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刘倚天专栏 >> 详细信息

乌坎村民维权抗暴,官方认可民选自治

热度0票  浏览298次 时间:2012年1月03日 11:36

   

    中国广东省东部一个不知名的小村乌坎2011年底成了全球瞩目的焦点。来自世界各地的记者想方设法入村采访,得到村民的欢迎。乌坎的消息几乎每天出现在西方主流媒体,德国之声中文网站也连续做了报道和评论。倒是大陆官方记者被挡在村外,不得入内采访。有关乌坎的消息也照例被官方封锁。是什么让这小村牵动世界的神经?事情的起因是一场史无前例的“新农民运动”在乌坎发生,事件持续三个月,最终以中共史无前例地向村民让步暂告一段落。

 

村民合法维权遭镇压,官逼民反成自治

 

    2011921日,乌坎村民因不满土地被村官私卖及人大选举不公而去村委会抗议,并到陆丰市政府上访。22日,警方进村镇压,数千村民还击,警车被砸,双方均有受伤。随后,近两万村民又透过民主方式,选举出临时理事会,治理村务,并负责组织维权事宜。他们连续举行集会,要求当局归还被迫害致死的薛锦波遗体,并释放另外三名仍被扣押的村民。理事会领导村民维权,进行“反独裁”、“争民主”大游行,要求与当局对话。129日官方将村民理事会定性为“非法组织”。

128日,被认为是示威游行活动组织者的薛锦波等人被警方带走,11日薛死在警察局,官方宣称其“心源性猝死,已初步排除其他死因”。然而薛从未有过心脏病史,其家人说,薛锦波身上有青紫和被勒的痕迹,手指甲深陷。乌坎村村民深信他遭警察刑讯,被殴打致死。薛锦波之死导致官民矛盾升级。警方拒绝村民讨回薛锦波尸体的要求,此举进一步激起村民的愤怒。11日凌晨,5千军警偷袭,妄图大规模抓捕,数千村民持械反抗,军警以水炮和催泪弹攻击村民,村民们则棍棒等保卫村庄。军警被逼退到村外。

 

12日,乌坎村村民举行全村悼念薛锦波活动,并与前往现场维稳的军警对峙,封锁了入村道路。随后事件愈演愈烈,大批村民开始聚集,并在村内拉横幅游行,要求中央介入调查官员腐败问题。村民们赶走了称霸三十多年的原村委会干部和派出所警察,实行自治。选举出13位代表不同姓氏宗亲的村民,成立以林祖銮和杨色茂为领导的村民理事会。当局则派出大批军警在村外进行封锁,禁止食品、生活必需品等入村,并切断了村内互联网和其他通讯线路,乌坎村粮食和物资开始短缺。17日下午,村民理事会又召开了村民大会,全村人民一致赞成捐款买米和紧缺物资。次日,一些困难户领到理事会分发的大米。村民说,理事会是村民自已选举的,把钱交给他们放心,救济困难户是他们每个村民的心愿。乌坎的自治得到邻村支持,有邻村村民挑鱼肉蔬菜等到乌坎村出售,价格反比平时低。

 

乌坎事件愈演愈烈,吸引国际和港台媒体的关注,大批国际媒体记者在当地民众带领下突破数千军警和路障的封锁,进村采访报道。“村干部”不见了,派出所也人去楼空。但是村内秩序井然,村民们欢迎非中共官方的记者前往采访,并设有补给站,为记者提供面包和水。约有 20多家媒体的记者在村里驻扎,乌坎成了世界媒体焦点和新闻发布中心。村民们纷纷表示,宁向记者下跪,誓死不向政府屈服。

西方媒体形容乌坎事件是“起义”,是农民对中共的“反革命”,并与 1989年六四事件相提并论。英国《每日电讯报》指,“两万人公开反抗,中共完全失控,是历来首次”。 《金融时报》评论说事件令人联想到 1989年民运。《纽约时报》形容事件是“对社会不公的一次公开反抗”。《华盛顿时报》社论说,“乌坎村赶走官员,成为 1949年以来首个没有中共官员的土地。”但相信这是“短命实验”,因中共“不容挑战。”

乌坎事件也引起内地各界关注。北京众多学者及大量媒体人士对官方可能武力解决乌坎事件表示忧虑,担心出现六四事件翻版,他们呼吁广东省委书记汪洋一定要“三思而后行”。1219日下午,乌坎村村民再次召开村民大会,声讨了原村政府强权掠夺土地的贪腐行为。他们喊出“打倒贪官,打倒腐败,还我耕地,血债血还”等口号。

乌坎的“新农民运动”在粤东蔓延。1218日,汕头市潮阳区海门镇10万民众上街抗议电厂污染,次日万人愤而占领镇政府办公大楼、围堵高速公路,向武警、防暴警投掷玻璃瓶、砖头,掀翻警车、纵火。警方不断发射催泪弹还击,最后暴力清场,大批民众受伤倒地,也有警员重伤,官方续调派异地警力增援,村民则绝不妥协。

 

敏感时刻权衡利弊,中共妥协是否权宜?

 

正当国内外社会对乌坎村民深表同情和担忧之时,在中共高层的介入下,事情向着出人意料的方向发展。1218日,汕尾市党政主要领导与乌坎村500多名代表见面。次日,汕尾市政府举行乌坎事件媒体见面会。市委书记郑雁雄将乌坎事件重新定性为“村内利益纷争”,而非“暴乱”,并表示将由政府出面协调、赔偿征地者损失,充分保障村民利益。在舆论报道上也开始松动,20日起,大陆媒体对于乌坎事件的报道见诸报端,各门户网站也纷纷转载,网民对于乌坎的讨论不再被完全屏蔽,允许不碰及“底线”的讨论。
    12
20日,广东省委副书记朱明国带领工作组进入陆丰,向乌坎村村民传达了广东省委书记汪洋的指示,他说,群众的主要诉求是合理的,部分干部在工作中确实存在一些问题;大多数群众的过激行为是可以理解和原谅的,不会追究他们的责任;只要有诚意解决问题,什么事情都可以谈,政府保证出来对话的代表人身安全,来去自由;只要不再闹事,政府承诺不会进村抓人;有关“领导人”在两个月内不再妨碍公务,向政府说明问题和争取立功,可以既往不咎。但是,朱明国着重强调了林祖銮和杨色茂等村领导“明知政府已经在解决群众的合理诉求,如果仍顽固不化,继续煽动村民与政府对抗,死心塌地为境内外敌对势力利用,必当追究。”

 

1221日上午,被官方通缉的乌坎村代表林祖銮只身与朱明国及汕尾市委书记郑雁雄会晤,乌坎村临时理事会会长杨色茂则称病,婉拒参加谈判。林祖銮向朱明国提出三要求:一、释放被关押的3名维权村民;二、归还薛锦波遗体,重新检验死因;三、承认乌坎民选临时理事会合法。回村后,林祖銮兴奋表示:“很圆满,三条都同意了!”他说官方承诺2日内分两批释放3名被捕村民庄烈宏、洪锐潮、张建城;归还薛锦波的遗体给其家人,但是必须由官方解剖验尸。薛的家人要求独立专家验尸,此分歧可能为暂告平息的乌坎事件增添变数。

林祖銮表示,朱明国承认临时理事会合法,并容许它在乌坎维持秩序。该会实质是行使村政府的功能,并用23个月商讨归还土地问题,待彻底解决后才解散。此举令该会成为中共建政62年来,首个官方承认的民选村民自治机构,并获准管治乌坎3个月以上。

林祖銮说:“旧的村委会已经成为历史,不会回来,新的将会在土地问题解决后,在政府承诺及公平透明的情况下,按照党的政策,由民主选举产生。”临时理事会的绝大部分成员将参选,估计会成功当选。林还说,朱明国及郑雁雄当面承认陆丰市、东海镇、乌坎的政府官员在处理今次事件上犯错,以及有贪污腐败问题,会责成工作组依法查办,“牵涉哪一级,就抓哪一级”,朱更提出择日亲自入乌坎拜会,并承诺不会“秋后算帐”。

中共此次对乌坎事件的处理手法让外界大感意外。众所周知,中共近年来视“维稳”为首要任务,不惜一切代价将任何不稳定因素消灭在萌芽中。乌坎事件之始,它也用了例行的武力镇压。不料,广东毕竟是沿海开放地区,民众见多识广,并且与海外、港澳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不那么好欺侮。事情越闹越大,引起国际关注,当局骑虎难下。并且,2011已不是1989,中共再也不可能为武力镇压大规模民众维权行动找到借口。再有,中共面临最高层换届和复杂的国内外局势,处理不当会造成难以估量的恶果甚至引起熊熊大火。年初开始的北非“茉莉花革命”是活生生的警示。

中共的让步究竟是真心实意的站在民众立场考虑问题,还是以退为进的不得已而为之?暂时还不好下结论。从中共根深蒂固的执政方式来看,短短几天就180度大转弯是不大可能的。

乌坎事件出现后,有人说开放的广东黑幕重重,汪洋的“广东模式”失败了。中共让步后,另有海外媒体评论说,汪洋化不利为有利,借“乌坎模式”为自己政绩拿分。这些都是一厢情愿之谈。当今中国哪里不是“黑幕重重”?只不过大都被重重地掩盖着,见不得光。而汪洋和平解决乌坎事件,不过是两害相权取其轻,以免后果不可收拾,影响未来大局。

 

“新农民”运动是否昙花一现?

 

    虽然只是每年十几万起“群体性事件”之一,乌坎事件却非常有启示性和标志性。

    村民们不但针对贪污腐败,更公开提出“反独裁”、“争民主”的诉求,这是89后首次出现的民众自发的呼声。说明中国人民非常清醒和勇敢。

    官方少有地实行全面封锁,大量即时图片报道还是迅速传遍全球。现代信息传播是难以被封锁的,它与公众的互动关系终于在中国显现出来。

大批80后参与到乌坎事件中,说明这些年轻人不都是贪图享受的拜金主义者和个人主义者,他们对自身权利和社会有很强的责任感。这是中国的希望所在。官方妥协后,全国各地网民纷纷对乌坎村民表示支持,不少人前往该村“取经”。

62年来第一个非官方的自发的村民自治机构的诞生,说明中国公民自主意识的觉醒。它得到官方承认,是个非常重要的标志:如果它得以生存下去,将成为中国的民主公民社会的探路者。如果它日后被取缔,则让世人更加认清官方的面目,日益加深的官民矛盾会酝酿更大的危险。

没有党的村干部和警察期间,乌坎村一片祥和,秩序井然。这让人回想起89年特殊时刻的北京,数百万人口的大都市前所未有的治安良好,小偷都洗手不干了,市民们空前地团结一心。中国人民值得信赖,值得尊敬。他们不该被户口本、暂住证、这样那样的规章束缚,他们理应站直了,堂堂正正地做自由的人、自主的人。

    乌坎事件暂时平息。温家宝总理在1227日举行的中央农村工作会议上表示,不能再靠牺牲农民土地财产权利降低工业化城镇化成本,有必要、也有条件大幅度提高农民在土地增值收益中的分配比例,并表示明年一定要出台相应法规。温家宝同时警告政府官员不要强迫农民放弃土地,即使农民已经迁往城市安家落户,也要保障他们的合法财产权利。希望温总理的指示能够得到基层官员的执行。

60多年前,中共依靠农民的支持打败国民党,夺得天下。今天,农民沦为社会最底层,他们生来低人一等,并且以廉价的血汗为权贵阶层换取巨额外汇储备。乌坎的农民觉醒了,“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祝福中国走向美好的明天,中国人民抬起头,自强、自立、自由地立于世界民族之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