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红柳专栏 >> 详细信息

在北京丢了钱包

热度0票  浏览564次 时间:2012年1月03日 11:26

 

还有两天就要飞回德国,朋友红梅开车带我们去附近的亮马桥购物。这一带为使馆区,此购物中心商业模式完全搬照欧美OUTLET购物小镇形式,安静整洁,世界品牌店名看着都眼熟。被喧嚣噪动了三个星期,终于在此享受了一把消停逛街,尽管物价高于其它商店,但那份安宁清静在中国实在难得。

 

稀里糊涂钱包没了

 

先在超市买了北京特产小食品,又去同仁堂药店买中药,最后来到一家德国人开的面包店。店内摆设与德国常见Bäckerei相似,货架上摆着各式面包和蛋糕。我老公一眼扫描到了最钟情的大长方瓜籽黑面包和混有各种坚果仁的小黑面包,立刻两眼放光,激动得直想与店员小姐套瓷,好象卖德式面包的就自动会说德语似的。虽然国内超市都有黑面包出售,但他说都和白面包一个味。这里的面包价格比德国贵出两三倍,店员小姐说,因为面粉和其它材料全都运自德国的缘故。

    下午回到朋友家,想用剩余的钱和时间去做个美容护肤,款待一下三周来风尘仆仆饱受摧残的老脸。拉开皮包拿钱包却没摸到,哗啦倒出所有东西,什么都在唯独不见了钱包! ?疑惑懵头、茫然不解:钱包去哪了?

    凡能放钱包的地方都没翻到,顿时心慌意乱起来。红梅不敢相信,让我再好好想想。我是一头雾水一脸茫然,无法理解钱包怎么会不翼而飞。老公也来添乱,一个劲插嘴问我丢哪了。我用母语都想不出钱包哪去了,用德语想“Portemonnaie”岂不更蒙头转向,谋杀脑细胞。老公自以为一脑门子的德式严谨思维无用武之地,只好瞪眼噘嘴一边憋气去了。

我冷静地分析,钱包肯定没被偷,因为购物逛街环境很清静,没人靠近身边。那么只有一种可能,付款时随手将钱包忘在柜台了。可忘在哪家店了呢?绞尽脑汁依然印象全无,纯母语思维也没管用。

我在德国养成了习惯,购物账单全都留着﹙退货方便﹚。我把三家的购物账单全拿出来,红梅照上面的电话号码挨家问过去。听红梅打电话真是一种享受,语气那么平静温和,对哪个商店都称﹕“在咱们店里买东西时……”透着自家人的亲昵近乎,真舒服。后来我也挺钦佩自己的,紧急关头居然还有闲情逸致欣赏别人,悟道自身差距。活到老学到老,看来本人还能进步。

三个“咱们店”都说没捡到钱包,这下我可彻底绝望了。回国前我专门在德国杜塞多夫中国工商银行办事处开了账户,可以每月在中国各地取款机取人民币四次无费用,按中间价折合欧元。还可以无限制无手续费刷卡消费。杜塞多夫办事处的黄宸、周婕美女是我的好朋友,邮箱里有她们的地址。现在所能做的只能是赶紧上网发信,让银行美女立刻封杀账号。

然后,我开始安静地回忆推理:昨天晚上在鸭王饭店吃烤鸭……此次回国我感觉,国内物价惊人地贵,物价与工资比率高出德国几倍。四个人一顿很不嚣张的饭,还没喝酒,就销掉了四百多元,占国内普通人工资的110强。难怪有“能力”的国人都用公款请客,用自己工资请客真消受不起。对!想起来了,饭后我是用卡付的帐,卡是从钱包里拿出来的,离开饭店时还特地查看了,桌上地上都没丢下卡也没丢下钱包,然后我们俩站在街上打的……

 

都是德语惹的祸

 

每天打的都打出费用经验了,上车后从钱包里拿出差不多的零钱准备着,免得的哥找不开。老公发话了:你总不记得用整钱(百元钞票)付,留下零钱买东西方便。唉,每到关键时刻他老拿德语“干预”我的思维。外语又进脑子里和母语瞎参乎了。我懒得费神辩解,顺手又从小皮包暗兜里掏出张百元钞票(大钞票全塞在这里)。国内出租车都很狭窄,老公个高又背着大相机包,费挺大劲才挤出车门。那位的哥还挺贫,说拉这个儿头真亏,份量沉费汽油。我说,那你带个称,上车前先称重,按体重收费。我俩都笑了。

啊——兴许出租车……

红梅对我的记忆已不抱希望,但还是打了我保留的出租车发票上面的电话碰碰运气,出租车行根据发票上的号码告知了那位的哥的手机号。红梅给的哥打电话:昨晚您在咱们出租车上捡到钱包了吗﹖紧接着,只听她不敢相信地问了一句,您不是开玩笑吧?

原来钱包就在那的哥手里,等着主人找呢!人家还挺纳闷,头晚丢的钱包第二天下午了咋还不见来人询问?的哥问:钱包里有张外国军官照片对吗?正是!不过可不是什么军官照,就是老公中学毕业服兵役的大兵照。德国坦克兵带肩章、领带的军用礼服(外出或庆典活动穿的),再加那一脸凶巴巴装酷表情,让人以为多大官似的。

我们那份惊喜高兴啊,甭提啦。红梅那里甜蜜的表扬词感谢话如长江后浪推前浪黄河之水天上来,汹涌澎湃倾泻过去,然后很自豪地向我宣告:别人都说我是马大哈,现在终于知道还有比我更哈的。和你比,我找回自信了,归属于正常范围。

精神一放松思路也顺溜了,终于想起来﹕就是在我用母语数零钱付车费时,老公插话让我付百元钞。左脑右脑各被母语德语占住频道,没有闲脑指挥手了,手就无所事事地把钱包放在车座上。而在我后面下车的老公居然也没看见,他不是也有责任?至少眼神不济。归根结底还是德语惹的祸!不过此刻可顾不上和老公理论左右脑,反正他没有这种“中德文化冲突”的体会,理解不了,我得赶紧上网发“妹”,告之杜市工商银行的朋友千万别封我帐户,我还等着用钱款待脸呢。脑细胞已无可救药,抓紧挽救面子工程吧。

 

                    这个的哥很特别

 

晚上又出去吃饭,用电话约那位好人的哥,坐“咱们出租车”多踏实呀。

好人的哥四十多岁,个不高,一脸慈祥爱说笑。的哥说,昨晚我们下车后很快又上来一位客人,那人一坐下不由自主地嗯?了一声。经验丰富的的哥从后视镜里看到乘客的表情就明白他发现东西了。问他捡到啥了?乘客说好像是个钱包,的哥赶紧说那是前位乘客丢下的,人家肯定会来找的。乘客下车时的哥把钱包要了过来,就等着失主上门。

我一个劲儿真诚地表达谢意,他一个劲儿憨厚地表示谦虚,一来二去我们就聊开了。他的儿子明年考大学,儿子学习好成绩排在全年级前面,考上大学没问题。自己没读上书咋也得让儿子念上大学,现在他得多辛苦多挣点钱好供儿子上大学。唉,中国老百姓真能吃苦耐劳,忍辱负重着飞涨的物价、缺少保障的生活,为了心中那点希望每日奔波着。

的哥信佛,车表前摆着好多小玩意儿,小宝葫芦、佛珠链、孔子雕像还有一个拖着大钱袋子的可爱小老鼠,他说这些东西都有灵性保佑着他。一次拉客开车快到一十字路口时他注意到,对方马路虽是红灯却有一辆军车毫无刹车迹象地直冲而来,他警觉地踩了刹车减速。紧跟在后的一辆高级轿车却嫌他慢,使劲儿按笛催他让路。虽然是绿灯完全可以直驶,但他没有而是减速让到边上。后面那辆车呼啸着擦身而过,冲到十字路口中间正好与那辆高速闯红灯的军车撞成一团。当时搭车的乘客万分感激他保全了性命。

遇到这样能带来好运的特别的哥,真是我的造化我的福气。我留下了他的手机号,再去北京就坐他的放心号。若有读者朋友去北京打的,本人愿提供信息,当今社会这么可靠的人可遇不可求啦。

 

                     生活处处有感悟

 

钱包失而复得,我有两点深刻感悟:一是我这人命运有点特别,时常遭遇灾难风险,却每次都能化险为夷、逢凶化吉。记得第一次经历突发灾难是在托儿所,由于哭声太大阿姨很烦就把我弄起来靠在被子上坐着。虽然坐起来看世界比躺着有创意,但毕竟人生阅历只有几个月,坐功还没练到家不够扎实,没等把乐子看够,竟大头冲前扑倒床上。直到中午我妈及时来喂奶,发现我面朝下扣在小床上,急忙把我翻过来。完了,她女儿嘴唇发青呼吸停止,死了。我妈虽说吓傻了但还尚存一丝清醒,抱起我就往医院跑,那阿姨边哭边跟着我妈轮流抱着我跑。等跑到医院发现我又喘气了。原来,由于她们跑得飞快,带起的风速等于给我做了人工呼吸,她们跑动及轮流交换我时的上下颠簸又好似给我按压心脏。总之,我又活回来了!而且全然没往心里去,要不是后来听老妈说起,我压根就没打算当回事。据说,经历过死亡的人会大彻大悟。知书达理﹑内蔹谦顺的家族能生出我这么个豪放不羁无所畏惧的另类禀性,估计就是那次“彻悟”之结果。

生命失而复得,开了个好头,后来几次遭遇生死关头,本都横下心来就这么着了,却每每绝处逢生,全都活了回来。有一次还没学会换气在游泳池里不知怎么就扑腾进了深水区。我一下子沉到了水底,憋得两眼外鼓直冒金星,当即我就明白了,原来被淹死这么痛苦。危急时刻一个德国汉子冲过来把我抓捞出水面,当时我都快成面条了。别以为游泳池淹不死人,不久后在同一个游泳池,一个南韩女留学生也是误入深水区却没有我这么幸运,被捞上来时因憋气过久脑细胞坏死,不幸成了植物人。

所以,命里注定就该在北京遇到好人的哥,找回钱包——这是我的第一点感悟。

唔,这个感悟似乎有点形而上,属于虚玄学范畴哈。那么我的第二点感悟绝对务实与实用﹕保留收据是个好习惯!试想想看,如果没留下这张出租车票据,北京茫茫人海车川,我上哪去找钱包呀。即使的哥雷锋,面对钱包里的各种外文卡,估计也不知道该往哪发招领启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