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娴言娴语 >> 详细信息

感受德国教育和中国教育之不同

热度0票  浏览477次 时间:2010年11月24日 11:37

                  感受德国教育和中国教育之不同

                             ——写于儿子十八岁之际

 

                                      

   

    儿子不久前度过了他人生中一个最重要的日子——十八岁的生日。 和以前的生日不同,这次生日前,儿子的心情很不平静。可以看得出,对成年后可以享有的权利,他似乎已迫不及待,那种终于可以摆脱父母羁绊的诱惑让他喜上眉梢,他期待着走进成人行列的这一天。另一方面,他深知,无忧无虑的生活,就要一去不复返了。在享有成人特有的权利的同时,他还必须承担起随着成年而来的义务和责任。

    生日那天,儿子除了收到同学好友及时地祝贺外,还收到了我们居住地常务市长以及德国储蓄银行的贺信。虽然这两封贺信都不乏拉选票和做广告之嫌,但在事实上更加深了儿子对成年的认知。依照德国法律,十八岁意味着成年,意味着拥有选举和被选举权,意味着拥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在德国自由宽松的教育环境下长大的儿子,对这一点的意识十分强烈。儿子十八岁以后,短短的一个多月里,“母亲,这事我自己解决”,“母亲,这事让我自己决定”,“母亲,这事不用你操心”之类的话,重复地冲击着我的耳膜。做母亲的,虽然有些失落,还是情不自禁地为儿子的成长感到欣慰。看到儿子胸有成竹地步入成年,更为自己十八岁时糊里糊涂,毫无准备的狼狈唏嘘不已。儿子的表现,让我看到了德国教育和中国教育最主要的差别。

    德国的教育体系中,少有人为的等级划分,孩子的成长是自由随意的。孩子从小在学校除了必要的纪律外,各方面受到的限制比较少,不完全是处于被动的一方。学校十分重视培养孩子的独立性和个性。在学校,老师很少和同学讲什么大道理,或者强迫学生参加什么活动。德国著名心理学家、哲学家和教育家赫尔巴特就曾告诫教育者们 “不要进行过度的教育,要避免运用一切不必要的强制,强制可能使孩子无所适从,可能压抑他们的情绪,毁灭他们的乐趣;同时还可能破坏他们今后对童年的美好回忆”。 在德国的学校里,没有所谓的师道尊严,尊重是建立在互相尊重的基础上,高年级同学和老师间,彼此都是以您相称,同学和老师的关系是平等的。记得儿子在学校,到了高年级以后,遇到问题,都是自己找老师解决。老师解决不了的问题,他就直接找校长。一般是事先和校长秘书约定时间,到时校长就会正儿八经地接待你,完全没有居高临下的作风。这种反映问题的程序,对高年级的同学来说,十分正常。

    在德国的班级里,从小学到大学,都是没有班长和团支部书记这种角色的。也不会让学生甲监督学生乙或互相监督,每个人只对自己负责,干好自己的事情,绝对是各人自扫门前雪。帮助是建立在自愿的基础上,那种有组织的“一帮一,一对红”活动对德国学生是无法想象的。在德国学生的头脑里,是没有“管”和“被管”的概念的。班级里唯一的“干部”角色是班级发言人,而且每学期一换。其作用主要是收集同学们的想法和建议,再将其传达给老师,属于同学利益的代言人。所以,德国学生在学校里,是相当独立的。他们的所作所为,对也好,错也罢,基本可以说,是自己的想法,自己的决定。只要不违反法律,不违反校规,他们可以“为所欲为”,不会被要求一定要同步于他人,或者向某某学习,向某某看齐。对学校的事务,学生有参与和表决的权利。学生有自己独立的校刊,每个学生都可以给校刊投稿,畅所欲言自己的观点。成年后的学生,必须对自己付完全责任,学校不再要求家长一定要履行监督义务。如学校有什么事情,也是直接和学生联系,至于家庭对此是否知情,学校不再过问。如果家长不主动关心,是很难了解孩子在校情况的。

    在家庭中,德国孩子也享有相当的自主权。父母对孩子的教育,不是绝对的家长式说教。对孩子,他们比较有耐心,说教时心平气和,少有命令的语气,多用协商的口吻。父母不会将自己的意志强加给孩子,更不会不让孩子发表自己的看法。“小孩子少插嘴”的教训,在德国家庭难得听见。在德国家庭里,父母和子女之间的辩论是十分正常的,双方发生冲突时,父母很少诉诸于武力。德国的法律明确规定,父母对子女是不允许动辄就体罚的。孩子从小就享有很大的个人空间,不会被家长逼着去学琴,去学画。对待成年子女,德国家长们更是“放任自流”,用他们的话说,就是不干涉子女的私生活。儿子的许多同学成年后就离家独立,家庭只负担一定的生活费用,用以支付必要的房租,水电和日常开销。儿子的一个好朋友每月从家里得到600欧元的生活费,衣食住行就全靠自己了,有更高的消费就要靠自己打工来支持。即便是仍和父母同一屋檐下,德国孩子十八岁后的生活大都也是独当一面的成人生活了。

    德国的这种教育方式,让孩子在成长的过程中,有很大的空间发展自己,锻炼自己。不同的阶段,学会对不同问题的处理。虽然这种教育方式对特别缺乏自律的孩子,会产生一定的问题,学生成年后,学校和家庭完全脱节的状况,也不一定可取,但总体来说,这种教育体系下成长的孩子,步入社会以后,习惯于独立思考,对前辈对领导不会唯唯诺诺,应对问题和解决问题的能力比较强。

    和德国的教育相比,中国的教育在尊重孩子,给孩子说话的权利方面,可以说,整体意识尚未觉醒。也许是几千年封建传统文化的残余,也许是中国或多或少带有奴性色彩的教育方式,中国的孩子,不管是成年的还是未成年的,在维护自己的权利,承担应尽的义务方面,都缺乏明确的意识。

    国内的教育体系中,始终存在着“管”和“被管”这两个对立面,学生永远处于被动的一方。在学校,老师的话在孩子的心目中,是有绝对权威的,许多孩子怕老师怕的不正常。朋友的孩子上小学时,只要听到其母威胁要给老师打电话,马上就会小脸变色,泪水盈盈,乖乖地该干什么干什么。试想,这样的“严师”面前,孩子那敢有自己的想法。除了众多的老师外,一个班级里,“干部”角色形形色色。这些孩子是学生中的特权人物,他们在被管的同时,还享有管人的权利。其任务就是把老师的意志随时随地强加给“不合规范“的学生,他们就是老师的代言人。

    我的侄女读小学时,曾是少先队大队长,早晨经常要在学校大门口,检查同学手指甲的卫生情况。对不合格的同学,要督促其改正。虽说是管人的角色,也十分勉为其难,不想干也不敢表露。其实,无论是“管”还是“被管”都带有一定的强制性。管者在某种情况下,是在被迫为他人承担责任;被管者则是被迫放弃自己的意愿或权力。这种带有强制色彩的教育形式,往往在国内从幼儿园时期就开始了。局限在两种情况下,时间久了,对孩子的心灵发育都会有不健康的影响。

    中国的孩子从幼儿园到到大学毕业,接受的都是要听话,要顺从的教育。“你给我争口气”, “你给我好好反省”之类的严师语言,几十年没有变过,教师和学生之间缺乏理性的对话。我的一个国内朋友,儿子读寄宿学校。她告诉我,每周一上午,送儿子去学校的途中,她对儿子千叮咛,万嘱咐的就是一句话,“一定要听老师的话”。从小学开始,一个普通的学生,要听老师的话,要听班长的话,要听班干部的话,还要听组长的话。听话,在国内的教育中,似乎是根本。以至于很多人的一生,就是在听老师的话,听父母的话,听领导的话中度过。这样的教育形式不关心也不鼓励孩子有自己的想法,忽视了让孩子学会用自己的眼光看待问题,用自己的头脑分析问题的能力培养。

    在家庭中,孩子的想法也很少受到重视,大事小事都是父母说了算。国内许多孩子从小学琴,学画,学芭蕾,加上繁重的学业,每天工作的时间,比一个全职工还长。不知道有多少孩子是自愿而为。即便是成年的孩子,在许多问题上,对父母也是唯命是从。在国内,成年子女对父母的依赖,是许多德国人不能想象也无法理解的。而这种状况,恰恰是国内教育制度下的必然结果。可以说,在子女的成长过程中,父母的触手深入子女生活的方方面面,自始至终扮演着主导者的角色。以至于孩子在家庭中,也得不到足够的自由空间,让自己无拘无束的成长。

    当然,并不是所有的孩子都会在这样的体系下,循规蹈矩。那些以不合作的方式来反叛的孩子,除了极个别在后来的生活中,能够“异军突起”得到承认,甚至欢呼外,基本都被打上“问题孩子”的烙印而四处碰壁。更多的孩子则在长期的熏陶中,逐渐顺应了这种体系。许多孩子成人后,碰到问题,不知道如何去面对,自己的权利,不知道如何去维护,也没有承担责任和履行义务的勇气和能力。看看国内那些已经成年的高中毕业生,有几个人的大学志愿表中没有参合着父母的意志;有几个能在求职问题上,真正摆脱父母的左右;又有几个能在择偶选择时,只跟着自己的感觉走。很难说,国内的孩子在面临人生的重大决策时,有多少人是根据自己的分析判断独立做出决定的。

    儿子无论在什么年龄回国,熟人朋友都觉得他比国内同龄的孩子成熟,有思想。这种差距,不是国内孩子们自身的素质造成的,而是在整个受教育过程中,他们从来没有得到过机会,让自己在合法的条件下,自由地发展,更不用说,在自由发展的过程中,受到任何的激励和帮助。没有人鼓励他们独立思考,也没有人给他们时间和空间,让他们学会正确使用自己的头脑。他们整天挣扎在大大小小的命令和安排中,缺乏自我成熟过程的历练,希望这样的孩子有思想有能力,希望他们能理性地看待和处理问题,岂不是苛求他们?

    一个社会的健康发展,需要大多数独立的,能够理性思考,理性行为的公民支持。向社会输入这种理性公民的任务,国内目前的教育体系实难胜任。期待国内的教育体系有所改进,给孩子自由成长的空间,让孩子在实践中学会思考,学会独立。