得周围的人都向他投来赞许的目光。这一切和谐与幸福,让人难以相信,是在一个住着许许多多或是糊涂的,或是坐轮椅的又或是大小便失禁的老人院里面发生的。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


       
平安夜,我们把婆婆接回家里过。等到再送她回去时,已是接近子夜。灯光灰暗的走廊里,还看到一个漫无目的夜游的老人。值夜班的护理人员,正要忙着给一个老人洗澡:夜里起来大小便,老人又把干净的衣装弄脏了。另外一个护理人员,轻轻向我们走过来,拉起婆婆的手,轻声软语地告诉她睡觉前还要再吃一次药。
      
如果问天底下什么职业最艰苦最值得人敬重,我会毫不犹豫地告诉你,是这些守护着老人们的护理人员!一个无论曾经从自己父母那里得到多少关爱的人,在自己父母老的时候,你却不可能给回同等的关爱与照顾。而这些和老人们根本没任何血缘关系的人,能做到真心关爱他们,这除了那些冷冰冰的词汇——职业道德,还需要他们拥有一颗真正的爱心。
       
而能够让一个养老院里的护理人员无怨无悔尽职尽责的,一个养老院的管理制度却是举足轻重。因为婆婆,我接触过三个养老院,虽然从来没有遇到过像网上有人抱怨过的,说有的养老院可以让老人的尿裤重达一升了才去更换的事件,但是也曾经有过一些不愉快的小节:譬如总只是放任婆婆躺在床上度日而不积极邀请她去参加活动;同房的老人在垃圾桶里小便也不及时来清洗等等。那时我总是从体谅护理人员的辛苦出发,也不会去尖锐投诉。自从婆婆转到这个新的养老院后,才发觉,同样辛苦的工作,却可以有着不一样的工作热情和工作效率。
       
我曾和那位负责婆婆居住楼层的护理大姐调侃,说我每次进来这里,怎么都没有闻到一般养老院里都有的那股尿骚味呀!这位脸蛋圆圆年近半百的大姐笑得合不拢嘴,她说要是总有这股味道,我们这些工作人员也不幸呀,我们只不过是懂得及时处理“事故”而已。我问到她喜不喜欢自己这份超乎寻常的辛苦工作呢,她扶了一下自己那副圆框眼镜,俯下身去抚摸一下正从她身边吃力地推着轮椅过来的一位老人,转过来对我简短地说了一句:我们都会变老的!
       
是的,我们都会变老的。在我们没变老之前,可能也已经要开始照顾身边的老人了。如果真的需要把老人送到养老院的话,那么,我要告诉你,之前你一定要看好选好。网上可以查到专业机构给各个养老院的评分的,那绝对有参考意义。我们后来才偶然发现这个评分,看到现在婆婆所在的新养老院每项得分都是1.0的满分,绝不虚晃。而以前曾经逗留过的不太满意的那所养老院,却只有2.0-2.5分之间,虽然也都是属于“好”的行列,但还是看得出其间的差别的。另外,选择养老院之前一定要多次参观,亲自感觉一下那里的工作人员以及老人们,然后再自己给他们做一个打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